财经网

《财经》杂志     

2018年7期 2018年04月02日出版  

贸易战阴影下,中国如何应对?;中国的债务风险总体水平较低

编辑推荐·《财经网》述评/对话

http://www.caijing.com.cn/review

 

贸易战阴影下,中国如何应对?

沈建光: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中美贸易战对双方不利,但特朗普此刻态度鲜明,对中国挑起贸易争端只是时间问题。那么,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笔者认为,中国还是有很大的回旋空间的,毕竟考虑到每年美国对中国出口的飞机、电机电气设备和机器、机械器具等商品金额超过百亿美元,美国对华有巨大的直接投资,中国持有1.18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是美国国债第一大的持有国,以及美国对中国的服务业比较依赖,对华服务贸易顺差等等,特朗普想打赢贸易战,也是很艰难的。

除了在贸易政策方面的直接回应,策略上的选择也十分重要。毕竟目前来看,美国采取的对钢铁与铝增收关税,打击最大的是其传统盟友,如韩国、欧盟等。中国在这两项对美国出口占比近年来都在降低。相比之下,欧盟的态度更强烈,在经过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以及特朗普对北约的怀疑态度之后,与美国产生的间隙再度加大,甚至表态对美国进口汽车加大关税。因此,让紧张情绪在欧美之间飞一会。

二是以国内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作为谈判砝码,并致力于扩大内需和对外开放以抵御外部风险。事实上,十年前中国零售市场仅是美国的四分之一,2018年中国的零售额可能会超过5.8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市场。同时,过去十年,中国住户可支配收入增速约是美国的4倍,居民储蓄总额约是美国的2倍有余,中国市场的广阔前景被全球包括美国企业看好。

三是加快推动供给侧改革。考虑到当下中国对欧盟、东盟与日韩的出口量巨大,很难找到与美国市场体量接近的替代市场,国内市场消化是最重要的出路。金融危机以来,中国对出口的依赖已然降低,消费已成为支持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铸造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消费市场是政策发力的关键,未来需要加大力度支持消费转型升级,提高中高端产品消费和服务品质,并配合新一轮服务业的供给侧改革,着力解决消费领域供需错配难题,增加内需以减弱外部冲击。

四是保持积极的开放姿态,尤其是金融业、高科技行业与服务业都有开放的空间。同时,适度增加对美国进口,特别是增加美国高科技公司、服务类公司的中国市场份额,可以提升中国的服务业发展水平和争取更多的盟友。

五是加大汇率市场化进程。去年以来,人民币呈现了兑美元升值态势,这其实使得特朗普指责人民币汇率低估,发动贸易战缺乏支持。进一步,在人民币贬值压力缓释,资本大规模外流压力减轻的背景下,加大人民币浮动与重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吸引资金的双向流动,更使得中国巩固支持全球化与开放的姿态,赢得更多跨境企业的支持。

总之,对于任何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制裁,不用急于反应,而是结成统一战线,联合多数支持全球化的国家和美国内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势力,做出有效反制。中国最大的挑战还是在贸易战阴霾下,政府能否更坚定地实施国内的市场化改革和全方位的开放。

 

学术观点

中国的债务风险总体水平较低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 吴健梅

天津财经大学 竹志奇

“中国债务风险的内生因素分析”

《财政研究》2018年第2期

 

后经济危机时代,主权债务问题日渐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主要障碍。虽然同样遭遇了经济危机的外部冲击,债务危机却只在部分国家真正爆发了。由此文章提出债务风险内生因素这一假设及其分析框架,试图找到造成一国债务风险的内生因素以及债务危机形成的内在作用机制。并利用该分析框架构造了DSGE模型进行模拟,分别从赤字偏好、财政投资比例和公共资本产出弹性三个内生因素对债务风险进行了模拟分析。

结果显示,赤字偏好的增加会造成债务风险的上升,财政投资比例与债务风险存在非线性关系,而公共资本产出弹性的增加会造成债务风险的下降。从赤字偏好、财政投资比例和公共资本产出弹性角度来看,我国的债务风险总体水平较低。

 

关注度

上期新媒体关注度排名

(3月19日-3月30日)

1 美国VS中国:共同的转型时刻

2 削减1000亿美元对美顺差,不可能的任务?

3 人民币原油期货的理想与现实

4 房地产税能降房价吗?

5 周小川:中国央行同龄者

6 全球拆招特朗普关税大棒

7 “一行两会”重塑金融监管

8 保险监管20年:三任主席,三重人生

9 解码机构改革

10 银监会15年:挑战与应战

资料来源:《财经》APP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