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

《财经》杂志     

2018年7期 2018年04月02日出版  

持续发酵的俄罗斯前间谍在英中毒案及其引发的俄罗斯与英国等欧美国家的紧张关系是本月关注度最高的国际热点事件之一。自3月5日,英国政府正式就俄前特工斯克里帕尔父女在英国遭遇神经毒剂袭击向俄罗斯政府发出强硬指责以来,两国外交关系迅速恶化。随着这一事件的不断升级,其他西方国家陆续卷入其中,事件的性质从单一的俄英双边外交纠纷演变为俄罗斯与众多西方国家之间的大规模多边外交危机。

欧美大范围遣返俄外交人员的连锁反应

文/徐若杰

 

持续发酵的俄罗斯前间谍在英中毒案及其引发的俄罗斯与英国等欧美国家的紧张关系是本月关注度最高的国际热点事件之一。自3月5日,英国政府正式就俄前特工斯克里帕尔父女在英国遭遇神经毒剂袭击向俄罗斯政府发出强硬指责以来,两国外交关系迅速恶化。随着这一事件的不断升级,其他西方国家陆续卷入其中,事件的性质从单一的俄英双边外交纠纷演变为俄罗斯与众多西方国家之间的大规模多边外交危机。

此次事件的发酵过程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其他西方国家由声援英国转向直接参与、外交冲突的烈度逐渐提高:

第一个阶段是英俄语言冲突时期(3月5日-14日)。这个阶段英俄两国围绕该事件的外交对抗主要以口头政策宣示的形式进行,双方并无实质性的行动。

第二个阶段是英俄实质性冲突时期(3月14日-23日)。特雷莎·梅政府14日宣布驱逐23名俄罗斯外交官,英国开始采取实质性外交惩罚措施。

第三个阶段是俄罗斯-西方国家多边冲突时期(3月23日-)。3月23日,欧盟作出决定,对俄罗斯进行集体外交惩罚。26日,美国及法国等16个欧盟成员国集体宣布驱逐外交人员对俄罗斯进行外交惩罚。参与驱逐俄外交官行动的西方国家数目还在不断增加。

此次外交危机是西方国家有史以来针对俄罗斯实施的最大规模的外交人员驱逐行动,可以被看作是乌克兰危机以来,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积怨与矛盾的一次总爆发。它将对欧洲形势、俄罗斯-西方国家关系以及俄罗斯自身产生多方面的影响。

首先,欧洲形势或将重回对立局面。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长期性的政治经济制裁,俄欧关系开始变得紧张。此次事件的升级和发酵将造成俄罗斯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尖锐对立,增加双方的敌意和相互猜忌,使原本就存在的俄欧对立常态化甚至固化。俄欧关系长期、持续性的对抗可能会将欧洲国际形势推到“新冷战”。

其次,俄罗斯-西方关系遭遇冷战后最大考验,前景不容乐观。冷战结束以来,尽管俄罗斯与美英等西方国家时有摩擦与冲突,但是各方对危机的管控较为成功。此次危机是冷战结束以来俄罗斯与西方之间最为尖锐的一次外交冲突。国际危机的成功解决需要危机中的一方向对方妥协或者双方相互妥协,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对于俄罗斯还是西方国家,缓和危机的做法都会被视作因无法承受压力而向对方妥协和让步,加之普京一贯强硬的外交作风,双方短期内达成妥协的可能性非常小。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危机使俄美关系缓和蒙上阴影。美国强势介入俄英外交纠纷释放出一个明显的政治信号:向俄罗斯展示美国与盟国间的团结,以此给再一次当选总统的普京一个“下马威”,宣示力量,施加政治压力。3月29日,俄罗斯宣布驱逐60名美国外交官,此前初见端倪的俄美缓和蒙上阴影。普京此次当选后,特朗普曾致电表示祝贺并提出两国元首会晤的倡议,得到了俄方积极的回应。这原本被许多人视作俄美关系短期内出现缓和的先兆。但是此次剧烈的俄美外交冲突可能造成俄美首脑会晤计划的流产,俄美关系“正常化”依然任重道远。

最后,此次外交危机的影响有可能会“外溢”到其他国际问题。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重要的跨区域大国,俄罗斯在许多国际问题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交恶,可能会招致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朝核问题等其他国际问题上的不合作,影响到这些问题的发展进程。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研究员,编辑:袁雪)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