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易纲来说:利率市场化的“最佳策略”是什么?

界面新闻

2018年04月12日 11:15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周三在博鳌亚洲论坛发表讲话。其中,关于“货币政策正常化”和“是否有上调基准利率”引起较大关注。

据央行公告显示,易纲在回答现场提问时表示,中国正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目前中国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目前,中国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其实我们的最佳策略是让这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市场改革。

易纲还说到,中国目前实行的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并没有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及零利率政策。目前,中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3.7%,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2.8%,中美利差处于比较舒服的区间。包括货币市场的隔夜利率和七天利率,中美利差也在舒适的范围内

以下是部分机构对易纲讲话的解读

光大证券:央行可能不会急于提高基准利率

易纲行长讲话并未释放出进一步宽松的信号,而是在强调在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浪潮下的“跟随”。此外,一系列金融强监管政策已经箭在弦上、18Q2利率品供给量大幅增长、4月缴税周期即将来临,这必然会增加未来债券市场的波动性。

在未来的货币政策中,我们预期人民银行会允许政策紧缩的压力更多地传导至实体经济层面。但是,过早地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将释放出强烈的紧缩信号,并于当前的金融监管政策、地方政府债务治理政策的影响相叠加,其影响难以控制。

因此,我们认为人民银行不会急于提高基准利率,而是会用一个更市场化的方式“让两个轨道的利率逐渐统一”。比如说,人民银行可能会在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减少对存贷款利率的隐性干预,真正意义地逐步放开存贷款利率的上限,同时推出一些与贷款基础利率(LPR)挂钩的产品。

华创证券:基准利率存在加息风险

与易纲现场发言的版本相比,央行发布的版本删除了“未来基准利率可能主要由市场决定,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的双轨制将逐渐融合,更向市场利率统一”的表述,虽然否认了未来基准利率将由市场利率决定,但未来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趋于统一,消除利率双轨制的趋势是确定的。目前市场利率已经显著抬升,且短期内很难出现明显下降,而基准利率仍处在历史低位,因此基准利率也存在加息的风险。

退一步说,即使基准利率不上调,至少实际的存贷款利率的管制将进一步放开,基准利率对实际利率的约束将进一步降低。目前我国虽然已经实现了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但在实际的操作层面,央行依然会对银行的实际存贷款利率进行窗口指导,货币政策硬约束变为了监管软约束,但限制依然是存在的。未来如果存贷款利率进一步向市场利率靠拢,意味着目前的银行实际存贷款利率仍有很大上调空间,未来银行的负债成本仍将趋势性上行。

王剑:利率市场化带给银行的风险不在于息差收缩

易纲行长道出了我国利率市场化进程中的最后一个关卡,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步骤:放开存款利率管制。

利率市场化的最终放开,一般是货币宽松的时候。这时,往往是房地产、能源、大宗、证券等资产价格表现不错的时候。然后,存款利率在放开后开始上升,当然是侵蚀息差的,银行为了保住息差,开始铤而走险,寻找一些高风险的领域去投放信贷,获取更高的收益。这时,各国银行业总是不约而同地选择房地产贷款,因为房地产价格此时正在上涨。

所以,我们观察到,各国利率市场化之后,银行息差都没怎么下降,这个原因是重要的一方面。然后,等货币宽松期结束,央行收紧银根,房地产风险暴露,此前为了保息差而开始浪的银行,就开始出事了。因此,利率市场化带给银行的风险,不是因为银行息差没了导致亏损,而是自己作死的。

需要注意,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对银行业加强宏观审慎监管,加强微观审慎监管,别让银行干坏事。改善银行的公司治理,尤其提防银行股东层、管理层制订不切实际的考核任务。同时,注意货币政策预调微调,不要涝旱急转,那会导致猪先飞到天上,然后摔死。(界面新闻)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