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西方交易技巧VS东方战略智慧

邢自强/文     

2018年04月16日 10:26  

白宫似乎相信可以利用强硬的措施达成协议,并同时管控好这些措施对经济的短期负面冲击。但每次激烈措施的实施,可能都将带来不利影响,引发贸易伙伴反击,令摩擦升级

复盘和前瞻中美贸易战,需要理解西方的交易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如何遭遇东方的兵法智慧 (The Art of War)。

近期美国贸易保护措施进一步升级,而中方反制措施的推出果断、坚定。贸易摩擦何去何从?复盘双方的出招,美方似乎在践行《交易的艺术》里的生意经,中方则秉承了传统的兵法智慧之中蕴涵的战略观。

西方“交易的艺术”

不大现实的激进目标:1987年特朗普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一书中,梳理的重要谈判技巧之一是,定一个高得不现实的目标,朝此目标努力,最终结果往往也不会差。譬如,他曾买了一块相对而言不为人知的地皮。但随即宣布,要在该地建“世界上最高”的酒店。虽然这引来众多评论家和媒体的批评,但引起巨大的眼球效应,增加了土地的价值。

这次白宫在初期提出希望中国降低1000亿美元贸易逆差的庞大目标,甚至要求中国限制对于其高科技行业的补贴,这种高目标,其背后的逻辑可能正如《交易的艺术》中的生意经。中国根据自身需要,扩大对原油、天然气、食品和运输设备等美国产品的进口额,逐步缩小中美贸易逆差是可能的,然而在短期内大幅降低对美国的出口则不现实,因为这涉及到全球产业链条和跨国企业布局。目前亚洲产业链高度整合,中国在产业链的末端,进口日韩、台湾生产的产品,加工为最终产品再出口美国。而且外资企业贡献了中国出口金额的43%,因此贸易顺差并不是中国一家的原因。至于高技术行业,各国皆有不同形式的支持政策,要求中国取消也不切实际。

人为放大筹码:《交易的艺术》谈判技巧还包括:善用筹码,筹码可以被想象力和推销技巧放大——只要能令对方相信你可以。回顾特朗普的生意经,当初其在大西洋城建赌场酒店,尽管实际建造进展缓慢,但特朗普一直不断营造酒店即将完工的气氛,促进了希望早日完工的假日酒店集团与其合作。

本轮贸易摩擦,原本美方有官员最初提议对中国3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被其领导人否决,选择了一个更大的整数数字“500亿”美元。在中方作出拟对美国500亿美元产品提升关税的回应后,美方又发表声明考虑再对从中国额外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这种随意扩大谈判筹码的行为,似乎并非基于严谨的研究依据,而是“交易艺术”的一个体现。而最近美方表示有兴趣回归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一被认为是遏制中国的协议谈判,这可能也是放大筹码的策略。

“放话出去”(get the word out):《交易的艺术》认为,夸张的说辞(放嘴炮)虽然有副作用,但媒体会为你的目标免费宣传,形成舆论攻势。当初特朗普购买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也体现出上述技巧:最初出价2500万美元遭拒。其后他对外声称买下了海湖庄园正前方紧邻海滩的一块地皮(其实当时并未正式成交),并公开表示要在这块地上建一栋丑陋的房子,挡住海湖庄园的海景。这使得海湖庄园价格一降再降,最终特朗普以800万美元的低价购得庄园。

本轮贸易摩擦自发酵至今,美方通过自媒体不断发布鲜明言辞,配以媒体报道,忽而强硬充满批评,似有引发冲突升级之意,忽而又表露通过协商解决争议的希望。发声者似乎相信他可以利用这些表态,表面上引导谈判走向。

东方的战略智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交易的艺术” (The Art of the Deal)强调故意设定激进目标,有意放大筹码。大洋彼岸的中国,则自《孙子兵法》(The Art of War)就强调“知己知彼”,对自己和对手的劣短长均能透彻了解,摸清对方底牌,也设定自身的底线,便能长胜不败。因此,本轮贸易摩擦,中方似乎做过沙盘推演,对各种局面的影响显得成竹在胸。

譬如,假设美国当前宣布的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得以实施,笔者测算中国总体出口增速将回落0.7个百分点;考虑到出口下降对投资、就业的溢出效应,拖累GDP增长约0.1个百分点。总体而言,这一情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温和可控,因而中方的回应坚定有力,拟定的反制手段(对美5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一旦实施,除了直接影响美国贸易,还将引起美国金融条件收紧,估计这两个因素将拖累美国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增速各0.1个百分点,同时可能在2019年底带来0.2个百分点的通胀压力。增长放缓的同时,推高通胀,对美国的货币政策产生困境。至于对美方农产品(包括大豆)加征关税,对中国的通胀虽有潜在影响(笔者估算对CPI影响在0.1个-0.3个百分点),但首先目前尚有时间窗口(因未来几个月是南美大豆收获季节),其次,这些关税大多精准针对特朗普的支持州,譬如中西部的农业州,反映出中方对美国的产业和贸易地图了如指掌。

“以战止战,虽战可也”:《交易的艺术》推崇既要全力还击,但也要避免最坏结果,不过度暴露自己的风险敞口,以免陷入困境。

对比来看,中国的兵法自春秋战国开始就有 “以战止战”的思想,即以仁为本,慎战,但必要之时,可通过战争制止战争,最终实现和平。战被看作政治的一种特殊手段,是为了“和”,即毛泽东所说,消灭战争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

从本次贸易摩擦的演变来看,在美方发动相关贸易保护主义举措之前,中方先是“慎战”,通过高层互访、战略对话等方式协商以争取共赢,然而,一旦美方于4月3日提议对来自中国的1300种商品加征25%的关税之后,中方便在10个小时内,就针锋相对公布了反制措施,同等规模、同等数额、同等力度(对美国的500亿美元进口商品计划加征25%关税),态度坚定、反击迅速。在美方4月5日表示,考虑再对从中国进口的额外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商务部在4月6日晚间就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中方将奉陪到底,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必定予以坚决回击,必定采取新的综合应对措施”,显示了在贸易谈判博弈中,以战止战的战略智慧。

“避实击虚,善用奇正”:《交易的艺术》强调,交易的背后靠实力支撑,而最好的实力,来自于利用好对手想要而不具备的东西。

而《孙子兵法》的重要思想,则是借由奇正和虚实,使得对弈结果不再是简单兵力计算,打开了博弈变幻的大门,敌我较量变得难以预料:先出为“正”,后出为“奇”;正面进攻为“正”,侧翼为“奇”;明战为“正”,暗攻为“奇”。虚实是指力量部署的强弱,防备严密的为实,防卫空虚的为虚。

表面上看,中国似乎对中美贸易的依赖度比美国要高(中国2017年出口美国商品4300亿美元,自美国进口1539亿美元),理论上关税战中可能会吃亏。

然而,这仅仅是在商品贸易的正面对垒中的“实”与“正”,而金融市场则是大相径庭的“虚”与“奇”:测算中美两国上市公司对对方经济体的依赖程度可以发现,美国上市公司对中国业务收入的依赖程度,要比中国上市公司对美国的依赖程度高出4倍。

譬如,MSCI美国指数中,在华营收占总营收之比超过10%的公司多达70家,总市值达到指数的9.2%。与之对应,MSCI中国指数中,在美国营收占比超过10%的公司仅30余家,总市值仅为指数的2%。鉴于美国企业营收在中国的风险敞口远大于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敞口,贸易摩擦升级会导致美国股市投资者的担忧,引发美股调整,进而通过财富效应和金融条件紧缩影响到美国经济。相反,虽然美股的短期剧烈震荡往往通过市场情绪波及全球,但对中国的金融冲击将相对有限:中国股市与美股的相关性是主要经济体中最低的,因资本账户依然相对封闭,跨境资本流动压力得以被有效减轻。

参透了“虚实”“奇正”策略,就不难理解,近期美国金融市场波动之后,美方一些官员时常在媒体上放风说双方已在谈判中,中方发言人却在近期的数场新闻发布会上屡次否认了与美方进行谈判或磋商的可能性。

前瞻贸易摩擦走势

上述复盘,有助于预判白宫在贸易问题上的立场和做法。首先,美方仍然希望最终通过协商解决争议,并尽可能减小对经济的影响。但是,美方又偏向于采取易引发冲突升级的策略:白宫似乎相信可以利用强硬的措施达成协议,并同时管控好这些措施对经济的短期负面冲击。但每次激烈措施的实施,可能都将带来不利影响,引发贸易伙伴反击,令摩擦升级。

对于贸易摩擦激化的可能性,笔者将密切关注以下事件:

1.美国宣布对于中国企业在美投资高科技行业设限

2.美国是否会宣布更激烈的针对额外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措施

3.5月22日,即为期两个月的公众咨询期结束,美国是否会实施目前已经宣布的针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

如果上述事件发生,中国秉承着“以战止战”智慧,和“避实击虚”策略,必然会果断出台新一轮反制措施。

相反,如果双方宣布开启正式谈判,譬如美国财政部长等官员访问北京,或者美国国会启动立法程序限制政府行动,则贸易摩擦可能出现缓和。

(邢自强/文,作者为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编辑:王东)

(本文首刊于2018年4月16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186****6585
    7个月前
    交易的艺术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