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抗癌药连降税费,癌症患者能省多少救命钱?

《财经》记者 贺涛 刘浩南 张利/文 贺涛/编辑     

2018年04月28日 13:26  

抗癌药价格高昂,有些时候真是有钱没钱,决定生命长短;此番进口抗癌药大幅降低税费,会带来药价的降低,但真正的砍价大刀是医保部门的价格谈判。

“继抗癌药零关税后,更大的力度又来了:增值税打1.8折。”独角兽工作室创始人刘谦4月27日晚在朋友圈如此留言。

财政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四部门于当晚发布《关于抗癌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通知称,自5月1日起,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抗癌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

通知还称,自5月1日起,对进口抗癌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这距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两会上宣布,针对进口抗癌药品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力争降到零税率,仅仅过去一月有余。

鼓励抗癌制药产业发展,降低患者用药成本,是降税的目的。在随通知下发的第一批降税的抗癌药品清单中,包括了奥希替尼、阿帕替尼等103种抗癌药品制剂,以及51种抗癌药品原料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我国已上市抗癌药品有138种。由此看来,此次降增值税惠及了大多数品种。

当前,癌症已成为威胁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头号杀手”,发病率和死亡率呈现“双升”态势。大部分抗癌药价格昂贵,癌症患者用药可选择性不高、费用负担偏重,成为影响国民健康和改革获得感的重要因素。

肿瘤防治形式的严峻已被政府看在眼里。“政府主要考虑,还是鼓励更尖端的抗癌药品能尽快到百姓手上。” 苏州偶领制药总经理谢雨礼对《财经》记者说。

癌症患者能省多少救命钱?

“这次力度比降关税大多了!”刘谦告诉《财经》记者。他曾在诺华、辉瑞、阿斯利康等一线外企从事处方药营销20年,熟悉进口药流通的诸多环节。

在零关税消息公布后,刘谦算了一笔账,看能给患者节约多少费用:目前进口药实际关税税率约4%,中国抗肿瘤药市场约1400亿,其中进口约占1/4合300亿左右,零关税后可以减少肿瘤患者12亿元的开销。中国肿瘤患者有430万,每个患者平均可以减少270元药费。

“少花了270元,心理安慰多于实际效果。”刘谦说。相比关税,真正高的是药品17%的增值税,多数发达国家都对药品实行零增值税或者极低税率,中国药品增值税率约是欧洲平均水平的两倍。

如今,中国药品增值税率直降14%,已经低于欧洲各国的平均值8.8%。这对患者和国内制药业都是好事:患者治疗花费少了,更多患者能用上进口抗癌新药;中间环节成本下降能给药企带来更多销量,鼓励更多资金和人员投入抗肿瘤药研发生产。国外有研究证实,药价每上升10%,使用患者会减少2%-6%。

有钱没钱,决定生命长短,很多时候这是患者面对癌症时的真实写照。而我国抗癌药研发技术薄弱,大部分靶向抗肿瘤药物只能通过进口,进口的药物大都是专利药,这导致中国进口药价格已经到了畸高的地步。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一项研究显示,创新药在中国最高零售限价,有三分之一高于国际公开价格。

在专利期内,专利药享受市场独占性,价格完全由制药商决定,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也由制药商垄断。据了解,制药商定价会综合考虑研发、运营成本。2014年,美国塔夫茨大学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开发一个新药的平均成本大约为25.6亿美元,其中包括14亿美元的研发开支和11.6亿美元的同期投资损失(包括机会成本),运营成本包括税收、渠道流通成本、推广模式、盈利要求和营销成本。

更为关键的是,抗癌药的定价主要不是由成本决定的,而是市场愿意付多少钱决定的,定价取决于治疗效果,比如延长多少生存期,是否能有效预防复发等;同时,也跟市场竞争直接相关,如果某个抗癌药品的竞争少,定价就会很贵。

跨国药企所制定的创新药价格,是远高于成本的,通常成本可能只占市场价格的百分之几。由此,零关税和大幅降低增值税所带来的进口抗癌药价格下降,效果还是有限。

中国外资药品研制和开发行业委员会RDPAC沟通部总监左玉增告诉《财经》记者,对于患者来说,终端价格最终还是由市场决定。企业给买方的都是含税价,所以终端售价肯定还是由市场竞争决定的,“但由于关税、增值税下调,企业有了下调的能力。”

清华大学法学院卫生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卓永清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已经在医院,经销商和药店仓库里的进口抗癌药,影响不一,消费者实际享受到降价的时间可能还要稍等一会。

砍价大刀要靠医保谈判

抗癌药增值税大幅下调的话音刚落,4月28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主题正是降低抗癌药品费用信息交流。

会上透露的信息表明,医保支付对于降低抗癌新药的作用非常明显,力度比接连降税更为明显。2016年以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分别组织开展了国家药品价格谈判和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 39个谈判品种平均降价50%以上。其中包括17个抗癌药品,如治疗乳腺癌的赫赛汀从1个疗程2.45万元降至7600元,降幅达70%;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万珂,从1.36万元/支降至6116元/支,降幅55%。

经初步统计,截至4月18日,两批谈判的17种抗癌药品因降价节约资金41.7亿元,加上纳入医保目录后报销的部分,共为患者减轻药费负担62.4亿元。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就此解读,中央确定的抗癌药降费举措是一系列综合配套措施,“都是以人民为中心出发,真正解决中国患者的治疗水平和用药水平。”

在世界范围内,高价抗癌药都是患者自身难以负担的,主要还是靠政府提供的医保来解决药品可及性问题。

患者获得药品的价格受到不同的采购制度、流通过程以及最终渠道的影响。卓永清分析称,比如要区分抗癌药物是否在医保目录里;在目录里的是否已经进入医药采购目录,医保局是否需要重启价格谈判,或者可以允许厂家和医疗单位直接决定价格;不在报销目录里的,是否已经厂家有病患支持计划等。

简单说,国家层面通过“价格谈判”,能够用以量换价的方式,大幅下调外资药企原研药价格,可以造福患者;而对于企业来说,如果能进医保,销量上去了,销售成本下降了,仍是可以获益的,也愿意用适当的降价来换市场。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透露,后期将进一步展开药品降价工作,包括:再次启动抗癌药品国家集中采购、医保准入谈判:对已纳入基本医保药品目录的抗癌药品, 3家以上企业生产的品种拟开展专项集中招标;生产企业不满3家的品种通过谈判、撮合等多种方式,鼓励形成全国统一的采购价格;对尚未纳入医保报销的抗癌药品,组织专家评审并开展谈判,将符合条件的药品纳入医保药品目录范围。

不过,曾益新也表示,2016年以来国家已谈判的17个抗癌药,因前期降幅较大且约定期限尚未到期,仍然执行前期谈判价格。

陈金甫称,目前的药品目录基本上能满足需求,但也有进一步扩大支付范围和提高用药水平的需要。按照这一次中央的决策,人社部已经做了专项部署,会尽快启动建立药品的动态调整机制,尽可能把更多临床价值高、治疗急需的药品纳入支付范围,既有效提高患者用药水平,又通过谈判方式把价格降下来,减轻患者的负担。

此外,谢雨礼说,“专利药降价后,仿制药价格优势不再明显,对于我们这样的国内药企们来说,也是一个冲击。”

《财经》记者 贺涛 刘浩南 张利/文  贺涛/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
    4个月前
    税收降低最终到病人手中的药价是否降低?降多少?还是不确定。进口药价外商不降,完全可以仿制药,他国早就有先河……
  • 财经网友
    4个月前
    其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药厂发的都是冥灭人性的财!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