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长期竞合之道

《财经》杂志     

2018年10期 2018年05月07日出版  

美中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又是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两者间的经贸龃龉自然牵动人心。有别于当年美国和苏联壁垒分明的冷战关系,中美之间在过去几十年间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贸关系,这就决定了不管达成什么样的阶段性妥协,也不管面临什么样的阶段性冲突,两者间竞争与合作并存的状态是长时段大概率事件。

美中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又是最大的发达国家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两者间的经贸龃龉自然牵动人心。有别于当年美国和苏联壁垒分明的冷战关系,中美之间在过去几十年间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贸关系,这就决定了不管达成什么样的阶段性妥协,也不管面临什么样的阶段性冲突,两者间竞争与合作并存的状态是长时段大概率事件。

因此,除了求同存异寻找最大公约数等这类老生常谈的言辞外,怎么样做好长期良性竞争的准备,才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这首先取决于如何正确看待和把握这一竞争。如果双方能够展开建设性的竞争,在竞争中取长补短,对全世界而言都是好事。如果任由竞争陷入恶性并全面升级,不仅害人害己,对全球经济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都将造成重大伤害。对于中国而言,当下身处这种错综复杂充满挑战的情势,如果能趋利避害,有效管控竞争态势,在竞争中提升自己实力,在竞争中创造新的合作空间,在竞争中让中美两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获得更多实惠,将为自身实力和制度优势提供最好的证明。

除了所谓谈判技巧及具体领域和产业的得失进退外,中美间的经贸竞争说到底就是全方位的竞争,看谁的体制更有竞争力,能够经得起竞争压力下的种种考验。这种竞争力既体现在经济效率方面,比如能否充分释放经济发展活力和潜力,是否有利于创新等等,也体现在社会公平方面,比如能否相对公平地分配发展红利,能否提升社会凝聚力,实现可持续发展等等。

对于中美间的全方位竞争,人们不必讳言,而应以坦诚求真的态度剖析双方的优劣势,如此才能保持头脑清醒,既避免盲目乐观乃至冲动,又避免一味怯战求和,而应力求在知己知彼的基础上兴利除弊,将体制短板补齐,将制度红利做大,从而在中美长时段竞争中处于有利地位。

必须清楚地看到,尽管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族群阶级矛盾,区域发展不均衡,财富两极分化,福利体系负重前行,政治共识不易达成等等,美国依然享有较大的优势,包括高效的资本市场,有活力的思想市场,雄厚的研发实力及高效的转化能力,全球最富裕的国内市场等等。

与此同时,美国还是当前全球经贸体系和政经秩序的主要缔造者,虽然迭经特朗普政府各种“退出朋友圈”行为而有所减损,但其在诠释全球经贸规则和通过各种政经手段说服或压服他人认同自身利益诉求方面,依然拥有较强的软硬实力。

此外,当我们念兹在兹自身拥有十数亿消费者也即全球最大单个国家市场这个优势时,不要忘记美国在拥有全球最有购买力国内市场的同时,因为语言、文化和法律体系等方面的渊源,也同时拥有二十几亿消费者的巨大国际市场。

相对而言,我们拥有较强的社会凝聚力和高度的政治共识,举国上下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众志成城致力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并有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进程中,此一制度优势已经得到充分体现,广大人民群众也已充分享有发展的红利,对国家的未来也拥有较高的预期,对于国家的发展目标也高度认同。

但毋庸讳言,我们依然是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长期处于发展中阶段,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依然比较突出。此外,虽然有了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在科技实力、金融市场效率和监管水平以及靠创新驱动经济发展的能力等方面与美国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在共同富裕、区域协调发展、公共产品提供、福利体系建设等相对而言更有优势的领域,我们的制度红利还没有得到更充分的发挥。因为受制于经济发展阶段和经济结构调整速度不如预期等因素影响,我们的环境承载能力也还面临严峻的考验。

而在全球政经领域,作为后来者的我们,在对既有规则的理解和运用方面,以及在全球贸易和投资的具体实践中,都还需要积累经验吸取教训,距离探索出一套既有中国特色,又能打消全球政经秩序既得利益者疑惧,成为建设性的全球标准制定者,还有相当的差距。

中美之间此轮经贸磋商表明,双方分歧依然较大,这也在人们预料之中,也再次证明中美之间的竞合是长时段状态。在做好长期应战准备的同时,我们应志怀高远,在中美间的竞合中修补全球化的弊端,让全球贸易规则更完善,让更多人分享到全球化红利。近年来中国一直提出要反哺全球化,而这将是最好的反哺全球化的方式,也是中国和平崛起最好的证明。

最新评论
  • qloveq
    1个月前
    字可不可以再大点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