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兴银行拟在华成立合资券商 持股比例51%

  

2018年05月15日 10:51  

距离证监会发布《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允许外资控股合资证券公司还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多家外资金融机构已迫不及待开始行动,有的准备设立新的公司,有的准备提高持股比例。

5月10日,法国兴业银行集团首席执行官吴棣言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证实,法兴银行也准备在中国成立一家合资券商,持股比例将达到51%。“我们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开拓我们的证券业务。”

吴棣言介绍说,法兴银行在股票及商品衍生品投资领域受到全球市场的认可,并希望把专长和经验带到中国,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除此之外,他表示,法兴银行也愿意为“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帮助。

法兴银行今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13.8%至8.5亿欧元,营收同比减少2.5%至62.94亿欧元。受美元疲弱的影响,全球银行和投资者解决方案部门营收减少13.4%。尽管如此,其财报称,预计2018年净利润将保持强劲增长。

拟在华成立控股合资券商

《21世纪》:中国宣布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你怎么看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前景?

吴棣言:我们对这一前景非常乐观并受到鼓舞。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将有助于资本市场的深入发展,将在储蓄、投资、金融支持措施等方面带来更多的机会。我们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开拓我们的证券业务。这是我们可以为中国金融行业提供附加值的领域。我们有在全球范围开展证券业务的专长。我们希望充分地利用好中国开放的机遇。

《21世纪》:是否准备依据新的监管政策在中国成立新的证券公司?

吴棣言:是的。实际上,我们正准备成立一家合资券商。我们希望找到中国合作伙伴,然后向中国政府申请牌照。具体的情况,现在说还很早。

《21世纪》:中国在法兴的新兴市场业务中占到怎样的分量?

吴棣言:谈到新兴市场,我们在非洲、俄罗斯一直是很重要的存在,其次是中国市场。我们在拉美业务不多,在印度的规模也相对较小。中国是我们在新兴市场发展中的重要部分。我们在中国已经耕耘超过30年了,并一直在不断扩展我们的业务。在中国,我们希望参与绿色债券融资,也就是支持可再生能源项目。我对于我们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十分看好。在中国,不仅要参与在岸业务,比如潜在的债券业务,我们还希望能够陪伴中国企业国际化发展。

A股纳入MSCI指数将促使市场复杂化

《21世纪》:6月1日起A股正式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将对A股带来什么影响?

吴棣言:总体来看,这将有助于A股市场逐渐增加流动性。不论是主动型还是被动型,交易将进一步增加。我们将看到,这些市场的操作和交易方法将变得越来越复杂。除了股票,还可以发展对冲策略。由于这些指数,还可以开发别的产品。我们愿意充分利用这个机会,提供这些方面的产品,为投资者应对市场波动提供一些保护。慢慢地,资本市场的结构将会越来越深,产生越来越多的标的股票。当然,股票指数产品的发展是一步一步来的。

《21世纪》:目前,A股占MSCI新兴市场指数权重仅为0.8%。你觉得还需要进行哪些改革,让更多的A股纳入该指数?

吴棣言:总体来看,要进一步建设股票市场,除了让监管机构保护投资者之外,还需要做两方面的事情:需要有强有力的资产管理行业,以吸引更多的储蓄。比如,在欧洲,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人身寿险产品进行储蓄,增加流动性和透明度。这类产品向投资者展示出一个标明可见性、流动性和透明度的“法律封皮”(a legal wrapper)。第二,还需要中介机构,也就是投资银行,帮助企业把资金投入市场,向资产管理行业注入流动性。这是一整个生态系统的搭建。在这个过程中,外资银行可以与本土银行互补,推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并增加流动性。

《21世纪》:怎么评价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还需要多久才能变成国际储备货币?

吴棣言:我们已经看到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的一些进展,现在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当作支付货币来使用。但人民币要成为像美元和欧元一样的储备货币,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21世纪》:“一带一路”倡议可以加快这个过程吗?

吴棣言: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倡议,可以进一步让中国与世界在经济和政治方面进行对接,不仅包括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还有欧洲。法兴非常高兴参与这个倡议。我们可以为项目融资提供建议,包括基础设施、能源等各种项目。

中国在加强与周边国家和地区联系方面的空间更大,可以提供基础设施建设,拓展贸易往来,有时可以对某些项目进行人民币融资。但要让人民币被全世界所有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央银行接受为储蓄货币,这可能是稍微不同的事情。

《21世纪》: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倡议面临的挑战?如何缩减基础设施巨大的融资缺口?

吴棣言:全球绝对是面临巨大的基础设施融资需求,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基础设施融资是一种长期融资,需要长期有保障的法律框架,有时需要考虑到政治风险。因此,要找到愿意承担这样风险的投资者并不容易。

这就需要国家开发银行或多边发展银行发挥重要作用,特别是在新兴市场,以帮助私营企业减轻风险。银行当然也可以发挥作用,比如,有时可以承担项目建设风险,因为他们了解项目本身、使用的技术以及项目发起者,知道如何承担风险。他们有时很愿意与多边机构合作减轻某些风险。

一旦项目完工,再融资可能就比较容易了,因为你有现金流了。政治稳定性、司法稳定性对于长期融资项目来说非常重要。我觉得,一步一步来,情况会发生改善。中国政府正在提供融资,以支持某些基础设施项目。

认为各国最终会避免贸易战

《21世纪》:如何预测今年全球经济的形势?

吴棣言:IMF对今年全球经济前景非常乐观,预计年增长是3.9%。至少近期来看,美国税改政策,有助于美国提振消费信心,对经济是一大利好。欧元区经济总体而言也不错,尽管年初略微放缓,但接下来几个季度会维持活力。新兴市场可能受到美元兑本国货币汇率的影响,但也不是所有国家都会被冲击。

《21世纪》:是否担心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给这一经济前景带来影响?

吴棣言:这很难说。当前的核心情境(central scenario)是好的,但地缘政治风险肯定是对核心情境的主要威胁。如果贸易问题带来了贸易壁垒,那么长期来看肯定会给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带来伤害。但各方的对话仍在进行中。我有信心最终会达成协议,不会给当前积极的全球经济前景造成大的影响。

《21世纪》:你为何会有信心呢?

吴棣言:我觉得人们大多是务实的。贸易战对每个人都有影响,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受影响,所有的国家都会受到不利影响。政客最终也需要良好的经济表现。因此,我觉得大家会寻找解决方案避免贸易战。

《21世纪》:作为贸易摩擦的后果,美国会限制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吗?

吴棣言:我没有这方面的消息。作为一个欧洲银行家,我们要猜测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想法太难了。可能每个地方在某种程度上都需要保护某些利益。但说到贸易,我们身处开放的全球经济之中,就算是要稍微进行一些再平衡,我觉得大家也会维护国际贸易。毕竟,国际贸易与全球GDP增长是相关的。

《21世纪》:欧洲会步美国的后尘吗?现在,欧盟已经在制定收紧外资审查的规定。

吴棣言:欧洲总体来说在很多方面都采取了相当温和与平衡的做法。我觉得,欧洲会继续对贸易和外国投资保持开放态度。与此同时,欧洲也会要求自己在别国投资时没有障碍。欧洲会注意跟合作伙伴维持一个相对平衡的关系。此外,欧洲还要确保自己有继续推动产业和技术发展的能力,以实现自己的发展。欧洲不会推动任何有碍公平竞争、开放贸易的不利情形发展下去。欧洲将采取平衡和务实的做法,对与各方对话持开放态度。

《21世纪》:因此,你不觉得中国在欧洲的收购会出现显著放缓?

吴棣言:我看不到显著放缓的原因。欧洲会确保自己的公司可以获得平等对待,并能够掌握自己核心和重要产业的命运。但我不觉得会采取任何破坏性的、重大的举动来影响贸易和投资。

法兴银行将把300人从伦敦迁往巴黎

《21世纪》:英国脱欧给法兴银行带来什么影响?

吴棣言:目前来说,没有什么显著影响。但这肯定对欧洲来说是大事,特别是金融业。从经济的角度看,英国遭到的伤害肯定要大于欧洲。目前,欧元区的经济表现还不错,而英国经济出现疲软。脱欧谈判肯定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外国投资会减少,特别是金融业。我们不是完全清楚事情会如何发展,但最可能的情景是单一市场的终结。我们必须要做出相应的调整。

我估计法兴银行受到的影响将是最少的,因为我们在欧洲大陆——特别是巴黎——和伦敦都有资源、人才、牌照和办公室。我们没有把所有的资源和工作人员都集中在某个地方,我们不需要做出是否进入新的国家或者是否满足新监管要求的战略抉择。因此,我们可能仅需要稍微调整一下我们在欧洲大陆和英国的业务。这仅仅是再平衡,而不是从头开始。而很多在英国的银行将不得不决定搬往哪个国家。

《21世纪》:法兴银行会缩减在英国的规模吗?

吴棣言:是的,一点点。依据具体情况,可能将大约300名员工从伦敦转移到巴黎。我们在英国有近3500人。其中,近1500人从事当地业务,这些人不会受到影响;剩下的2000人主要从事资本市场活动和投资银行业务。我要转移的300人就来自这2000人中。你可以看到,影响很小。

《21世纪》:现在很多欧洲城市在争取伦敦金融城的业务,你觉得哪个城市的希望更大?

吴棣言:很多人现在在巴黎、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都柏林之间进行选择。我觉得巴黎有最好的机会。首先,巴黎已经有很强劲的金融业,包括有实力雄厚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欧洲银行业管理局(EBA)已经从伦敦迁往巴黎。法兴银行也准备将部分员工从伦敦迁往巴黎。第二,巴黎也有很好的基础设施,包括机场、教育系统和建筑。我觉得巴黎肯定会吸收某些工作机会。

《21世纪》:有不少人预测,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将于今年9月结束。你怎么看?

吴棣言:如果当前不错的核心情境可以继续,通胀会逐渐提高。失业率下降会拉动工资提高,希望工资增长可以稍微高于通胀。我们还要观察能源价格是不是会增长,这可能将进一步拉动价格上涨,目前原油每桶70美元。最可能的情境是,欧盟资产购买计划会逐步结束,欧央行现在每月还在购买300亿欧元的资产,欧洲央行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升息。作为银行,我们希望看到利率正常化,因为负利率和负储蓄率对我们来说是很困难的,特别是零售活动。我们将很高兴看到利率曲线逐渐正常化。

《21世纪》:你在2008年爆发经济危机时临危受命,接下法兴银行首席执行官的重任。你从当年的经济危机中获得了哪些管理经验?

吴棣言:大部分欧洲银行,包括我们,都要翻过金融危机那一页了。10年过去了,欧盟已经出来了新的监管措施,马上要确定最终的监管框架,对资产负债表的健康有了更高的要求。我们过去就应该对资本充足率有更高的要求。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银行家,我始终将上次危机铭记于心,我知道危机还会回来。首先,每当看到市场对于某种信贷结构过分自满时,我总是心生警惕。我希望最大程度地避免不良资产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第二,我现在正在改变银行的工作方式,思考如何迎接新技术。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手机接触银行业务和融资服务。作为CEO,我不得不让银行尽可能地适应这些变化,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工业革命。我们过去开展业务的方式可能并不适合未来,你必须要进行创新,改变银行内部的工作方式,并与IT人士合作,开发出新的服务。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必须要尽快地进行创新。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郑青亭)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