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监管、高门槛搅动股权转让 信托牌照价值几何?

  

2018年05月15日 10:58  

“去杠杆背景下,信托公司未来的业务将面临更严监管和更大压力;同时新的监管风向也提高了涉足金融业的门槛。”

信托业密集引战消息不断,但热情却碰上了小寒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目前天津信托、北方信托、中原信托、山西信托等公司均在寻求引入投资者,部分公司甚至出让控股权。稍早之前,金谷信托、英大信托等也推出了引战安排。

但是这一波密集的引战也遇到了一些阻碍。“原来谈的投资者,很多因为新的监管政策难以继续,监管政策成为影响股权交易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一位中型信托公司负责人表示。

目前来看,主要有三方面影响因素:一是市面上信托股权供给增多;二是信托传统业务融资平台、房地产、通道等均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同时资管业格局也正在重塑;三是金融股权投资面临新的监管要求。

目前市场上对信托牌照的价值也出现了一些分歧。“现在有人觉得信托股权贵了,这与市场供给、监管环境等有关系。长远来看,信托比很多其他金融牌照都更具价值,绝对是值得花大力气购买的。” 一位参与交易人士认为。

股权变动多为混改、扩股

4月28日,天津信托混改项目公开挂牌,拟征集投资方3名,整体出让股权比例为39.73%。战略投资者Ⅰ对应持股比例7%,战略投资者Ⅱ对应持股比例18%,战略投资者Ⅲ对应持股比例14.73%。

其中,战略投资者I需要同时参与天津信托大股东——天津海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增资扩股项目并成为其最终投资者,持股比例达70%。这意味着,天津信托的实际控制人将随之改变,不过国资仍保留了否决权。

一位接近天津信托人士称,本次意向投资方涵盖银行、互联网、高科技制造业、农业等各类企业。天津信托对此次混改有三方面期待:一是增强资本实力;二是与股东形成协同,实践证明能与股东有效协同的公司发展均较好;三是完善体制机制。

同处天津的北方信托亦在混改进程中。4月8日,北方信托在天津产权交易所披露增资扩股项目,拟引入4家战略投资方,募集资金总额视募集情况而定,募集资金对应持股比例为57.56%。

此外,山西信托增资扩股事项3月16日在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拟出让股份比例超过51%。一位山西信托产品投资人称,“有山西信托人士称已收到工商银行5亿保证金。”对此,山西信托相关人士回应,该消息没有事实依据。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当前中原信托亦在推进混改,出让股权比例或超40%。另有消息称,明天系所持部分信托公司的股权亦在寻找买方,股权出让比例较大,其中可能包括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中江信托等。

同为公司股权变动,当前情势不同以往。本次变动背景为混改、增资扩股等,一方面出让股权份额较大;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对投资人要求较高。多家公司均寄望于借此增强资本实力、形成股东协同、提升业绩水平等。

相比而言,2016年的信托股权变动高峰主要基于几大因素,一是部分控股方政府或集团指令性整合与重组,包括组建金控、“曲线上市”等;二是外资股东撤退;三是部分财务投资者退出。

信托牌照吸引力下降?

不过信托引战的小高潮似乎遇到了小寒潮。

一位接近信托股权交易人士称,目前环境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分水岭在去年10月份,彼时资管新规开始征求意见。

之后对引入投资者影响较大的是1月5日《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发布,信托公司参照执行。《办法》明确,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近期,一行两会又联合发布《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明确企业成为控股股东时,应当资本实力雄厚,具有持续出资能力。原则上需符合最近3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全部资产的40%、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本企业净资产的40%等相关行业监管要求。

在前述交易人士看来,连续盈利及负债率、权益投资水平适度等要求影响不大,关键在于两点:一是《意见》要求穿透,出资企业为企业集团或处于企业集团、控股公司结构之中的,须全面完整报告或披露集团的股权结构、实际控制人、受益所有人及其变动情况,包括匿名、代持等相关情况;二是《办法》要求两参或一控。

“原来是一参一控,现在是两参或一控。这种情况下,越大的机构越可能面临一些障碍,因为大集团资产较多,穿透下来很可能旗下有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等,就不能来参股了。越是以前想做成控股平台的大公司,入股可能性就越小。”一位华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称。前述交易人士直言,在新的监管办法下,新的金控集团基本不可能产生,正在拟定的金控管理办法是对既有金控的管理,这是监管形势的巨大变化。有消息称,目前央行正在牵头制定金控公司管理办法,将首次要求金融控股公司必须获得央行颁发的金融控股公司牌照。

基于此,一位此前曾寻求信托股权的人士直言,信托公司牌照的吸引力下降。“去杠杆背景下,信托公司未来的业务将面临更严监管和更大压力;同时新的监管风向也提高了涉足金融业的门槛。”

不过,一位华北地区信托公司研究人士认为,严格准入是为了保障信托公司未来的健康发展,目前来看只要公司资质良好,估值都不错。一方面信托牌照稀缺性强,68家信托公司的局面已维持多年,即便金融开放,一时半会也难有新牌照出现;另一方面虽然资管新规下发,但信托具有更强的灵活性,除资管业务以外,还有债券承销等中间业务,横跨多个市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张奇 )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