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次就301调查举行听证会 总统有极大裁量权

《财经》记者 黄承婧 实习生 王文杨/文 郝洲/编辑     

2018年05月15日 17:45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最新名单,117家公司和产业团体将在听证会上发表观点,听证会举行的时长由原本一天延期至三天,以便给各个利益相关方充分发声的机会。

美国当地时间5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在华盛顿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总部举行一场公开听证会,围绕是否针对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各方将展开激辩。

听证会举行的时长由原本一天延期至三天,以便给各个利益相关方充分发声的机会。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最新名单,117家公司和产业团体将在为期三天的听证会上发表观点,一些反对征税的企业和组织担心加征关税的提议将对美国经济造成多方面的不利影响。

今年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对华301调查的结论性报告,建议美国总统对从中国进口的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以及机电等领域总价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额外关税。第二天,中国商务部提出拟对进口自美国的7类、128个税项产品加征关税。

此次听证会召开的同一天,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也将率团队抵达美国,继续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双方大约两周前在北京会谈中就关税、知识产权保护以及强制技术转让等关键问题上交换了意见,但立场存在较大分歧,会后双方表示将“建立相应工作机制”继续保持沟通。

来自中美两国的顶尖经济智库——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和彼得森经济研究所——近期联合发布了一份题为《建设性解决中美贸易冲突》的报告,呼吁两国的谈判主题应聚焦于“负面清单”,即双方明确划定不允许投资的领域。而在其它领域开放更多的直接投资机会,并且可以通过双边谈判就WTO无法解决的技术转让等问题制定新协议。

反对的声音

在听证会召开前,美国各界均通过美国联邦政府下设网站regulation.gov表达己方的声音。因为冲突升级而受损的群体中,首当其冲的可能是农业部门----在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公布的美国产品清单中,美国的农产品被列为主要关税报复对象。美国国家农业部门协会(NASDA)的博文(Nathan Bowen)将在听证会上做出陈述,该协会在向政府申请发表证词的文件中表示,尽管政府有合法的问题需要解决,但这些问题必须与面临同样顾虑的团体共同来解决,而不是通过将农业置于危险境地的单边行动。

美国农场局联合会(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则表示,自中国于今年2月4日宣布对美国高粱出口进行反倾销调查以来,几乎斩断了美国高粱业的新增订单。4月17日中国政府宣布调查结论是美国的高粱得到了不公平的补贴,出口到中国的美国高粱被加收179%的保证金。

“政府的援助无法弥补全球市场的长期损失,农民和牧场主更愿意从市场获得收入,”堪萨斯的一名农业局成员康纳(Sydney Conner)说,堪萨斯州的农场主和牧场主们正面临着极其困难的时期,许多商品正接近几十年来的最低价格。

美国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Best Buy) 高级执行副总裁莫汉(Mike Mohan)也将发表证词,表达关税对百思买、零售行业和美国消费者的影响,并将提供证据证明拟议关税的无效,以及提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应该考虑的替代补救措施。

全国制造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将在听证会上表达对拟征关税是否能切实有效地阻止中国的政府补贴行为的顾虑,他们担心对某一特定产品额外征税会对美国“造成不成比例的经济损害”,包括中小企业和消费者。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表示,正是全球贸易自由化确保了美国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先地位,促进了创新和增长。由于半导体供应链的全球化性质,加征关税将导致“成本增加和显著的不确定性”,甚至“可能扼杀创新,削弱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

世界最大的信息技术公司之一惠普(HP)则称,该公司曾成功使用美国贸易法来解决侵犯知识产权的问题,将在听证会上解释如何使用这些法律,惠普相信具体的法律维权手段比广泛的惩罚性关税“更集中和有效”。

同样在去年10月参加了301调查听证会的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中国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对《财经》记者称,美国公司和行业协会担心提高关税将引来中国的报复,他们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利益,而非替中方辩护,“征税只是一个手段,来让中国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

中国的抗辩

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华盛顿分所执行主任刘馨泽曾经参加过去年10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就301调查举办的听证会,他将在15日的听证会上再次代表美国中国总商会(China General Chamber of Commerce - USA)发言。

刘馨泽告诉《财经》记者,中方代表认为301报告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得出结论,并不是维护美国人的利益,而是“利用关税和投资限制作为政治利益的工具。”

中方的第一个方向是重点阐述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的进步。中方认为,在机构系统方面,中国不断进行了制度改革,第一个知识产权司法法庭在1995年建立,到今天,共有18个知识产权法院和5000多位知识产权法官、法官助理和技术调查员。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一份研究结论指出,中国在过去几年间为获得技术使用权而支付的技术许可费用呈增长态势,2017年已经接近300亿美元,这是十年前的4倍之多。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截止到2016年的统计数据,中国为获得技术转让而支付的费用在全球排第四位,高于日本、新加坡等国。

中方辩论的另一个方向是,指出美方加征关税的单方面行为未经争议解决机制的授权,违反世贸组织的义务和规则,建议应该回到WTO的谈判桌上。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3月22日公布的301调查报告中,总结出了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四类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不过,拟征税清单中的1300项商品所在行业“并不符合上述四项指控”。例如,一些粗犷型的基础加工型商品,比如翻新轮胎,以及一次性医疗设备,这类制造简单的商品没有什么高科技含量,也不涉及到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商业秘密。

中方代表还将举证,加征关税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将显著高于对中国企业的影响。美国消费者技术协会(CTA)的数据显示,在美国,47%的电视机、83%的电脑显示器和34%的锂电池来自中国。此外,关税给美国出口产业带来的损害也不容忽视。许多美国公司依赖从中国进口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的低附加值有效填补了美国国内产出的缺口。提高零部件的关税,将损害这些美国公司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而这些商品没有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损害,也不符合301调查中的指控。

就在刘鹤副总理开启访美行程前,特朗普释放了些许善意,发推文称美国正在为此前遭受惩罚的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生产商中兴通讯“提供一条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美国商务部已经接到总统命令尽快落实这一工作。

此次听证会结束后,还会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征集意见,接下来按照美国法律可以开始征收关税。甘思德认为,最终的清单可能会对个别项目做调整,总的来说变化不会很多,“如果中美谈判没有进展,5月23日以后,美国可能随时提高关税。”

不过,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告诉《财经》记者,在最终是否施加惩罚性关税的问题上,美国总统有很大的裁量权,“没有法律规定决定征税的最终截止日期不可以再延长”。也就是说,如果中美经贸谈判取得积极进展,特朗普也有可能宣布推迟加征关税的时间点,甚至取消惩罚措施。

《财经》记者 黄承婧 实习生 王文杨/文 郝洲/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