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金立将获国资背景企业投资 危局化解存疑

《财经》记者 陈潇潇/文 谢丽容/编辑

2018年05月16日 20:17  

资金链断裂112天后,金立第三轮战略投资终于有了进展,是否成功将直接决定金立命运

5月16日,《财经》记者从某债权人处独家获悉,金立目前已与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企业达成投资意向,双方计划于近期签订投资框架协议。金立副总裁俞雷向《财经》证实该消息属实,该国资背景企业将全面接手金立,公司不日会公布详细重组事宜。

但俞雷向《财经》记者强调,这次投资尚未最终确定意向。

第三轮战略融资初见曙光

2016年为融资金立曾发售过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因战略进展顺利,为保护投资者利益,该公司债于5月16日当天停牌。

金立总共欠下接近百亿的债务,其中绝大部分为银行欠债。金立的某债权方告诉《财经》,大部分银行仍处于观望状态,并未像供应商一样追讨债务。

2016年,金立手机销量较好,且名下有几处资产。当时金立持有的微众银行股权及前海金立大厦,都颇有升值空间。但2018年初,供应商挤兑事件后,这几块资产被反复多轮司法保全,导致资金链瞬间断裂。

事件爆发后,金立立即进入了紧急状态,金立董事长刘立荣今年1月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表示,第一步是寻找战略投资。

据《财经》记者了解,金立后来至少经历两轮战投谈判,不仅包括TCL这样的硬件厂商,也有佳兆业、宝能一类的地产商。参与第一轮谈判的有四家,但卡在了公司的控制权上。

“按照金立的情况,战投通常会解除刘立荣的控制权,最多保留所有权。”一位接近事件的人士对《财经》透露,但当时刘立荣很犹豫。而第二轮谈判的问题则出在资金对价上。

按照此前披露的信息,金立在4月中旬已启动重组,开始第三轮谈判。但一位接近事件的核心人士就对《财经》分析,如果当时金立和碧桂园融创切割,投身到第三轮谈判中,时间上太过局促。

他表示,国企决策流程慢,且担心国有资产流失风险,和民企合作非常谨慎。尤其像金立这样的企业,即便国企接受,也需要摸清楚公司的资产和债权债务情况。而这需要时间。

“像孙宏斌那样几周内搞定一切的是极少数。国资委旗下的企业,做这样重大的决策,决策流程会很久,几个月都很正常。”上述人士分析。但他同时也表示,战投也许先和金立签订框架协议,未来几个月内满足了几项条件后,再签订正式合同。

金立一年前曾有望跻身中国手机厂商第一梯队。但在2017年底爆出了百亿级的资金缺口,其中欠供应商40亿元,银行80多亿元,缺口之大,波及面之深,让人始料未及。

2018年1月,向金立提供贷款融资业务的中信银行东莞分行向法院诉讼,刘立荣所持有的金立通信的41.4%股份被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冻结。由于签了连带责任协议,随后,刘立荣及其妻子的个人财产也尽数被法院冻结。

这次事件直接导致金立的资金链瞬间断裂。

金立一直通过银行信贷的形式融资,除了企业长期信誉,业绩也是评估放贷的重要标准。2014年至2016年,出货量尚可时,借钱容易,但2016年底后出货量大幅缩水,信贷变得困难。2017年金立手机全年出货量为2700万部,2016年是4000万部。

宝新能源发布的一份名为《关于转让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的公告》披露,金立2016年的总资产为172.37亿元,其中负债104.25亿元。全年营收总额为271.69亿元,净利润为13.32亿元,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仅为5800万元,资金链已非常紧绷。

2016年8月起,金立多家关联公司及子公司开始用动产抵押方式融资。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众”)通过抵押设备,向远东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借款9256.9万元。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下称“金铭”)于2017年4月也通过动产抵押融资8500万元。

刘立荣还曾希望通过其控股的金众公司进行融资。2016年12月,金众在新三板挂牌,协议转让股权。但不到九个月就停牌了。民生银行信托及家族业务专家贾良屿对《财经》记者说,如果金立的多个子项目出现问题的话,会先保能在市场上融资的项目,金众公司停牌可以间接证明金立的现金流非常紧张。

2017年,金立申请发行20亿元公司债,却未通过审核。同时债务越滚越大,网易科技报道称,金立总共欠银行86亿元。

信贷风险最终演化成了供应链危机。资金链断裂后,金立的供应链也随之崩溃,20年来累积的行业信誉付诸东流。

此番战略融资对金立生死意义重大。有熟悉金立融资事宜的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金立得到救命资金的时间窗口越来越短,否则命运难料。

继续收缩控制权

《财经》从一份金立内部任命书获悉,今年5月4日,李三保被任命为公司副总裁,代表公司负责金立两家子公司金铭及金卓的事务,同时处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金众电子及其金铭及金卓,构成金立工业园的运作主体。

刘立荣极重视对公司的控制权。2013年,金立曾向万科寻求注资。王石到东莞参观工业园,上了公司内刊,但合作没成。一位金立人士分析,一来可能是价格,二来王石的团队太强,“如果内部配股,老刘怕被架空。”

刘立荣是金立第一大股东,同时拥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金立印度市场滑铁卢后,刘立荣也一直有意在收拢权力。但到了今天,他的选择越来越少。

曾为金立贡献半壁江山的海外业务因亏损,最终被剥离,同年10月原金立总裁卢伟冰离职,金卓的法定代表人变成了刘立荣,企业类型则由有限责任公司变成了法人独资形式的有限责任公司。

金众的法人代表则在2017年从李三保变成了袁国仁。2002年,刘立荣的大学同学李三保经营主板加工厂,刘立荣买入工厂的股份,两人展开业务合作,于是有了今天的金立与金众。李三保一直是工业园的主要运营者。

刘立荣启用过不少大学同学,这些创业元老要么管理工厂,要么管经营,或者直接去国内某个地区做代理商。少了磨合,信任成本也低,被认为是一种更高效的模式,也符合外界对刘立荣的评价,“讲义气、重情义”。

危机发生后,金立董事会列出过多种解决方案。目前已大幅度缩减运营成本,近半员工将被裁掉,赔偿分八个月履行。但《财经》获悉,李三保接任副总裁后,金众电子将分期赔付变成了一次性,这可能也是救火资金即将到位的讯号。

这笔战投来自何方,是否让刘立荣出局,目前不得而知。重组完成后,金立是否会如之前传闻,转为轻资产模式,也尚不清楚。

不过,金立必须面对的是供应链体系及商誉的重建,以及更为严峻的竞争环境。2017年起的手机寒冬已让多家二线品牌不堪重负,寡头垄断日益明显。

无论如何,对金立而言,接下来都将是艰难的一年。

《财经》记者 陈潇潇/文 谢丽容/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