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价宫颈癌疫苗内地开售,会如香港般一针难求吗

《财经》记者 刘浩南 辛颖/文 王小/编辑     

2018年06月01日 16:39  

9价疫苗在陆港两地的上架时间落差中,暴露出诸多市场不规范行为,给将在内地展开的市场争夺,带来充满参考意义的挑战经验。

2018年5月30日,备受多年期待的9价宫颈癌(HPV)疫苗终于在中国开售,享有药品进口审批优势的海南博鳌超级医院成为了“第一针”的落地点。

博鳌超级医院和睦家此次提供的HPV9价疫苗以套餐形式为主,包含三剂9价疫苗接种服务、医生咨询、健康检查,以及免费和睦家个人会员一年,共5800元,此款疫苗适用于16岁-26岁女性。

千呼万唤的9价宫颈癌疫苗,或将于年底在其他省份陆续上市,各地的价格可能略有不同。

目前,北京市场上的2价宫颈癌疫苗,每支580元,完成三次接种1740元,4价疫苗为每支798元,全程3支价格为2394元。3月浙江省4价宫颈癌疫苗的价格已经下调,每一针的接种价由888元调整为826元。

“价”表示疫苗可预防的病毒种类,2价疫苗覆盖预防HPV16和HPV18型病毒感染,70%的宫颈癌和宫颈癌癌前病变与HPV16、HPV18型病毒有关。4价疫苗覆盖预防6、11、16、18型HPV病毒,9价疫苗则在4价的基础上多覆盖五种亚型。

全球范围内,宫颈癌疫苗已获批上市的药企仅默沙东(MSD)和葛兰素史克(GSK)两家,默沙东拥有4价疫苗、9价疫苗两款,葛兰素史克只有2价疫苗。

“在中国的临床数据显示,84%的宫颈癌是由HPV16、HPV18引起的,二价疫苗可以覆盖。”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魏丽惠向《财经》记者介绍。不过,9价佳达修疫苗,能将对宫颈癌的预防率提升到90%。

9价宫颈癌疫苗的免疫程序也是三针,第一针接种后,二个月后第二针,6月第三针。和睦家告诉《财经》记者,暂时优先保障预约三针套餐用户的需求。

这让大批在香港打了第一针后,由于香港断供,想转回内地追寻后续两针的接种者失望至极。2017年,来自内地的接种者,已成为香港宫颈癌疫苗消费的主力军。5月,受唯一供应商默沙东暂缓供应影响,9价宫颈癌疫苗在香港一针难求,不少已接种了第一针的内地消费者收到延迟接种疫苗的通知,无法完成三针注射程序,诸多消费者不得不四处维权,引发多方争议。

9价疫苗这个看起来完美的解决方案,在陆港两地的上架时间落差中,暴露出诸多市场不规范行为,这给即将在内地展开的市场争夺,带来充满参考意义的挑战经验。

香港一针难求

4月26日,默沙东发布一则关于在2018年对9价疫苗佳达修供应限制的声明,但并未引起太大的市场反响。此后,默沙东又在5月11日的补充声明中表示,预计香港的供应短缺问题将持续到2018年年底,暂缓供应的原因为全球对9价疫苗的需求持续增加。

真正触动接种者神经的,是这份补充公告发布后,香港诊所陆续发布的取消预约公告。

5月11日,香港现代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发布紧急公告,宣布取消所有9价疫苗预约事宜。通告称,由于接获默沙东药厂正式通知,即日起暂停供货,直到另行通知。5月14日起,所有已经预约9价疫苗第一、二、三针的客户将会被自动即时取消,并请客户变更行程。

同日,香港仁和体检也发布公告称,即日起暂不接受第一、二或第三针之新预约。5月14日起,暂停为所有已预约的第一针客人注射疫苗。6月1日后,暂停为所有已预约的第二、第三针客人注射疫苗。此外,卓健、兆和等多家9价疫苗接种点也表示受供应影响,取消二、三针疫苗预约,此前已经完成的预约也被不同程度地延后。

“情绪瞬间就被点燃了,因为有的人已经订好了去香港的机票酒店,有的人已经临近建议的疫苗注射有效期一年。”一位赴港接种者告诉《财经》记者,“无论是经济还是健康损失,诊所和中介都没有提及处理方案。”

在接下来的一周,受影响的接种者聚集多个微信维权群,讨论维权和投诉办法,和诊所、中介及默沙东开始维权拉扯战。

2017年10月默沙东有过在港暂缓供应的历史,至2018年1月供应才恢复正常。而这一次的暂缓供应影响程度显然更大。

香港消费者委员会回复一份投诉函称,自5月12日至16日,共计接到343宗因疫苗缺货、迟迟未能安排服务为由的投诉,这一类投诉在2017年全年仅444宗。

《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接种者都称,一度担心在港的注射流程会受影响,在得到“保证会完成三针”的承诺后才交钱并开始注射的。在诊所提出的多个处理方案中,退款不补偿、无限期等待供应恢复是最常见的两种解决方式,让大多数的接种者无法接受。

最让维权者愤懑的是,一边是预约因供货不足被迫取消,一边是一批中小型中介机构仍在闲鱼、机构网站、朋友圈等渠道贩卖9价疫苗单针。

由于三针疫苗并没有区别,这让“囤针炒价”的怀疑纷起。上述赴港接种者在去年支付4700元三针9价疫苗服务,并完成了第一针的注射,因此她认为诊所应该为她们保管了另外两针,诊所不提供后面两针服务不合理,是私自挪用。

《财经》记者就此询问的多个接种机构的销售顾问解释称,这部分单针为客户取消预约留下的存货,可以通过加800元到1000元“加急费”预约。但即便交了加急费,还是有可能遇到无货供应的情况,一位支付了加急费的接种者提供的截图显示,微信名为“香港仁和医务助理”的人士以无法按时提供疫苗为由,建议接种者申请退款,但拒绝退回加急费。

“一边让我们取消预约、退款,一边继续加价卖,怎么可能让客户心平气和?”一位香港疫苗维权群的群主告诉《财经》记者,去年7月该疫苗三针价格约4500港元,目前已达8000港元-1万港元。

奇货可居下,出现捆绑销售模式。5月12日,尽管目前无法在“香港现代医疗”机构购买9价疫苗单针服务,仍可以通过购买最高达1.45万港元的基因筛查服务,预约9价疫苗服务。

一位就职于英国保诚保险的保险业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借香港早于内地开放9价宫颈癌疫苗的优势,捆绑高价基因检测服务及健康保险业务,是一些中介及诊所的重要营收方式。这个优势在2018年下半年内地逐渐打开9价宫颈癌疫苗市场后将消失,而这次暂缓供应刚好可以最后捞一波。”

卓研诊所顾问Avi向《财经》记者解释称,大面积取消预约属于“不可抗力”因素,默沙东在4月出的备货提醒公告后留给接种机构的时间其实不多,而很多机构的冷链运输、储存能力都非常有限,面对来自内地增加的需求难以满足。

一批坚持诊所需按预约完成三针注射的维权者已经向香港消委会、香港海关投诉,并正在组织针对“单方面毁约”的接种机构的诉讼。

天驰君泰事务所律师张合分析,从安全角度看,并不建议内地消费者到境外接种疫苗,因后续服务、健康保障都难以跟上。

香港窘况会否再现内地

“我也想在内地打,无论是价格还是时间都有优势,但有备孕计划已经不想等了。现在这一拖可能还不如等年底在内地打。”一位已经在香港完成两针注射的接种者告诉《财经》记者。

5月29日,拥有进口药品特批权的博鳌超级医院引入首批6000支HPV疫苗,可供2000名接种者完成接种。内地其他地区或需要等到今年底才能上市。由于适用年龄限制,不少有意向的接种者已经等不及疫苗在其他地区上市。

默沙东向《财经》记者表示,正在推进9价疫苗在其他各省市的招标准入工作。不过,香港的多次供应不足和市场混乱状况,引来不少对在内地全面开放后的担忧,消费者担心9价疫苗在内地市场也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对此,默沙东回复称,为了保障内地供货将提升产能,同时实施多种供应链优化方案。目前9价疫苗仍全部来自于进口,国内未有新建生产线的消息。

根据媒体公开报道,4价宫颈癌疫苗在内地也出现预约紧张的情况,不过接种点基本都能够优先保证已经开始接种用户的三针需求,而是将尚未开始注射第一针的预约延后。

内地其他地区的9价疫苗上市时间虽然稍晚,但预计价格会比博鳌超级医院有所降低,不过可能并不会低于境外9价疫苗价格。

根据海南省疾控中心公示,9价宫颈癌疫苗的谈判采购价为1298元/支,按海南省对于二类疫苗接种服务费每人次20元的标准,普通接种点约在1318元/支的基础上有所浮动。根据美国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官网5月1日更新的价格公示,9价宫颈癌疫苗对疾控中心采购价为每支168.1美元(约人民币1081元),私人机构采购价为每支204.87美元(约人民币1318元)。而此前香港在供货稳定时期的9价疫苗约为每支1500元港币(约人民币1223元)。

博鳌超级医院执行副院长盛国平曾解释,默沙东公司委托第三方在国内进行采购、运营、流通,价格会比国际上的稍微高一点。

疫苗产品一直是默沙东制药业务收入的重要贡献者。默沙东财报显示,其疫苗产品收入在2017年占17.4%,其中宫颈癌疫苗全球销售额为23.08亿美元,同比增长6%。在2018年一季度销售额同比增长更快,达24%。其中中国市场增速尤其明显,而在美国市场的销量已经出现下滑。

西南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陈铁林告诉《财经》记者,美国3亿人口,根据默沙东年报,2017年宫颈癌疫苗销售金额15.7亿美元,折合800万-1000万支;据IMS数据显示,仅有700多万人口的香港为9价宫颈癌疫苗全球第四大市场,金额占全球份额约5%,估算2017年销量在100万-150万支,显然内地游客为消费主力。未来,内地有望成为全球宫颈癌疫苗最大市场,也将成默沙东最值得保障供给的市场之一。

GSK相关负责人向《财经》记者透露,按照药监部门相关规定,2价疫苗希瑞适的接种对象年龄延长至45岁获得批准之后即时生效,我们正在积极与各省市疾控部门就新适应症年龄进行沟通。

随着2价疫苗的适用者从9岁-25岁扩展到9岁-45岁,虽然越早接种效果越显著,目前香港卫生署对三种HPV疫苗的接种年龄建议均为9岁以上,接下来如果4价、9价疫苗都在内地获批调整适用年龄,将对宫颈癌疫苗的用量带来更大的影响。

国产9价疫苗如何提速

国内市场的需求热度如此之高,使国产HPV疫苗的研发备受关注。

目前进展最快的仍然是厦门万泰沧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厦门万泰”)研发的2价疫苗,其在今年3月完成临床试验,进行数据揭盲,并已提交上市申请。

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张军告诉《财经》记者,“最终的上市审批包括临床试验结果、工厂建设、生产线等一系列内容,我们也与审批部门多次沟通,预计国产疫苗上市之后在价格方面会有一定的优势。”

不过,9价宫颈癌疫苗的市场欢迎度从内地女性赴港接种的情况可见一斑。随着9价疫苗在国内上市,2价国产宫颈癌疫苗还未上市,已经压力倍增。为此,一些企业已经向更高覆盖率的宫颈癌疫苗方向开始布局,今年初已经有企业提出了11价、14价宫颈癌疫苗的临床试验申请。

相比于2价疫苗经历的漫长审批期,国产9价疫苗有望提速。影响国产疫苗上市时间的一道重要关卡是临床试验终点指标的选择。

宫颈癌发生需要长时间持续性的高危HPV感染,其间宫颈组织会有一个内瘤样病变(CIN)的过程,CIN分为三期,最终结果才是宫颈癌。欧洲药监局和WHO选择的是“抑制HPV持续感染”为临床试验终点。

而中国标准是,采用宫颈上皮癌前病变(CIN)2级及以上作为临床试验终点指标。一般来说,从HPV感染到宫颈癌发生,平均需要8年-10年的时间。原国家食药总局认为,HPV疫苗是首次申请在中国上市的新疫苗,由于HPV病毒感染的DNA检测和疫苗免疫原性检测的复杂性和缺乏国际公认的标准,故采用与疫苗原产国一致的标准对HPV疫苗进行审核。

WHO相关负责人对《财经》记者分析,从HPV感染到癌前病变需要很长时间,导致临床试验耗时长,因此,WHO鼓励监管机构采用较早的临床试验终点——抑制HPV持续感染。

目前,在厦门万泰9价疫苗的临床批件中并没有明确临床试验终点。“原则上应当还是以癌前病变为标准,不过鉴于我们已经有了2价疫苗的临床数据,根据数据情况还有可探讨的余地,我们当然是希望能够以持续感染为临床终点。”一名接近厦门万泰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实际上,此次默沙东9价宫颈癌疫苗能够火速进入中国,正是由于药监部门基于之前4价HPV疫苗获批数据的基础,有条件接受9价疫苗在境外的临床试验数据。

因此,国产2价疫苗的临床数据情况或将对9价疫苗的过长上市时间产生影响。“如果能够以持续感染为临床试验终点,可以缩短一年到两年,这样9价疫苗有望在三四年之后上市。”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本文将刊发于2018年6月4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