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社会融资总量腰斩,宏观经济压力凸显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2018年06月12日 20:44  

5月社融数据为宏观经济敲响了警钟,也对当前的监管政策提出挑战,如果社融继续维持低迷,那么前几个月中国经济所表现出的韧性将难以持续,紧信用环境下,企业融资不足将进一步激发信用违约,继而促使金融机构收紧融资条件,带来恶性循环

在去杠杆取得一定成果时,中国5月的金融数据全线走跌。

6月12日晚间,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608亿元,此前预期13000亿人民币,前值由15600亿人民币修正为15605亿人民币。

对比去年同期和上个月数据,5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比上年同期少3023亿元,较上个月跌幅超过50%,而且这一数据创下22个月低位。

“5月社融数据相当糟糕,与上月比腰斩。”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在研报中这样评价。

从分项数据看,表外融资除股票相对稳定外,其他几项全部大幅恶化。数据显示,委托贷款减少1570亿元,同比多减1292亿元;信托贷款减少904亿元,同比多减2716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1741亿元,同比多减496亿元;企业债券融资净减少434亿元,同比少减2054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438亿元,同比少20亿元。

刘东亮向《财经》记者表示,5月社融数据的变化是很多原因导致的。比较直接的原因是资管新规等严监管导致表外业务收缩,此外,信用事件高发导致金融机构信贷投放意愿下降。

表外业务收缩并未带动表内业务的回流扩张。

5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4.31万亿元,同比增长8.3%,预期为8.5%,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

此外,数据还显示,5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15万亿人民币,预期1.2万亿人民币,前值1.18万亿人民币。

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143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220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923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5255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585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031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447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42亿元。

出乎市场意料的是,5月份信贷增长没有把表外融资收缩的部分接过来,企业的中长期贷款也较之前收缩。在外表融资收缩之后,企业应该将表外业务转移到表内进而带动中长期贷款强劲,但是没有出现这个变化。

“银行表内信贷投放受到很多因素制约,不仅仅体现为企业需求,还包括银行资本金、监管政策考核等。”刘东亮说。企业户中长期贷款增长似乎乏力,这与融资需求表外回表的逻辑相悖,不排除是信用事件高发情况下银行的主动收缩,或者是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受到负债等因素限制。

刘东亮认为,5月社融数据为宏观经济敲响了警钟,也对当前的监管政策提出挑战,如果社融继续维持低迷,那么前几个月中国经济所表现出的韧性将难以持续,紧信用环境下,企业融资不足将进一步激发信用违约,继而促使金融机构收紧融资条件,带来恶性循环,处置风险的风险将会显著上升,监管政策有必要做出适度调整。

中国经济数据在前几个月总体过得过去,融资如果出现萎缩对后期的宏观经济是会有影响的。“经济还是要靠融资来支持的,控制杠杆率不能一下子压没,还是要考虑经济的。”某行业分析师表示。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下半年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存款准备金率偏高,有内在降准需求,央行也希望在长时间内降低准备金,宏观经济的表现将给降准提供了比较好机会。

至于是普降还是定向降准,分析认为都有可能。如果社融持续糟糕不排除普降,而定向降准需要一定的条件解决特殊领域的融资难问题。

不过具体下半年的货币政策如何走势,还要看过几天公布的整体宏观数据,其中包括投资、消费和房地产的相关数据,而人民银行也会根据宏观经济形式表示而相机抉择。

某经济学家此前向《财经》记者表示,2018年的货币政策会有一些放松,原因主要分为三点:第一,今年宏观经济走势会前高后低,在二三季度会有一个明显的下行;第二,金融监管还在进行,资管新规可能会慢慢生效,还有很多其他政策叠加,整个金融机构内部去杠杆还在进行,整个中小金融机构流动性会比较短缺;第三,考虑美联储今年加息和减税政策,中国资本外流压力依然存在。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