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途牛被指变相裁员引发罢工危机 能否解救“亏”先生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2018年07月05日 14:29  

途牛靠着差异化竞争,发展势头可谓迅猛。然而,发展的背后却危机四伏。针对网上盛传的“途牛欲逼迫员工离职引发罢工”一事,7月4日,途牛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途牛对销售岗位提成提供了系统查询功能,由于7月1日上午提成查询系统出现故障,查询结果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目前提成查询系统已修复。

除了多次身陷“裁员风波”,近年来途牛在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自2014年登陆纳斯达克后还未曾实现过全年盈利,在经历了2017Q3单季盈利后,再次连续亏损,增长乏力。2018年一季度,途牛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470万元,而2017年同期净亏损为2.88亿元,亏损有所收窄。

在业内看来,现阶段,途牛最重要的事是止住持续多年的亏损,努力地稳定销售规模,削减成本开支,通过盈利或是平衡来证明自己。也有观点认为,途牛加强了目的地服务的投入,但是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因此目前确实是困难时期,急需开源节流。

在业务变动、竞争加剧的背景下,途牛如何在激烈的在线旅游行业维持业务的稳定增长,同时稳妥度过架构调整与人员变动的过渡期,是摆在途牛面前的一大考验。

深陷“裁员风波”  急需开源节流

途牛降薪、降提成,逼迫员工离职,这一消息最早是在社交媒体发酵。

据中新经纬报道,自2018年2月份起,途牛原本透明的利润和提成机制变得不再透明;5月份之后,奖金和加班工资的发放分别变成3个月和一年一结,并出现克扣奖金的现象。鉴于此,途牛过部门员工开始罢工。

途牛采取降提成等的措施,真的是要变相裁员逼走员工吗?对此,途牛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途牛对销售岗位提成提供了系统查询功能,由于7月1日上午提成查询系统出现故障,查询结果与实际情况存在差异,7月1日下午,提成查询系统已修复。并表示,途牛将持续保障员工权益,与员工共同成长。

实际上,此前途牛已多次陷入“裁员风波”。《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梳理发现,2017年12月,途牛员工在社交平台上曝光其突然约400名员工,主要为技术研发人员,途牛事后回应中证实裁员人数不超过200人,原因是“结构调整优化”。而早在2016年8月,途牛就曾被曝出一些地方分公司有管理层主动离职或被解聘,部分基层员工也证实存在“被离职”现象。

此次“裁员门”事件是否与节流有关?《财经》新媒体记者试图从途牛方面寻求答案,然而,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峰表示,现阶段,途牛最重要的事是,努力地稳定销售规模,削减成本开支,尽快地达到收支平衡或略有盈利的状态证明自己。因为目前OTA的竞争态势已经暂时告别价格战和扩张,所以在市场相对稳固的格局下,需要比拼运营效率和绩效,精于运营显得尤为重要。

杨彦峰进一步分析,如果要完成这个战略任务,必然要带来大量的人员和运营成本支出的削减和收窄,体现在管理上就是裁员和降薪。对于企业而言,要达成这个阶段任务,是必须忍受的阵痛。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出,裁员和降薪是途牛战略动作的客观反应。

华美顾问集团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指出,途牛加强了目的地服务的投入,但是效果不可能立竿见影。因此目前确实是困难时期,急需开源节流。

持续亏损  发展陷入瓶颈

纵观整个OTA市场,自从携程收购艺龙,之后又兼并去哪儿网后,已经稳坐第一把交椅,再伴随阿里巴巴旗下的飞猪旅行崛起,让途牛略显焦灼。

2014年上市后,途牛连续三年的亏损额分别达到4.6亿、14.59亿和24亿元。

途牛并非没有在寻找降低成本的方法,但是节流措施对业绩的提升效果难以维持。2017年,途牛开始采取措施以减少亏损。据2017年财报显示,途牛整体营业费用同比下降34.6%。除了第三季度扭亏,全年净亏损收窄到7.71亿元。

2018年5月24日,途牛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未经审核的业绩报告,财报显示,途牛一季度净亏损为7470万元,较2017年同期的2.88亿元,净亏损有所收窄。

“亏损收窄”是个积极的信号,只是在当下难言乐观的内外形势下,途牛能走出“牛途”吗?

“每个阶段有各自的竞争特点,目前途牛的目标不是扩张和提升品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在现有格局下维持稳定销售、有效地降低成本,实现相应的正收益。所以从最近发布的一季度财报可以发现,途牛在维持很高的销售规模的体量基础上,大幅度地削减了亏损比例。”杨彦峰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

杨彦峰进一步分析表示,“根据2018年一季报判断,途牛很有可能在第二个季度进一步地压缩成本,保持规模,达到现金流为正的状态。如果能达到这个状态,说明途牛平台是有价值的,商业模式也是有效的;但是如果长期达不到盈亏平衡或者盈利的话,很难说服人,商业模式不是个烧钱模式。”

有观点认为,途牛的连续亏损与烧钱营销不无关系。烧钱营销提高了途牛的知名度,但在用户转化率上却并不是很理想,过多的营销支出拖累了途牛的发展脚步。

公开数据显示,2016全年途牛市场营销费用占总运营费用的61%,同期携程是36%;2015年途牛占比63%,同期携程是41%,从成绩单来看,途牛的投入与产出显然不成正比。

红利消失  传统OTA已到转型攻坚期

流量红利消失感受最为直接的无疑是OTA行业,对行业格局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劲旅咨询总裁、首席分析师魏长仁看来,在历经前期市场争夺混战,目前几家大型OTA局势趋稳,到了向投入要产出的转型攻坚阶段。

对于未来战略,途牛CEO于敦德曾公开表示,结构性调整还会继续,包括销售网络多样化,从线上为主到线上线下、分销、企业等多渠道,明年实现50%的比例,自营地接社明年增加10个以上。同时还将加强智能网络,实现供给需求的智能匹配。

根据一季报显示,途牛线下自营门市数量已有220家,其中今年新增自营门市51家,自营门市对公司总交易额的贡献超过了10%。

在业界看来,途牛采取自营模式虽然有利于把控质量,但前期投入也会更大,不利于控制成本,完成盈利。因此,对于途牛来说,押宝线下,却又引流不佳,在短期内,途牛很难在线下业务上取得翻盘的机会。

现阶段,对于途牛而言,在业务变动、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如何在激烈的在线旅游行业维持业务的稳定增长,同时稳妥度过架构调整与人员变动的过渡期,是摆在途牛面前的一大考验。

同时,途牛同时面临其在行业内竞争压力增大的困境。根据《2017年度中国在线旅游度假行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在线度假自助游市场,途牛份额紧随携程,位列第二。而到了2017年,携程以22.7%占据首位,随后为飞猪17.2%、同程15.3%,途牛14.8%掉到第四名。

“途牛的根源在于没有在某个领域取得绝对优势。现在是赢家通吃的时代,如果没有绝对优势,竞争优势就难以取得。”赵焕焱在接受《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途牛应该集中力量取得一个领域的绝对优势,打开缺口向上下游延伸,才可以取得势如破竹的进展。”

途牛背负着很多问题,却也拥有很多可能。“看一个企业的发展,不能只看到亏损。从规模体量来讲,途牛还是有机会的,而休闲度假旅游市场也是有潜力可挖。”杨彦峰认为。“不过,目前途牛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止住持续多年的亏损。”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