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获美国一个月有限解除禁令 失血运转举步维艰

《财经》记者 谢丽容 /文     

2018年07月06日 18:06  

本文2979字,约4分钟

持续数月的业务停滞以及数十亿美金的罚款已使得中兴元气大伤,高层集体换血和市场动荡更为中兴未来带来不确定因素

中国最大的通讯设备公司中兴通讯(000063.SZ/0763.HK)在过去三个月间经历了一场关乎生死的命运博弈。它在4月15日被美国BIS(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在接下来的七年内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和通讯元件。中兴通讯从电信设备、手机终端,到软硬件供应都极其依赖美国供应商,BIS的裁决相当于灭顶之灾。

7月6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中兴通讯于2018年7月2日收到BIS发送的在《美国出口管理条例》下的有限授权。授权中兴通讯在遵守一定条件的前提下开展有限交易。

尽管这份有限授权期限仅一个月(自2018年7月2日至2018年8月1日),但中兴通讯新任管理层和7万员工已经翘首等待将近一个月。

美国当地时间6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公开宣布,美国已与中兴公司达成协议,结束对后者实施的严重制裁。消息公布后,中兴通讯立刻在内部召开多次复工动员大会。

在这一个月内,中兴通讯可以继续运营现有网络和设备;美国公司可以继续为2018年4月15日或之前上市的中兴通讯手机提供技术、软件和产品支持;允许美国相关方在涉及相关领域安全研究时,向中兴通讯披露中兴通讯所有、占有、或控制的物品内存在的安全漏洞相关信息;相关交易方可以为根据本授权合法的交易和活动向中兴通讯付款或收款。

按照惯例,一个月期限到期前,如果中兴通讯没有任何违约行为,将持续获得更长时间的有限授权,直至完全解除禁令。

二级以上管理层被全部替换

美国目前已派遣执行小组进入中兴公司,按照美国商务部6月初和中兴通讯的约定,后者必须30天内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

中兴通讯更换管理层的速度要比美国商务部规定的时间更快。

6月14日至7月6日期间,中兴通讯连发多个有关更换董事会和管理层公告,包括前董事长殷一民、总裁赵先明在内的14名董事全部辞去董事职务及下设的各专业委员会职务。

此外,中兴二级以上干部均被更换。包括负责技术的中兴原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徐慧俊、负责财务的原副总裁庞胜清、负责人力资源的原执行副总裁熊辉提出辞去公司执行副总裁职务,负责财务的原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邵威琳。

中兴通讯一向采用的是两层规划、三级管理式的运作。第一级管理负责战略规划,由总裁、副总裁组成;总部技术部门和市场部门属于第二级管理,两级管理共同结合行业发展、技术走向和新进展对核心技术与基础研究、新产品研发、进入或撤出某个行业或某产品领域等重大决策进行顶层规划。

负责战略的所有高管被集体替换,在中兴内部引发多重不安。

一些有接近中兴通讯的资深人士向《财经》记者评价称,领导层的大规模更换带来对未来业务的不安全感,“战略敏感度需要行业认知度和长期浸泡其中才能形成,领导层的全盘更替的磨合周期多长,效果多好,目前不可预知。”

他们的担心包括了,新领导层对未来战略的调整是否有利于中兴的长期发展?新领导层和中兴业务团队的磨合期需要多久?以及中兴在外部环境敏感微妙的时期更加考验新领导层内外斡旋能力和管理智慧。

新任董事长李自学,来自中兴通讯大股东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是该所原党委书记兼副所长。新任总裁徐子阳为内部提拔,2016 年至今任中兴通讯总裁助理及无线经营部 CCN 核心网产品线产品总经理。

新任的接替人选均来自中兴通讯股东(航天科工集团)、内部和下属子公司。中兴通讯7月5日晚间发布的公告称,聘任王喜瑜、顾军营、李莹为公司执行副总裁,李莹兼任公司财务总监。王喜瑜原任中兴下属子公司珠海国兴睿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顾军营此前任航天时代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航天物联网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莹2018 年起任中兴通讯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

中兴通讯新高管团队目前尚未对外公布任何自救措施。6月30日,中兴新任董事长李自学对参加股东大会的股东代表说,中兴现在最急迫的事情,是“提振整个公司的信心”。

外部危机加码

中兴通讯已经停工超过两个月,收到美国商务部的有限授权后,快速恢复开工。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资深人士称,“停工的这段时间内,中兴在中国和海外运营商的相关网络维护工作也被停止,加上美国禁止令尚未完全解除,这让一些海外运营商客户感到不安全。”

上述人士称,目前尚不能预估中兴通讯既有存量客户会失去多少,但他认为,较为危险的是海外市场,中国市场是中兴通讯大本营,中兴通讯和三大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关系相对稳固,中国也是中兴通讯的主要收入来源。

市场的消极影响其实已经开始显现。

据彭博报道,中兴通讯的竞争对手瑞典公司爱立信近期拿下了意大利最大的移动运营商Wind Tre公司7亿美元的合同。

Wind Tre曾经是中兴通讯在欧洲市场拿下的最大单之一。中兴通讯在2016年击败爱立信,华为和诺基亚,获得Wind Tre合约价值大约为10亿美元的大单,bloomberg报道称,这项合作超过60%合同项目目前已被爱立信取代。

欧洲市场对中兴通讯十分重要。中兴通讯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中兴通讯2017年国内市场营业收入619.6亿元,占总体收入的56.9%,同比增长5.82%;国际市场营业收入468.6亿元,占集团整体营业收入的43.1%,其中海外营收增长最大地区为欧洲及大洋洲,同比增长22.07%。

雪上加霜的是,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29日,美国德克萨斯州特克萨卡纳地方法院裁决,中兴通讯侵犯日本公司麦克赛尔(Maxell)七项专利权罪名成立,需赔偿43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85亿元)。

麦克赛尔称,2013年以来就一直试图就专利授权与中兴进行谈判,然而尽管中兴承认使用了麦克赛尔的一些技术,却拒绝购买授权,因此2016年11月18日,麦克赛尔将中兴诉至美国德克萨斯东区法院。

中兴涉嫌侵权的专利主要涉及智能手机省电控制、拍照功能、导航功能及音频解码等领域,基本都是智能手机应用类技术专利。美国德州陪审团表示,中兴的侵权行为是故意的,所以罚金增至原本的三倍。

7月3日,有市场传言称中兴通讯将宣布破产,其核心资产及业务将被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设的烽火科技收购。烽火科技旗下上市公司烽火通讯和中兴方面均予以否认,称此为“假消息”。

有资深电信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评价,决定中兴危机是否将继续恶化的核心因素仍是美国到底何时完全解除禁止令,而非海外电信设备市场。“如果美国彻底解除禁止令,仅凭国内市场,中兴也可以平稳度过危机。”

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正在全力推动5G 部署。在近期的世界移动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表示,中国移动已经在5个城市推进5G规模试验,预计年内将建设超过百座5G基站,明年底将建成1000个5G基站。中国移动计划在2018年年底面向行业客户开放5G产品测试;在2019年10月份能够实现友好用户测试,2020年正式实现商用。

尽管多位资深行业人士普遍预计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投入在5G网络建设的费用将远低于3G、4G,但对于深陷泥潭中的中兴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先活下来,才有未来。”中兴通讯的一位多年合作商高管对《财经》记者说。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