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锡军谈中国资本市场:厨子是从美国回来的,但是炒的菜是中国菜

2018年07月08日 16:58  

赵锡军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赵锡军

 “对资本市场认识的积累,短时间能不能达到精细程度是很难的,尽管现在市场里很多的规则,是跟美国学来了,因为当年创建这个市场的时候,是在美国待过的人创建的。但是市场的内容,厨子是从美国回来的,但是炒的菜是中国菜。”7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赵锡军在以“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为主题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赵锡军指出,中国以二三十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很长时间的路,步子很大,但是迈的时候不是很踏实,粗看上去,有各种制度,各种规则,各类产品,各类投资者和各种渠道,但其中每一个环节,每一项工作都没有完全到位。如果希望这个资本市场,继续为企业,投资者来做更多贡献,就需要一个让它更加健康规范运行的理念。在中国目前这个环境之下,政府怎么样来为资本市场的发展是非常特殊的。

以下是发言实录:

赵锡军:刚才两位讲得非常透彻、到位,把话题的深入拓展非常深,广度也很广了。中国的资本市场如果说从1990年上交所正式营业,1991年深交所正式营业,到现在有快30年的经历了。30年对于一个人来讲也不是很长的时间,现在看起来,非常年轻,非常短。如果说你要把它跟英国的时间相比,这个时间就非常长了,跟美国市场比较,也是跟很难跟它的历史匹敌,即便跟香港市场比较也很难匹敌。对资本市场认识的积累,短时间能不能达到精细程度是很难的,尽管现在市场里很多的规则,是跟美国学来了,因为当年创建这个市场的时候,是在美国待过的人创建的。

但是市场的内容,厨子是从美国回来的,但是炒的菜是中国菜,当时要做的最主要的事情,国有企业没有资金要发展。银行借不到钱,怎么办?那就说从另外一个角度,另外一个渠道能不能融资,才有了我们的市场。当时大家都并不是说是认可这个市场的,老百姓不认可,很多人不认可这个市场,甚至有人反对这个市场。我记得在当年刚刚要发行股票的时候,90年代初的时候,在深圳刚刚发股票的时候,没有人买,深圳市做了一个规定,党员干部带头买股票,大家可以看到认可度是不一样的。后来就很多人争相购买,或者排队买那个叫认购证,还出现了群体性的事件,所以这个变化很大。但是从起源来讲,它的时间短,起源的时候就是从为国有企业改制,为国有企业融资的出发点来起源的,跟市场来讲是有差距的。市场肯定是供求,有资金需求,还有供给。我们当时的政府拉进来的,起点有差距的。

发展到现在,跟别的市场差不多,我们有很短,二三十年的时间,走过了别人很长时间的路,步子很大,但是迈的时候不是很踏实,你把每个事情都做了,你粗看上去,我有各种制度,有了各种务规则,有了各类产品,有了各类投资者,有了各种渠道,粗看都有了,细看的话,每一个环节,每一项工作都没有完全到位。如果用香港的执行规则和程度来看,没有他们到位。

我们这个市场发展这么二三十年,能够从总量上,市值上跃居全球第二,从大面上能够与别人相对应的东西,可以交流,我觉得应该相当不错了。中国的各方面的围绕的资本市场或者资产市场的政策法规也好,执法也好,企业上市公司的素质和认识也好,投资者的理念和素质也好,能够达到精细的程度的时候,我们的资本市场就到位了,如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就没有到位。

既然这个市场在中国,在这个市场里或者融资或者投资,如果你希望这个市场,想让这个市场继续为我们服务,继续为企业也好,投资者也好,来做更多贡献,你要有一个让它更加健康规范运行的理念来看它。当然要发行问题,但更要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而且这是实打实的方法。我觉得这样,可能能把这个市场走好,那就要从每个参与者,每个机构的角度。我觉得今天话题很好,企业借力市场配套服务,企业借力市场,通过市场获得融资,兼并资源的配置,包括存量、增量资源的配置,而这个资源配置有多种方式的,通过多层次的市场来实现,当然要多层次的服务,为资本市场的服务很多了,我看列得非常多。我觉得在中国目前这个环境之下,政府怎么样来为资本市场的发展,尤其是咱们在青岛这个地方,地方的政府怎么样来做好这个事情,确实是非常特殊的。你在香港市场没有,在美国市场也没有,所以这个特殊话题只有在中国才有。从我的理解来讲,你为当地的企业,为当地的投资者,怎么样来服务好?政府承担什么样的功能?值得探讨,我们后面再说。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