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股价大跌身陷“风暴” 能否逃出“乐视魔咒”?

2018年07月09日 17:18  

股价大跌、现金流遭问询、实控人股份被部分冻结……昔日的明星公司暴风集团正经历发展的艰难时刻。7月9日,陷入CEO股权冻结阴影的暴风集团股价大跌,开盘迅速下跌10.02%,股价收于每股12.75,创下历史新低。

近期,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暴风,正经历着狂风暴雨。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327余万股股票被冻结。截至该公告,冯鑫持有公司约703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34%。累计被冻结股份327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65%,占公司总股本的0.99%。

业内分析认为,一纸冻结禁令,或许让处于资金荒的暴风集团引起连锁反应,融资和发债更加困难。上市后的暴风,从暴风影音一直扩展到暴风电视、虚拟现实,暴风体育等多领域,将重心全部押注在电视上。“巧合”的是,这种操作手法,与乐视网如出一辙,这使得暴风TV越卖越亏。

在业务模式上,相对于不断开辟新业务且最终在新业务上栽了跟头的乐视,暴风的业务相对单一,系统风险较低,但电视这类硬件产业需要庞大的资金在其中运转——这对资金流并不充裕的暴风来说,仍充满挑战。

意外折戟 实控人部分股权被冻结

7月6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冯鑫大约327万股被北京朝阳区法院冻结,开始日期为6月26日,到期日为2021年6月25日,冻结三年。

本次股份被司法冻结,系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累计被冻结股份 327万股,占冯鑫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4.65%,占公司总股本0.99%。

《财经》新媒体记者通过查询发现,就在今年一季度末,根据暴风影音发布的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表显示,冯鑫质持有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7032万股,其中押股份数为5934万,质押比例为84.38%,两个月后,质押股票总数极速上升到95.35%。

而在5月3日,冯鑫将持有770万股质押给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管理公司,质押比例占其所持有股份比例为10.95%,用途为担保。前述质押股权,质押比例即约95.35%。

截至7月7日,暴风集团被质押股权有限售股份为6984万股,还有无限售股份质押53万,前者应全部为冯鑫质押的股权。

加上中信资本申请的股权冻结,冯鑫持有暴风集团100%股权已经被冻结或者质押,暂时没有股权可被质押。

根据财联社报道称,冯鑫所质押股权平仓线在10元-12元之间。上一个交易日,也就是7月6日,暴风集团尽管有小幅上涨,收于14.17元,但是今年以来,已经从最高价30元左右跌至当前14元,已经不止腰斩,跌幅为53%。

暴风方面表示,本次司法冻结事项目前不存在被冻结股份被强制过户的风险,不会导致公司实控权发生变更,也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产生直接影响。

不过,在业界看来,当前的暴风集团已经失去了上市时候的辉煌,那个时候,暴风集团股价持续上涨,市值最高接近400亿元。如今,暴风集团的市值已萎缩至不到50亿元。根据乐视网前车之签,如果将暴风集团比作下一个乐视网并非危言耸听。

融资屡屡受挫 现金流遭深交所问询 

在股价低迷的背景下,暴风集团融资屡屡受挫。

2016年8月,暴风集团曾抛出一份20亿元的定增方案,2017年1月降低为18.42亿元。即便如此,该方案还是于今年5月宣布撤回,最终流产。一个月后,暴风集团再度给出新的定增计划时,募资额只剩下了5000万元。

另一方面,现金流状况不佳。

2018年5月,深交所针对暴风集团2017年报发出问询函,现金流即为其中十分重要的关注点。问询函指出,暴风集团2017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4.93亿元,已经连续两年为负。

2018年一季度,暴风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继续为负2936.82万元。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2017年暴风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样为负1.75亿元,这是其上市以来首个年度出现该数据为负的状况。这意味着暴风集团造血能力迟迟没有起色的同时,补血能力又在大幅下降。

有分析认为,“暴风集团之所以出现如此现状,其原因是在持续扩张中,暴风集团看好互联网视频的未来发展,曾不惜压重金进行布局,而随着定增的变卦,引发业界质疑。”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再加上此前冯鑫的持续质押股权现状,也让外界质疑暴风集团的财务现状。

主营业务转型 实质已亏损两年

除了现金流,暴风集团的综合盈利状况同样值得推敲。

从暴风近几年的财报来看,传统的视频广告急剧萎缩,而新增的每项业务几乎都在失血。2016年、2017年,其营收分别为16.47亿元、19.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281.17万元、5513.93万元,但少数股东损益却分别达到-2.94亿元和-2.30亿元。

较2014年,2017年暴风集团的营收主体已经发生颠覆式的变化。2014年销售收入3.86亿元中,广告业务收入达3.43亿元,占销售总额的89%。到了2017年,广告收入仅录得4.28亿,占销售总额的22.33%,与2016年的5.79亿相比,大幅度缩水26.13%。

在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看来,这说明暴风集团的免费平台已经对广告客户失去吸引力。或者说,它已经不再是一家“免费+广告”的互联网公司。

败下阵来的广告业务逐渐缩水,取而代之的是暴风电视产品,据2017年年报,销售商品收入高达12.83亿,占总营收的67.02%。

高昂的营收,背后却是高额的成本。12.83亿元的销售商品收入,却有高达13.75亿元的成本,最终导致毛利率为-7.15%,这使得暴风TV越卖越亏。

薛云奎认为,暴风集团已然变身为一家电视机产品提供商,而非互联网平台提供商,这一转型完全脱离了自己的主战场与核心优势,家电产品的同质化也必然导致公司品牌与市场竞争力的大幅度下降。

冯鑫用一组数据来支撑的战略调整,他把暴风影音和暴风电视进行比较:电视的用户价值远大于APP用户,暴风电视的用户价值是暴风影音用户的至少100倍;电视用户的活跃度和时长远高于APP;暴风电视生命周期为5年,暴风影音为0.5年。

眼下冯鑫能做的,只有不断募资,来填补资金空缺。

事实上,除了进行股权质押,近期暴风在资本市场也在尝试一切办法获取资金。根据6月5日暴风发布的公告,暴风将非公开发行300万股,募资5000万元;6月23日,暴风又宣布将发行债券2亿元。

只是,上述募资能否顺利进行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无论是市场环境的走向,还是相关质押方的抉择,都有可能决定暴风最终的走向。

(《财经》新媒体综编)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