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老年人创业、奖励二孩家庭,当年计划生育先进省辽宁出新政

2018年07月14日 14:41  

近日,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以下简称《规划》),其中有两则政策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1,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库。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2,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等。

这两个政策的背后,辽宁到底发生了什么?辽宁的人口发展规划,又折射出东北地区怎样的人口问题现实处境?

深度老龄化社会到来

截至2017年末,辽宁省60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958.74万人,占总人口的22.65%,同期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17.3%。辽宁已经步入深度老龄化社会。

辽宁出现深度老龄化现象的根源何在?《规划》中的一组数据或许能给我们答案:2015年,辽宁省的人均预期寿命是78.5岁,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80.5岁。寿命的延长是老龄化率提高的原因之一。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出生率的持续低迷,2016年和2017年辽宁省的出生率分别为6.60‰和6.49‰,仅仅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2016年以后,我国全面开放二胎政策,仍然未能挽救辽宁低迷的出生率,这也使辽宁的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

辽宁深度的人口老龄化与低出生率,在不断加大养老、医疗等公共服务压力。这也解释了为何辽宁越发“坐不住了”,提出要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在生育保险、产假奖励、工作保障等方面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是,如今令辽宁头痛的低生育率问题,一度为辽宁经济发展立下功劳。2009年,新华社曾发表文章《计划生育政策让辽宁少生3000万人》,文中提到:

“从1970年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辽宁近40年间少出生人口3000万人。少出生的这些孩子,可累计节省社会抚养费4800亿元,相当于建设48个鞍钢的总投资。

人口的有效控制,极大地减轻了辽宁省的经济与财政负担,增加了社会积累,有力促进了全省人均经济指标保持强劲增长的势头。

与此同时,群众实行计划生育的自觉性不断提高。全省现有576万户独生子女家庭中,终身只要一个孩子的家庭所占比重达到71.4%;全省累计已有11.5万个家庭献出二胎指标,有23万多家庭持二胎指标而不生育,这些都对全省家庭人口结构带来深远影响。”

(2016年以后,我国全面开放二胎政策,仍然未能挽救辽宁低迷的出生率。图/视觉中国)

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正在显著下降

2014年3月,著名人口学家翟振武在权威期刊《人口研究》上发表论文称:

如果全面放开二孩,中国每年出生人口峰值将达到4995万,总和生育率将达到4.5。

作为中国最“顶尖”的人口学专家,翟振武旗帜鲜明地反对全面放开二孩。

2014年7月,国家卫计委官员杨文庄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采纳了翟振武的数据,认为如果全面放开二孩,将会累计多生出9000余万人,对经济社会的发展将会造成很大影响。

可就在今年1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仅为1723万人,低于卫计委此前预测的2100万(中值),更不用说翟教授预测的4995万了。

(卫计委此前预测的数据)

原本以为全面放开二孩的头几年,被计划生育压制多年的需求将会释放,中国的新生人口会出现一波大爆发,然而2017年的新生人口甚至比2016年还少了63万人。

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正在显著下降。

2016年,香港《南华早报》曾刊登一篇文章《担心人口减少,专家呼吁中国进一步放宽生育政策》,其中提到,有专家分析后表示,今后10年间,年龄在22至30岁(生育高峰期)的中国女性人数将下降40%。

如今,中国人口生育率是全球最低的之一,2015年约为1.05,远低于保持人口水平稳定所需要的2.1。若保持如此之低的生育率,将损害这个国家的经济——业已疲于应付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人口萎缩。专家表示,生育率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越是发达的经济体,抚养孩子的成本就越高,女性生育孩子的意愿就越低。

在数量下降和意愿下降的双重影响下,真的很有可能会如梁建章预测的那样:

中国的出生人口将从2018年开始,以每年减少30万到100万的速度降低。

(1990年-2015年出生人口数据)

中国老龄化程度已达国际标准的1.5倍

2000年,国家统计局的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当年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22。

所谓的总和生育率,是指一个国家(地区)的女性,在育龄期间(国际传统上一般以15岁至44岁或49岁为准)生育子女的平均数量。一个国家想要完成正常的世代更替,总和生育率一般不能低于2.1。

1.22这个数字不仅低于欧洲发达国家,甚至比“少子化”现象严重的日本还要低。计划生育部门以存在大量黑户(漏报瞒报人口)为由,强行将总和生育率上调到1.8。

比新生人口数量下降更让人担忧的是,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飞速进入老龄化。

根据国际通行惯例,当一个国家(地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时,即意味着这个国家(地区)处于老龄化社会。

《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中国13.74亿人口中,60岁及以上的老人有2.2亿,占总人口比例16.1%;65岁及以上人口数1.43亿人,占比10.5%。

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已达到国际标准的1.5倍,更可怕的是老龄化程度还在不断加速。

2005年,IMF推演了中国1950-2050年的人口结构变化。

(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化。资料来源:IMF)

根据IMF这一预测,到2050年时,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占比将超过1/3,而这一预测是基于1.8的总和生育率进行推演的。

多地出现养老金收不抵支情况

根据2016年社保报告,全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为2.75:1,其中广东最高为9:1,黑龙江最低仅为1.3:1。

也就是说,广东是9个年轻人在供养1个老人,而黑龙江平均1.3人供养1个老人,对于黑龙江来说,养老的压力已极其严峻,入不敷出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而这个结果比预料的要来得更快。

(图/视觉中国)

就在2017年12月,人社部最新的社保报告显示,2016年黑龙江养老保险收不抵支320亿,扣除2015年结余的88亿,总欠账也达到了232亿元,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除了黑龙江之外,辽宁、河北、吉林、内蒙古、湖北、青海都出现了当期养老金收不抵支的情况。

政府现在的做法是通过财政预算进行转移支付,也就是让有钱的省份补贴那些血槽见底的省份。

但这条路能走多远?

一边是转移支付的金额大幅增长,一边是全国性的老年人抚养比不断下降。

如果中国不能解决少子化的问题,到了2050年的时候,全国的养老抚养比可能都将变成黑龙江现在的样子,到时候每个省都将入不敷出,那又该怎么办?

支持老年人创业并非辽宁独创

延迟退休,鼓励老年人创业,都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劳动力有效供给不足,提升经济增长率

支持老年人创业并非辽宁独创,在早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的日本,老年人创业并不新鲜。

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中小企业厅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日本新创业人群中,30%以上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而在三十年前,这个数字只有8%。

(图/视觉中国)

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创业并不一定处于弱势:

首先,相比较年轻人,老年人手里的钱更多,日本55岁以上的人大多有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5万元)以上的积蓄。而在60岁退休时,一般都可以拿到1000万至2000万日元的一次性退休金。所以,当一个老年人要准备创业的时候,他手里的资金至少有2000万日元左右,也就是说,大概有100万元人民币以上可以用的现金,而不是像年轻人那样,需要借钱创业。

第二,老年人工作经验丰富,人脉比年轻人更广、阅历更丰富、心态更平和。这些优势可以帮助他们在创业过程中顺利发展,成功概率更大。

第三,日本人的平均寿命连续20年排名世界第一,女性的平均寿命为86.8岁,男性的平均寿命为80.5岁。对于一位60岁退休的人来说,理论上至少还可以好好生活20年,这20年中,是每天在家等待末日的到来,还是让自己的第二人生活得更加精彩?许多日本人选择了活到老干到老。所以,我们坐出租车、上居酒屋,哪怕是出入新干线车站,去银行取钱,都可以看到老年人忙碌的身影。

第四,是为了增加收入。在日本,超过50岁的员工薪水很难上涨,60岁时收入开始大幅减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如果是一名企业经营者的话,他的工作年限越长,收入就越高。因此,这一个诱惑,也促使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投身创业。

日本政策金融公库的调查显示,50岁以上的创业者面对的“盈利”压力相对不大,近70%的创业者认为“只要能收支平衡就好了”。

老年人创业看上去很美,但市场研究、经营策略、财务融资等重重关卡,让思维模式已定型的他们需要重新“补课”。为了支持老年人创业,安倍上台后,重启了“创业塾”行动。在“创业塾”里,由政府委托的地方金融机构、工商团体、律师、税务、创业家等担任讲师,合力开设创业课程,解决老年人创业的疑难杂症。

日本政府还对老年创业者提供资金。中小企业厅可向由60岁以上创业者创建的雇用老年人的公司发放补贴,最高200万日元(约12.5万元人民币)。通过日本政策金融公库的“老年人创业者支援资金”贷款制度,老年创业者可得到最高7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52万元人民)贷款,而且年利息在1.5%以下。

为了鼓励老年人创业,日本政府还修改了“商法”,制定了鼓励民众自己创业的新政策,并为其创业提供各种方便。正常情况下,在日本注册设立股份公司,也就是“株式会社”,至少需要1000万日元的资本金,设立个体企业至少需要300万日元的注册资金。

为了鼓励老年人等普通民众自行创业,修改后的“商法”允许设立资本金只有1日元的公司。这样,只要民众希望自己创办企业,自谋出路,就可以不受最低注册资本的限制,甚至可以用1日元开办公司。当然,修改后的“商业法”还规定,1日元公司成立后必须逐步增加注册资本,在5年之内达到法定的资本金。

日本总务省的统计显示,不包括从事农业和林业的老人,2013年时,日本有636万65岁以上老人依然在工作,占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总数的20%,比上年增加了7.7%。这意味着,日本每10名就业人口中就有1名是65岁以上老人。老人从事的工作不仅只限于服务业,不少甚至在制造业第一线。像德岛市主要生产电子产品的山菱电机公司有100多名员工,其中16人是65周岁以上的老人,年龄最大的已经73岁。

来源:本文综合自中国新闻网、虎嗅网、静说日本、思客问答等。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