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奶粉到疫苗,中国父母的心理还能经受起几级台风?

十年砍柴     

2018年07月22日 09:55  

本文2010字,约3分钟

昨天,原南方周末资深记者兽爷在自己公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疫苗之王》,刷爆了朋友圈,成为一篇现象级的自媒体文。从上午11:57发出,到晚上9点,点赞超过4万,阅读量应该有近1000万。如果算上其他公号、客户端的转载,这个数字更是惊人。

也是在昨天,上海等东南沿海省市发出台风预警,预测这次台风“安比”最大风力可达8级至10级。

《疫苗之王》这篇文章对中国父母心理的冲击恐怕不亚于一场台风。家长们纷纷回家找出孩子的疫苗本狂翻,看有没有文中提到的那几家药企的疫苗。如果有,则心急如焚;如果没有,则略为放心。可即使接种的疫苗生产厂家不是近期媒体揭露的厂家,只要是国产,仍然心里打鼓。可以说,中国疫苗产业遇到了空前的危机;中国防疫体系和药监部门的公信力也遭遇了巨大的危机。

这一幕,让人想起了整整十年前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那一场大台风,几乎摧毁了中国国产婴幼儿奶粉行业。一个将“made in China”标签贴遍全球的大国,家长们却像蚂蚁搬家似的从境外带奶粉回来,直至将香港的外国进口奶粉抢购一空,惹怒了当地居民。

这场疫苗台风的发端是有媒体爆出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狂犬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问题,紧接着这家公司又被挖出其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经检验,“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

兽爷的那篇文章从专业上说,并非没有可议之处。作为自媒体,天然的短板是无法如媒体机构那样,派记者去采访当事人和监管部门,而只能根据可以公开找到的信息,包括公司的财报、招股书和其他媒体的报道,进行分析、整合,然后写出一个适合移动互联网传播的文本。从传播角度而言,兽爷此文无疑是相当成功的,文章从头到尾,一次次击中人的痛点。那种新媒体范式的揶揄、反讽,更加大了读者的痛楚感。文本再继续传播下去,恐怕就不仅仅是牵扯几家药企和中国疫苗产业的问题了,而关系到社会稳定。

文章中涉及的企业相关人士有深谙这种套路,他们很娴熟地把自己企业遭遇到的危机和公权力捆绑起来,大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架势。如深交所上市的康泰生物(300601.SZ)副总经理、董秘苗向在媒体圈里回应:

今天朋友圈等媒体上传播不良消息,涉嫌攻击公司大股东,对中国计划免疫政策、中国政府质量管理部门不信任。该文是从过往媒体报道(含部分不实报道)和几家公司招股书上内容整合而成,并无实质内容。

您瞅瞅,他把公司的大股东被“攻击”和对中国计划免疫政策的不信任几乎划等号了。这位董秘只能说人家整合的文章没有新的内容,不能说无“实质内容”,难道几家公司的招股书不是“实质内容”,全是虚假信息?过往的报道难道也不是“实质内容”?至于哪些内容你认为不实,可以就人家的文本一一辩驳。

有人认为让讨论消失是最好的办法。如此,诸多问题就不存在了吗?比如媒体披露的那几种疫苗究竟有多大的问题?危害性如何?除此之外,这些企业其他的疫苗是否安全?当地药监部门对这些企业的监管是否到位?

当然,调查需要时间,我相信接下来有关部门会发布调查结果,也不排除一些企业和责任人受到处罚。但是,在当下这种舆情汹汹之下,调查的结果能否让人相信,是要打个大问号的,众多家长心中的恐慌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何时。

7月4日,搜狐的《后窗》刊发了刘思洁采写的一篇报道《三聚氰胺事件十年:受害者家庭多生二胎 乳业重塑》,文中写道:

今年13岁的任辰(化名)是受害者之一,从出生起就食用三鹿、南山和伊利奶粉。2008年,3岁的他被查出肾结石。同一年,蒋亚林看到奶粉有问题的新闻后,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发现孩子患上了双肾结石。

毒奶粉造成的伤痕,在这些孩子身上存留至今。

晚饭吃到一半,任辰从口袋里掏出了药瓶,母亲从消毒柜里拿出杯子,倒上一杯热水。父亲拿出药箱,把一粒粒药丸扣下装到已经见底的药瓶内。

任辰吃的是用来控制体内钾含量的药丸,每周三次他还得坐三种交通工具去长沙做肾透析,平时需严格控制饮食,少喝水,不能剧烈运动。这些在家庭中已是稀松平常的事。

..........

他们像定时炸弹,安放在父母身边。看病寻医宛若无底洞,而三聚氰胺的伤害程度、后续影响以及针对病患的治疗手段至今不详,这种朦胧、混沌的未来,或许会伴随孩子们的下一个十年。

“三聚氰胺”奶粉那么大的事,不也过去了么?除了那些受到伤害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留下终身难忘的伤害;还有一些媒体人,在十年后旧事重提。大多数国人,谁还会想起这事?

如鲁迅先生所言,“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公众的痛楚感终将被流失的时光抹平,然后再迎来下一次类似的事件。真不知道,中国父母的坚强心理,究竟还能经受起多少级台风?

(来源:十年砍柴)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