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进:太阳系的其它行星和卫星里非常有可能发现生命

2018年08月10日 20:54  

“宇宙里面一定在其他的地方是存在生命,甚至高等的智慧生物的,而且我自己的观点,我觉得生命在宇宙中,有可能是一个比我们想像的要更加普遍的这么一个事,毕竟现在真正仔细看过的只有地球,月亮上我们知道没什么东西,但即使像火星和太阳系的行星和太阳系的行星里面的卫星里还是非常有可能发现生命的”,6月2日,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在由厚益控股和《财经》杂志联合主办的,主题为“共享全球智慧 引领未来科技”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如此表示。

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表示,在一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很可能会听到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在太阳系的其它行星或者其它行星的卫星上发现地外生命。

他坚定认为,对于高等智慧生命,就是所谓的外星人来讲,一定是有的,银河系里一定也有。

他更指出,生命的形式应该是非常多样的,而且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随着我们未来的发现,会发现我们对地外生命的形态可能基本上是我们现在完全想像不到的,这是另外一个事。

(北京天文馆馆长 朱进)

以下为嘉宾发言:

刘远立:我想首先请我们两位中国的专家,第一位是北京天文馆官长朱进,第二位是东京大学一位生物物理学方面的专家唐老师,给我们简要地分享一下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刚才听了这三位大师的精彩演讲以后的体会,以及你们给我们在座的各位,有很多不一定是这个专业的所谓的外行的解读。

朱进:因为刚才听了三位专家的发言,我觉得还是非常有启发,我们这次讨论是生命和宇宙,我自己本身是偏天文背景的,所以更多的想的还是关于宇宙的事。当然因为天文学本身更多的时候关心的还是非常遥远的事情,基本上是不关心我们地球上的事,但是确实生命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刚才三位都已经提到了,特别是David Gross说的很多包括“费米悖论”,包括Drake公式,从我个人的想法,虽然现在地球上,地球是唯一我们知道存在生命的这么一个地方,但实际上我个人的观点,因为宇宙中像地球这样的行星实在太多了,比刚才前面说的大脑里的神经元的数目还要多,宇宙里面星系的数目类似像大脑里神经元的数目,而且每一个星系里,恒星的数目也是类似的量级,都是一千亿左右的事。

我的观点,宇宙里面一定在其他的地方是存在生命,甚至高等的智慧生物的,而且我自己的观点,我觉得生命在宇宙中,有可能是一个比我们想像的要更加普遍的这么一个事,毕竟现在真正仔细看过的只有地球,月亮上我们知道没什么东西,但即使像火星和太阳系的行星和太阳系的行星里面的卫星里还是非常有可能发现生命的,天文系的研究还有行星际的探测,可能会在未来很短的时间内,一二十年的时间里。

刘远立:我插问一句,你作为天文台的台长,你可能也是仰望天空最多的一个人,从你们最先进的设备你有什么发现宇宙有什么其他的生命迹象的证据吗?

朱进:直接的证据现在还没有,感觉是这样。首先第一,我觉得在一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们很可能会听到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在太阳系的其它行星或者其它行星的卫星上发现地外生命。

第二,对于高等智慧生命,就是所谓的外星人来讲,我的观点也是,他一定是有的,银河系里一定也有。从天文观测的角度,从射电天文的观测以及光学的观测,有朝一日可能天文学家会告诉我们外星人在哪儿,但这个事不好说,也可能是很近也可能很远的时间,不像太阳系的探测那么明显的时间。

但真正的比如外星人跟我们接触基本不可能,从人类地球现在这种科技水平的发展,我们没有能力去到太阳系以外任何一个恒星周围的行星上,这是不可能的事,这只是从观测的角度上是反过来的,我们观测上知道外星人在哪儿,但跟他们联系是一个怎么也几千年、几万年以后的事,基本上是这样。

但现在跟费米悖论有关的,现在的地球科技的发展,特别在人工智能领域,以及脑科学、生命科学领域的发展,其实会有一种可能性,有可能大家未来对于宇宙的好奇,可能慢慢也许会减小,更多的时候我们会把好奇心或者关切更多的集中在地球上。从这个角度来讲,可能对其它地区的外星人看我们的话,可能他们未来就更南发现我们,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也许回答费米悖论的话,面对这种情况,有可能外星人发展到更高阶段的时候,在他们那他们已经能通过基因改造他们的生命形态了。

还有一个,生命的形式应该是非常多样的,而且可能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随着我们未来的发现,会发现我们对地外生命的形态可能基本上是我们现在完全想像不到的,这是另外一个事。

如果他们照地球人这种路子发展下去的话,有朝一日由于脑科学的发展、生命科学的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变的更加不容易被其它地区的外星人观测到,就说这些。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