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玮:P2P不能一抓了事,监管应划清界限

2018年08月12日 13:23  

“P2P原本是想帮助老百姓找到优质的资产。但它可能错在时机,不应该这么早放开。因为在这个阶段的大数据、云计算还不够发达,判断资产的能力还不够。它只是一个撮合平台,当两头信息不对称,P2P本身对风控体系无法把握的时候,就可能会出现问题。”8月12日,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玮在由厚益控股和《财经》杂志联合主办主题为“共享全球智慧引领未来科技”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如此表示。

深圳市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玮

对于大数据和云计算,陈玮认为,未来有两个趋势可以肯定。首先,数据就是资源,比以前传统意义上的资本金、技术和人才更为重要。其次,如果企业不关注云计算,可能企业就最终会被归纳到传统产业中。一个新型的产业一定基于数据和云计算的。未来不会出现一万亿美金、1万亿人民币市值的企业。如果出现,可能会是两种:第一个就是大数据和云,当然包括人工智能。第二个就是生命科学和医疗。

谈到P2P,陈玮表示,P2P原本是想帮助老百姓找到优质的资产。但它可能错在时机,不应该这么早放开。因为在这个阶段的大数据、云计算还不够发达,判断资产的能力还不够。它只是一个撮合平台,当两头信息不对称,P2P本身对风控体系无法把握的时候,就可能会出现问题。其次金融上应该监管严一些,因为涉及公众利益。但最好还是底线监管,中国经常是补丁式的监管,出一个问题打一个补丁,当经济方式发生变化的时候这个补丁仍然在。

陈玮还认为,凡是高利贷,凡是利益比较高的资产,肯定存在比较大的风险。作为监管层也不能一抓了事,因为抓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出这样的问题,所以监管如何划清界线非常重要。

以下为发言实录:

陈玮:谢谢何总,刚才他们两位讲,我脑子里全是数据,但是我现在记不住了,因为我没有云。大数据和云计算也是非常热的话题了,为什么数据现在值钱了,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特别是云的出现,我们发现数据之间有逻辑,而且数据之间可以转化。

所以未来有两个趋势可以肯定。第一个是数据就是资源,比以前传统意义上的资本金、技术和人才变的更为重要。

第二个就是如果你没有应用,如果企业不关注云和计算,可能企业就是一个传统的产业,如果是一个新型的产业一定基于数据和云计算的,无论怎么去嫁接。所以如果说原来上一轮没有赶上互联网的上一波高潮,这一轮千万不能落后,否则经济结构调整可能会把许多企业打垮、淘汰,这个趋势可能非常短。

我们做投资的会关注什么行业热、什么行业赚钱。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的技术企业、中国的新型互联网企业、AR企业、新型经济体会不会出现一万亿美金市值的企业,会不会出现1万亿人民币的企业。如果出现,可能会是两种企业:第一个就是大数据和云,当然包括人工智能,这是非常宽泛的概念。第二个就是生命科学和医疗,就是和生命相关的,只有这两个领域有机会。所有的投资都会关心数据的采集、数据的清洗、算法、存储、安全,最后是场景应用,都是这样的。

今天我想讲一个特别窄的东西,最近P2P跑路特别厉害,随着技术的进步,特别是大数据的采集、应用、清洗,我觉得可能中国的金融结构会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应用发生一些变化,而这个变化可能是普惠的,对老百姓有好处。中国有一个事情是非常奇怪的,我们的M2是全世界最多的,我们的钱特别多,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钱,中国民营企业面临两个特别难的问题,第一个民营企业融资特别难,第二个民营企业融资特别贵,当然包括个人融资。为什么最近P2P出现一些问题,P2P本身没有问题,如果区块链技术再应用,可能解决未来中国融资难,特别是金融体系酚酞变化非常重要的因素。

当我们通过大数据知道每一个企业的财务情况,我们知道每一个企业管理层既往的行为、职业道德、收入、员工、技术、那你可能跟他借钱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不是人为的客观,如果大数据应用场景足够好,可能现在P2P的问题不是问题。未来的中介,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应用,未来中介化的机构大量会消失,企业会做的越来越精,包括我们做投资的可能未来的生态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可能不需要这么多的人,甚至我们这个行业都会消失,因为中介包括银行的机构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和所谓的管制门槛来做的,如果所有的LP都知道公司的发展前景、管理层经历、性格、待人态度自己就能判断要不要投了,而不是人为因素。人工智能应用更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是不要忘了人工智能也需要人,本身这个工作不会完全离开人,但是行业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所以我觉得有两个问题是我比较担心的,第一个就是我们看了这么多的数据,现在所谓数据洪流,数据会产生很多的垃圾,有很多失真的信息在这个里面,如果做到去伪求真数据分析非常重要,特别在金融上的应用。所以东方富海我们投了专门做数据清洗的公司。如果让深圳各个区的人统计,从不同的口径,从交社保的、从做银行贷款、开户的统计,把各个区的人口加起来大概有4500万人,但是经过这家大数据公司清洗,我们会发现常驻人口,甚至在6个月以上的,可能有2400万人,他把重复的、无效的数据取掉,这是特别重要的,否则数据太多会造成堵塞、垃圾会造成无效。

第二个是应用,这个涉及到监管,怎么样去监管。比如说我们在深圳,我们早上离开家到办公室,到晚上回家,会被摄像头抓300多次,数据可以看到我的轨迹。现在大家会注意到,为什么一线城市包括二线城市社会治安好了非常多,就是大数据的应用前景,但是大数据带来另外一个问题,会不会伤害个人的隐私,会不会被非法机构获取和应用。但是向好的说,未来大数据一定会在金融领域带来快捷、便宜、安全的金融服务,我觉得这才是Fintech最终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在这个领域领域给人们带来的福利。

何刚:陈玮先生,我想再跳到您刚才说的P2P的问题,监管会不会导致在金融创新里面创新受到遏制?有人说P2P的问题究竟是监管不足还是监管太多,约束了行业更充分的发展?

陈玮: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觉得在中国是一个特别矛盾的问题。中国一直在这个漩涡中没有走出来,一管就太死了,一松就太乱了。

P2P的问题,回过头来看,我自己觉得P2P这个技术和平台是想帮助所谓普惠金融这些老百姓来做事,找到优质的资产。但它错在可能时机有问题,不应该这么早放开P2P的应用,因为在这个阶段比如我们的大数据、云计算还不够发达,他们判断资产的能力还不够,它只是一个撮合平台。当两头信息不对称的时候,P2P本身对风控体系无法把握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问题,尤其在大的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所以P2P本身可能是技术应用,尤其数据应用不够充分发达的时候可能造成的问题。

第二是监管,金融上应该监管严一些,因为涉及公众利益。但最好还是底线监管,因为中国经常是补丁式的监管,出一个问题打一个补丁,当经济方式发生变化的时候这个补丁仍然在。应该怎么变化,像P2P应该管什么,怎么管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是P2P公司是不是应该持牌,还是应该备案,还是什么样的资格,这是一个管理办法。

第二是如果出现问题怎么处理,我们现在往往发现为什么P2P跑路比较多呢?可能最近的问题既不是监管问题也不是纯市场的问题,大家一种恐慌情绪,当A出现问题的时候,B马上挤兑,C又开始挤兑,即使负债端和资产端都还不错的情况,大家会有恐慌情绪,充分发展P2P,提高P2P公司识别优质有效资产的能力变得非常重要。另外作为投资人要理性看待这个问题,凡是高利贷,凡是利益比较高的资产肯定存在比较大的风险。

作为监管层也不能一抓了事,因为抓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出这样的问题,所以监管如何划清界线非常重要。比如刚才洪院长讲的,你的技术公司拥有大数据采集这样的平台,这种数据的应用可能需要征得数据来源方客户的同意。另外它会被窃取,这个行为本身是不是违规的行为?这个还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拿到这个数据,从微软或者Facebook偷了这个数据去应用,这更是需要严格管理的,所以管制需要划分清楚这个界限。

总体来说,对创新还是应该抱一个宽容的态度,我觉得中国法不可谓不多,但问题也很多。很多限有法律可以规范的事情,可能不需要出台新的法律来做,监管需要划清楚的底线,特别是底线的界限。我觉得在中国现在总体管制还是过多,可能会抑制创新,可能需要把界限划的很清楚,需要管理层很好的思考这个问题。当然随着技术的进步,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进步,可能监管手段也会提升,可能这个效率也会得到应用。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