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到香港打疫苗 一位北京妈妈的双重计划

《财经》记者 焦建/文   苏琦/编辑

2018年08月19日 12:08  

本文3544字,约5分钟

只求尽最大可能保证疫苗本身的安全无忧,每一个带孩子出境打疫苗的家长,都将面临一系列复杂的选择,以及可能衍生出来的麻烦乃至风险

之前个人不太感冒而从没特地去过香港的杨靖涵,在自己律所的工作正忙不方便请假还要带上母亲同去的前提下,仍决定近期要去一次香港。其目的既不是旅游也不是购物,而是为了给快一岁半的孩子打疫苗,“有刚需了,没办法了。”

做决定之前,国内近期有关疫苗的一系列新闻,使她检查了一下女儿的疫苗注射记录,发现打了两次的A群流脑疫苗,其生产商属于其中疫苗出现问题的厂家之一。

虽后续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些厂家的其他疫苗是安全的,但她的怀疑并没有消除,一系列的行动随后展开。

选择的背后

在其所生活的宣武门椿树社区中,据杨靖涵的观察,疫苗的新闻对周围家长的影响似乎并不大,“排队接种的人群并没有比往日明显减少”。包括其邻居的孩子在内,很多人还是选择了只接受免费的一类疫苗注射,而对于需要自费的二类疫苗则选择不打。

但在其参与的一系列与北京协和医院出生的婴儿有关的妈妈群中——协和国际部妈妈群、协和妈妈群——焦虑的情绪则不断在大家的对话中体现。类似打算什么时候带孩子去香港打疫苗、有什么样的预约渠道推荐之类相关的信息,在新闻刚曝光的那周不断得到讨论。

杨靖涵属于其中行动较为积极的一个。事实上,不是妈妈群里弥漫的焦躁情绪让她作出决定,而是在那周的新闻中,有一段被网友翻出来的视频使她下定决心——2010年中国疾控中心的一位官员在全国两会医疗卫生界别讨论中的一次发言:部分国产疫苗质量不达标,严重影响预防疾病的效果。有些疫苗质量在大规模人群使用中完全达不到质量标准,与进口疫苗相比,质量档次差很多。

“我才意识到,原来一些国产疫苗不光可能有安全问题,还有可能打了之后没效果。更尴尬的是,只有少数疫苗能在打了之后查出抗体,其他的则根本查不出来,所以真不敢让孩子冒风险。”杨静涵对《财经》记者称。

据其了解,此前国内的私立医院中曾有两个竞争优势,一是有可能给超龄的儿童注射疫苗,但为了规避风险,往往会收取上千甚至几千块不等的检查费;此外,就是其曾有过“走私”的进口疫苗可供家长们选择。

随着疫苗的统一管理,现在无论是在公立医院、私立医院或者社区诊所,都只能注射国家批准的疫苗。因一类疫苗市场基本被国产几大品牌垄断,进口疫苗因需经过1至5年的评审时间才能颁发《进口药品注射证》,故目前市场上仅有五联疫苗(五联疫苗一般指白喉、百日咳、破伤风、脊髓灰质炎、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显著优势之一是能够降低接种疫苗次数)、13价肺炎疫苗等几类。

而从2017年开始至今,由法国制药企业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独家生产的五联疫苗开始在全国多省范围内出现供应紧张,家长们即使用高价也往往无法买到。

虽然有将五联“拆开”的替代方案,但仍有部分内地家长选择自行带孩子到香港等地打相关疫苗。一开始是临近香港较近的深圳、广州等地的家长较多,随着2017、2018年疫苗新闻的不断出现,杨静涵这样的来自北方的家长也开始逐渐出现。

临行之前,除了可能缺货的五联疫苗的第四针之外,杨靖涵为孩子准备了一份越来越长的疫苗注射计划:“一开始是想补打一下对应的四价脑炎疫苗;因上幼儿园之前必须打水痘疫苗,而该疫苗的国内生产厂家出了问题,所以也要在香港打四痘疫苗,对应在国内总共接种5针的麻风腮加水痘疫苗,香港总共只需打2针;后来一研究,干脆把孩子两岁前需要注射的所有适用疫苗,包括原本属于国内一类的甲肝,都在香港打了吧。”

香港的应对

杨静涵的此次香港之旅,总共耗时三天左右。针对有相关报道称短期内给孩子注射太多疫苗可能出现的潜在风险,以及国内社区甚至协和都严格控制不同疫苗接种的时间间隔,杨静涵通过关注微博上的一位权威医师获得的信息是:可以同时接种,她自己的小孙子就是在香港同时打的。

“我得到的信息是,可以同时接种,只要不在同一个部位就可以啦,也可以洗澡之类。”杨静涵说。此外,她并不担心在香港打疫苗的质量问题。一是对其医疗卫生体系的信任感,二是相信厂商直接进口的疫苗较有保障。在此之前,她曾经向自己身在法国巴斯德专门生产疫苗的同学咨询过相关问题。

使其直接担心的,是香港诊所对内地“疫苗客”的态度,以及香港特区政府会否像奶粉一样对疫苗颁发更严格的限制令。

在香港目前的医疗体系中,可以注射疫苗的机构,包括政府母婴健康院、私立医院、私人诊所及部分医疗会所。据家住香港新界的一位家长对《财经》记者介绍:一个香港小朋友从出生到12岁,一共需要注射至少17种疫苗,另外还可自费选择7种其他疫苗。

简单测算下来,香港儿童可以免费注射的这17种疫苗,非本地居民全部注射,大概的最低花费为18000港币左右。

随着非本地注射疫苗的人数逐渐出现上升趋势,为保障本地儿童疫苗供应,香港卫生署从2016年起全面实施疫苗配额制,限定每月接受疫苗的外来儿童数量,公营性质的母婴健康院每月只有120个预约名额(每间健康院将分到2至7个名额)。

时任香港卫生署助理署长的一位负责官员在2016年时亦曾强调:政府的政策是优先服务本地儿童,非符合资格人士只能在服务有余额时使用非紧急公营医疗服务;署方将密切检查非符合资格人士对这些服务的使用量,如有需要,会随时调整限额或暂停接受非符合资格人士预约。

因名额有限且疫苗选择较小,更多的内地家长,则选择带孩子到私立医院及私人诊所预约打疫苗。其中,只收疫苗费用而不收诊费的地方,疫苗价格会高一些;收取诊费的,疫苗价格则会相对较低。一次诊费可能就会高达几百上千港币,不少诊所还会推出“打包价”服务。

关注医疗话题的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恒镔近日曾公开表示:内地客人来香港打疫苗的情况在近年已也很普遍。尤其近期,内地人赴港打疫苗的咨询量出现明显增长。

综合这两个渠道的两种疫苗需求,据香港政府新闻网7月23日曾公布香港卫生署的消息:目前白喉、破伤风、无细胞型百日咳及灭活小儿麻痹混合疫苗(四合一混合疫苗)供应稳定。卫生署与疫苗供应商会继续密切监察疫苗在本地公营和私人医疗市场的供应情况。

此外,目前该署并未统计究竟有多少非合资格儿童在私立医院及诊所接受疫苗注射。

但因具备文化和地理相对接近性的优势,香港的跨境医疗市场供应已开始对此作出反应。

随着内地家长的需求增加,在寸土寸金的中环、尖沙咀、旺角等地,租用写字楼开设诊所正在成为普遍现象,相关的租金上涨新闻亦不时出现于当地的传媒报道中。《财经》记者此前在上述地区与太太做产检时就诊时曾与一位医生谈起相关话题,她表示,“近年来,开设全科私人诊所的吸引力,正在不断让位给小型的诊所,两三个医生共用一个诊室的现象也在不断增加。以前每个月能有一两个来打疫苗的案例,现在是几乎每天都有。”

除了给儿童注射疫苗之外,这些诊所也往往会帮内地客户接种九价HPV(人乳头瘤病毒)宫颈癌疫苗。在内地四价HPV疫苗获批之后,香港地区的九价HPV疫苗至今仍时常出现断供。“之前在政府的医院都可以随便打的疫苗,从去年开始,私立诊所都约不上了。”前述家长表示。

无法顺道注射HPV疫苗,也成为了是此次杨静涵前往香港的遗憾之一。随着香港供应能力的日趋饱和,澳门乃至日本,也正开始成为消费者眼中热门的疫苗接种目的地。

而对于每一个选择带孩子出境打疫苗的家长们来说,除了付出为数不菲的交通及住宿等费用外,也将可能面临一系列可能由此衍生出来的麻烦乃至风险。

最常见的问题,是境外疫苗的质量如何保证及消费维权等。此外,因为香港的一些疫苗有时效性(例如口服轮状病毒疫苗,香港必须在孩子两个月的时候口服,过后就没有相关疫苗了),杨静涵的孩子还有部分疫苗需要在北京接种,这也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她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在协和医院出生的孩子才能在协和打疫苗,我们因为就近选择了社区接种,可一旦缺货,还不能随便转回协和打疫苗,要再办理疫苗本的迁入迁出。”

不仅如此,在香港打过疫苗之后,她还需要再回到社区防疫站,将疫苗本交给工作人员,以便将在香港所打的所有疫苗补登进自费疫苗栏目,录入电脑系统。

孩子在内地及香港的双重接种经历,以及目前政策对此并无明确规定,其实也是她担心的要点之一:携带疫苗本去香港等地进行疫苗接种,目前可以作为幼儿入学的凭证。“我其实也担心万一有一天政策改了呢?但是为了孩子,至少现在不反对就行。”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