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詹姆斯·莫里斯: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希望减少贸易限制

2018年08月30日 16:27  

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莫里斯(James Mirrlees)因脑癌于2018年8月29日去世,享年82岁。他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他热爱中国,自1997年第一次来中国后,多次来中国访问。生命里的最后几年,他担任香港大学Morningside College的院长。2017年12月在香港诊断出脑炎,接受治疗。8月1日回到英国后,被确诊为脑癌。

莫里斯先生过去几年中多次莅临《财经》主办的国际会议、论坛并发表演说,就经济、金融、企业等多领域议题,提出诸多精深见解,为中国经济学界和思想界提供了新颖而极具实践意义的思想资源。

2014年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莫里斯就私企与国企效率这一话题展开,抛砖引玉地提出对国企和私企进行比较与衡量时,效率并非唯一尺度。2015年同样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莫里斯先生针对全球范围内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局,振聋发聩地指出:现在很多中小企业无法长成大公司,要面临很多难题,且很可能破产,它们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创始人的问题,这实际是整个社会公平的体现。

本文是莫里斯在2017年,主题为“全球治理挑战与中国角色”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所发表演说,他表示:“希望各国之间可以达成一些自贸区长期协议,减少贸易限制,减少关税,能够在汇率方面形成一定的合作和监管联合机制,在全球金融治理、政府支出方面形成一定的协作,当然这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莫里斯先生去世之际,特重新编发此文,以追忆先贤。

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希望减少贸易限制

恐怕我没有办法成功的去在刚才主持人所讲的所有议题当中去做出很有用的这样一些建议,但是我觉得这些议题非常好的。我今天要讲的是全球经济治理,全球经济治理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们应该在各国之间经济议题上面有一些合作。

我最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意识到这个话题要讲不同的国家合作方法可以讲一整天,怎么样能够设立合作的机制,比如说像是WTO、IMF。这个可以讲一整天,但是还是选择了它作为我今天的议题。

我会泛泛的讲一讲各国之间的合作,通过达成这些长期的协议,能够让经济受益,比如说这些长期协议可以减少贸易的限制,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设立了各种各样自由贸易协议,就是减少关税。让我们能够更方便的在价格不改变的情况下让货物更加轻松的进行国际之间的交易。另外,我们也需要考虑一下在短期政策上面的协作,比如说在政府预算收支方面,大家可能觉得这就讲的比较技术了。

我会花一点时间讲一讲在最近没有完全结束的经济衰退当中发生了什么,这样衰退当中很多人因此受苦,总是会有问题出现,到底谁真正受益了。在我们做出一个决策的时候谁真正受益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会有赢家也会有输家,我想要看到的就是,我希望各位比现在更多更进一步的去推出一些系统性的方法,能够去弥补这些受害方或者说输家,特别是他们推出一些本土区域性国际性的经济治理框架的时候。

就大衰退议题而言不知道对于中国人民造成什么影响,其实整个亚洲地区,并没有非常直接的受到了大衰退的影响,而大衰退在美国和大多数的欧洲国家都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我想我们现在可能到了黎明前的黑暗。在很多国家特别是欧美的很多国家,失业率非常的高,而且经济产出下降,增速也下滑。

现在有很多全球的人民都发现自己没有了工作,他们失去了自己曾经有的工作,因此他们没有很多的收入也没有很多的津贴,我将会非常直接的来谈一谈会不会有一些更好的治理方法,更好的国与国之间的合作,特别是针对经济议题方面的合作,能不能够防止经济衰退再一次发生,能不能够避免下一次这样的衰退,这个问题起初是金融危机,当时资产泡沫破碎,中国并没有特别多的受到这个经济金融危机的影响。

所以也许你们不太清楚泡沫破灭的时候是什么意思,这里指的价格突然上涨,就像中国很多地方我想价格非常明显的上涨,在温州我们看到了房价价格暴涨,在城市当中的其他地产价格也暴涨,但是之后价格又突然暴跌,这样的话价格大幅度的缩水,有些人是没有受到影响的,在这样的危机当中,有一些倒闭的现象,一些银行倒闭了。

很多人损失了他们银行当中的存款,也有一些对于银行发起的救助行为,比如说在英国政府就救助了一些大的银行,使得这些银行免于倒闭破产的命运,当然金融行业是一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这里我说的指的是那些金融行业他们会给一些需要为大项目融资的人提供资金的这些行业、这些人,他们通过比如说银行来去安排这些资金,或者说通过一些专门的投资银行,或者说其他的方式,这些行业都是受到监管的。

有一些可以交易的衍生品,当然这个金融行业当中技术比较高的,有很多的机构有很多的银行,特别是有很多的富人放了很多的钱投在金融衍生品当中,当然他们起了各种各样的模糊的名字。总的来说他们是非常复杂的一种产品,把其他的这种资产捆绑在一起销售的方式。

其中,有一些衍生品一开始被叫停了,有一些其实应该叫停不应该被允许交易。之所以发生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些评级机构他们说这些资产是非常有价值的。所以,他们认为在市场当中去购买这些衍生品是很好的投资,因此这些评级机构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有一些金融机构得到了救助,特别是我们看到了美国政府对于这些金融机构的疏困。

我现在先讲一讲,其实这个给未来金融机构提供了一个动机,因为美国是最早被危机所影响的,美国其实最早经历了金融危机,所以美国一个存款以及贷款的机构遇到了严重的问题。他们也被政府所救助了,这样的话他们本来应该被惩罚的行为就没有停止,因为他们现在认为自己不管做什么政府最后都会救自己,养成了这种坏的习惯。我在这里用的这个词负面的词,就是这些企业他认为自己做的再差以后破产的时候政府都会救他们,所以激励他们日后更加肆无忌惮的发展。

我认为用凯恩斯的经济学理论能够解释为什么这种系统出现了问题,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支出减少了。业务投资还有消费者的支出都下降了,这个是因为对于个人的财务损失还有失业,比如说你工作了你花的钱就少了,这样就导致了你作为消费者的支出少,收到你的支出就是那些企业它的收入下降了,它的收入下降了又会继续的解雇工人,这样就会形成恶性的循环。

这样会一直恶化下去,这样那些港口停的船就没有任何货可以运了,这样港口的工人也失业了,这些其实都是非常明显的迹象能够告诉你衰退仍然是持续之中。政府部门因此就加大了支出、下调利率做一些事情拯救经济,此前还有讨论过应该如何行动,但是对于需要采取哪些的行动其实并没有达成什么共识。特别是在政府支出方面,谁来支出都没有确定。克服衰退我们应该让民众相信跟过去一样了,他们的劳动成果是有人想要的是有市场需求的,传统的正常生产生活方式在衰退之后继续重现,怎么能够让民众相信呢?你应该创造需求,比如说可以通过减税创造需求。

有些国家能做但是不情愿,必须承诺如果有必要的话会继续采取措施来刺激需求来继续消化产能。一个国家的支出可以为其他国家创造需求,中国在2008年的大规模的财政刺激就是这样的一个良好的例子,大幅度的造福了很多其他的国家都从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当中获益。现在没有数据显示其他国家到底多少,但是,肯定是在一定程度上面造福了其他的国家,当然中国的刺激计划并没有完全扭转衰退的局面,但是某种程度上面减缓了经济衰退为其他国家带来的负面影响。

但是,还有一些国家它本来有能力但是它没有做,多数国家做的还非常不够,比如说德国本来应该加大支出,作为政府应该加大公共支出来减缓经济衰退。但是,德国做的不够所以衰退还再继续。很多的国家它当时如果增加政府支出的话债务会大幅增长,通过债务的扩张来刺激经济,有些国家以德国为首的这些国家担心通胀,他认为本国产能其实并不过剩。在欧盟的各国政府当中几乎支出没有增长,除了英国之外但是英国也是比较缓慢的。

因为迅速的增加开始可能不太可能,而美国国会当时也并不希望扩大赤字,所以也只是投入了扩大了一点点的政府支出得过且过,政府的需求本应该扩大特别是德国,这些需求应该投往失业率高的成员国比如说西班牙、意大利、希腊。因为这些国家他在衰退期间如果没有扩大支出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本应应该受益最大的国家却损失最大。而他们的能力却是最少的,也就是自己帮不了自己,需要别的国家帮助他们。比如说这些西班牙、意大利、希腊或者地中海沿岸的国家。需要他们降低成本,降低成本本来本币贬值最好的途径,当你的本币贬值的时候你的货物竞争力更强了,来这里旅游的人就更多了,但是他们都用欧元所以无法做到。

大多数国家因为使用欧元因为不是本国政府作可以控制的,所以无法减少经济萧条带来的负面影响,美国就不同了,欧盟的确现在考虑在政策财政方面进行合作比如说政府税收还有支出。希望这种讨论会有实际成果,很多的成员国担心,因为德国影响欧盟联合的财政政策侧重于避免通胀而不是创造就业,因为德国它主要关注的就是避免通胀。

但是我们知道就业问题才是这个人民最关注的问题,另外德国内部这个问题其实也是有争议的,就是侧重避免通胀上升还有创造就业之间,所以这个问题大家还在谈,但是因为欧盟大家必须达成共识,所以这个是欧盟典型的官僚问题。另外,欧盟也成为了货币联盟的反面例子,欧元之父蒙代尔他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他当时说没有错他说:“汇率浮动的货币给投机跟泡沫创造了空间。”他希望用薪资而不是汇率进行调整,欧盟内部有这样一种以薪资调整的方式,但是因为刚才说的凯恩斯式的原因,因为工资下降人们花费就少了,这样就造成了恶性循环了。

这个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但是但是欧盟只有一个货币的时候其实也是有一定的优势,就像刚才讲的一样缺点也是很明显,因为一旦发生危机之后,也许中央集中关注汇率会有机会,但是这样涉及到很多问题。

问题当年缔造欧元的时候我们把汇率设错了,错误其实并不是系统的统一的欧元区的本身,而是在这种这种汇率的设定上面出错了。

在新的制度建立之后在经济学上面出现多种多样的问题所以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很多人认为如果组成一个自由贸易区的话,参与的国家都会得益,所以现在谈一谈贸易协议的问题,创造这样的自贸区可能会伤害那些区域以外的经济体。因为这样你和贸易区域之内的国家没有协议无法享受优惠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有些人忽视了,还有可能伤害部分加入自贸区的国家,因为这个需求国没有与合适的供应国进行贸易,但是主要的问题是在自贸区之内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自贸区,在设计的时候就没有一种机制可以补偿因为自贸区蒙受损失的成员国。经济学家认为如果你形成一个自贸区其中的成员国全都会得益,但是我认为这种说法夸张了。

但是,在这种自贸区之内,这个财富和收入肯定是有所转移的,从比如说一些富国转移到穷国,并不是所有人都受益,有些成员国的或者有成员国的一些地区肯定蒙受损失这个就造成了问题。当然这些国家作为全组在一起肯定产生问题,有一位香港教学的教授他认为在自贸区的成员国是完全有可能遭受损失的,所以成员国的说法不对的,有意思的是欧盟在欧盟的自贸区形成之后,他的确形成了成员国之间的贸易转移,他帮助了比较落后的国家经济增长。

所以,我非常的反对英国脱欧,我也投票反对英国脱欧,但是这个脱欧肯定会实现了,因为欧盟是极少数很好的例子,在这种例子中能够在这些成员国之间重新分配财富,因为在其他类似的大经济体当中你很少能够看到比如说省与省之间的财富转移,所以欧盟在财富再分配方面,帮助不太发达国家方面做的还是很好的。

我刚才简要的介绍了一下我认为的观点,我现在总结一下。

我想说我们的确需要某种程度上面就资本贸易就自贸区进行谈判达成一定的共识,的确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个汇率方面进行一定的合作和良好的监管,同时在全球金融治理方面进行合作,所以在这个其中基于我们已有的体系国际机制,我们应该在税务还有公共支出方面进行协商,问题在于如何做但是这种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谢谢大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