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华信再陷债务违约漩涡 关联上市公司控制权存变数

《财经》新媒体 郭儒逸/文  舒志娟/编辑     

2018年09月13日 08:47  

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9月11日的一则公告,将半年来飘摇不定的“华信系”再度拉入人们视野。

上海华信在公告中称,受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不能正常履职以及3月1日媒体新闻事件等不利因素的冲击,公司正常经营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付息资金暂无法落实,因此原应于9月26日到期付息的2017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存在不确定性。而在此之前,今年以来上海华信发行的票据和超短期融资券已出现5起违约事件,财务状况本已堪忧的上海华信,将大概率再度陷入违约旋涡。这成为当前“华信系”晦暗不明现状下的又一个缩影。

今年3月初,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叶简明被曝出接受调查的消息,将这家颇为神秘的民营能源企业推到镁光灯下。尽管旗下多家公司相继否认了与叶简明的直接关系,但并未能彻底消除市场的疑虑。9月12日,中国华信旗下A股上市公司*ST华信的一位人士对《财经》新媒体记者称,由于当前华信品牌体系出现一定问题,上市公司主营的成品油贸易业务受到严重波及。“另外,由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上海华信所持有的股权均被司法轮候冻结,未来一旦处置,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也将面临不确定性。”

年内已五次债务违约 财产遭查封扣押

上海华信2017年度第二期中期票据(“17沪华信MTN002”)在去年9月26日发行,发行额度为25亿元,利率为7.5%,期限3+N年。由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担任主承销商。

按照付息时间约定,17沪华信MTN002应于2018年9月26日支付利息1.875亿元。但从目前情况看,上海华信兑付该笔利息的资金压力显然巨大。另据公告披露,目前上海华信的主体和债项评级均为C,这也与17沪华信MTN002发行时的AAA等级相去甚远。

中国邮储银行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近期已就偿债事宜与上海华信进行沟通,但不方便透露具体细节。如有进展,相关信息均会在公开市场作出披露。

上海华信今年来已发生多起债务违约事件,其中包括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17沪华信MTN001”)和四期2017年度超短期融资券。《财经》新媒体记者梳理发现,这些票据和融资债券兑付日多集中在5月-8月之间,逾期金额本息合计约86亿元。

而在更早的3月份,上海华信控股子公司华信保理在凤凰金融平台发行的融资产品就出现违约,涉及8500万元本金。

在上述违约事后通报中,上海华信多表示将积极筹措资金,并在违约6个月后进行兑付。不过,焦虑的债权人似乎正在失去耐心。目前,上海华信持有*ST华信13.8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60.78%,按照最新的9月12日收盘价格1.31元计算,这部分股权市值约18.13亿元。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占到上海华信持有股份的62.74%,而处于司法轮候冻结状态的比例超过100%。

此外,上海华信还卷入了多起诉讼之中,包括与中原信托和光大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根据法院裁定,上海华信的银行存款等财产已遭到查封和扣押。

“焦头烂额”中的上海华信近日还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督促函,原定于8月31日披露半年报的上海华信,由于经营面临重大不确定事项,至今迟迟未披露中报情况。记者就此多次致电上海华信,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关联上市公司遭冲击 自救措施效果待考

在上海华信遭遇困境之外,作为“华信系”旗下重要的上市公司平台,*ST华信的情况也难言乐观。数据显示,截至上半年,华信国际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金额超过3.7亿元,占2017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的10.5%。

无独有偶,今年5月2日,由于会计师事务所对安徽华信国际2017年财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深交所规定,华信国际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华信国际”变更为“*ST 华信”。

股票名称变更的华信国际在业务上也陷入低迷。据半年报披露,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8.26亿元,同比下降90.7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8亿元,同比降幅达383.98%;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亦同比下降79%。

华信国际表示,公司的主营业务即能源贸易业务和保理业务,均出现大规模应收账款逾期。截至2018年6月30日,两项主营业务应收账款逾期金额折合人民币约48.44亿元,累计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金额共计6.13 亿元,严重拖累公司经营业绩。

《财经》新媒体记者了解到,华信国际的能源贸易业务由其全资子公司福建华信进行,福建华信拥有含金量颇高的成品油批发资质,主要通过赚取大宗贸易价差而获利。它的交易对手,包括了“三桶油”等国内大型石化企业。

“能源贸易行业对企业的品牌和信用要求较高,目前华信品牌体系出现一定问题,因此再按照以往的模式去做会比较困难,这是由这个业务的特点决定的。”上述华信国际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另外,由于当前行业景气度不高,华信国际对客户应收账款的催收,难度比较大,这也严重影响到公司的资金状况。”

保理业务方面,据该人士介绍,保理业务是类金融业务,是将对第三方持有的应收账款,以一定的折价从保理公司处获得一笔融资,待将来收回应收账款再归还保理公司。按其所述,也就是说,一旦应收账款未及时收回,华信国际的保理业务将即蒙受损失。记者注意到,华信国际并未公布保理业务中逾期应收账款的来源。针对其中是否存在与控股股东上海华信关联交易的疑问,该人士表示,上市公司关联交易的信批非常严格,从2017年度和2018年度已发布的公告看,可能是业务量太小,以至于披露出来的情况并不多。

陷入流动性困难的华信国际正迫切试图改变现状,包括加快催收逾期应收账款、与债权人协商制订延期还款计划,以缓解短期流动性压力等。但这些努力能否起到效果尚不明朗。

从股价上看,自今年3月份至9月11日,华信国际股价跌去75%。而据华信国际预测,今年前三季度,由于公司业务大幅萎缩,应收账款逾期形成大额减值计提,预计净利润将亏损11.8亿—13.7亿元。显然,华信国际的至暗时刻还远没有过去。

“还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上海华信持有的华信国际股权被司法轮候冻结,这个量是很大的。上海华信的资产处置进展并不清楚,但未来如果处置它所持有的股权,势必会对华信国际带来很大影响。而到时是否还能保持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就很难说了。”这位华信国际的内部人士略显担忧地表示。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