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经济中的竞争与冲突

沈联涛     

2018年10月10日 19:26  

这场贸易战实际上是一场寡头垄断的价格战,利用关税角逐。这更像是一场心理学游戏,就看谁先认输。

这不是一场贸易战,愚蠢!当今世界,一切都取决于技术。因此,贸易纠纷只是在竞争对手变得更强大、技术能力更具竞争力之前,扰乱其部署的众多途径之一。

挥手作别吧,国家间的公平。数字计算和互联网的兴起改变了游戏规则,因为知识经济的至少十个特征使得后来者能够追赶上发达经济体。

首先,知识的数字化意味着可以几乎零边际成本复制信息,这意味着任何能够获得知识并愿意通过实践学习的人都可以将知识转化为技术以获得竞争优势。

其次,知识从集聚中受益,这意味着以知识聚集在一起的人越多,与孤立工作者相比,越能更快地将知识转化为技术。发展的主题就是增强将知识转化为技术和在实践中学习的能力。中国是速度最快的知识学习者之一,也是最快的知识开发者。

第三,仅仅有了聚合的知识中心还不够。拥有鼓励创新、企业风险承担和研发的生态系统,对发展至关重要。

第四,政府对研究和开发的支持不可或缺,因为在知识经济中,市场往往无法提供基本需求,如健全的教育、公共卫生和基本社会保障,以及法治。美国在研究和开发方面的领先优势主要根源在于政府在国防、空间技术、卫生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例如,波音公司通过国防合同获得美国政府的支持,空中客车从欧盟获得直接拨款。尽管名义不同,但这都是补贴。

第五,知识和技术更青睐规模经济。若不是中国太阳能市场的规模和国家探索替代能源的政策,太阳能价格不会下降如此之快。日本和欧洲在许多方面都非常先进,但最大的科技公司出现在美国和中国则并非巧合。尽管拥有共同市场,欧洲的研发和市场准入都被局限在国家层面,这阻碍了初创企业达到十亿级市场规模。

第六,知识的价值具有等级,原始未加工的数据几乎一文不值,而经过分类和分析,信息就会成为有价值的知识,最终演变成具有高价值的智慧。价值来自意义,这是相对的。孤立的个体无法判断什么是有价值的,因为价值来自与他人的交换,所以价值在本质上具有社会性。

第七,没有一个社会始于一张白纸,因为每个社会具备不同的地理和历史经验,它们定义着该社会的文化。每个人或社会都受到新思想或新知识的影响,但他们的理解并不雷同。

第八,价值和意义具有黏性,因为一旦个人或团体接受了特定价值观,他们就不太可能改变。实际上,每个社会都使用新知识来创造相对其他社会的竞争优势或权力。

第九,知识具有双重性,因为知识带来力量,但给别人带来不确定性会让那些具备知识的人更为强大。完美的信息创造完美的平等,但讽刺的是,也削弱所有人的力量。知识的双重性也意味着,你只能通过反复试验获得知识,不可避免地会犯错误。知识的成功来自于对错误容忍的意愿。完美的知识意味着没有错误,没有成功,也意味着没有进步。所谓完美市场是愚蠢的理论,无法在现实中建立。

总而言之,知识的不完善及其分布造成了不平等,这是所有社会所固有的现象。网络具有赢者通吃的特征。

贸易冲突只是主要参与者改变游戏规则的表现形式或工具,与恐怖主义破坏既有社会稳定的手段没什么不同。我一位睿智的商界朋友说,这场贸易战实际上是一场寡头垄断的价格战,利用关税角逐。这更像是一场心理游戏,就看谁先认输。

因此,今天的贸易战是范式之争,因为不同社会使用不同的思维模式来塑造我们在变革中思考和行动的方式。西方的范式是认为自由市场创造稳定,但我们现在知道它制造了更严重的不平等。指责另一经济体通过更大规模的国家干预获得更多知识,试图以此缩小不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这否认了一个事实:在每个国家内部,其国内不平等正在加剧。真正的问题是一国应如何运作以缩小不平等,以便在国家和全球层面维持一个更加稳定的社会。

没人能阻止知识获取和创新潮流。竞争越激烈,变革带来的创新就越多。

我们无需忧虑贸易战,而更应担心我们面对改变所产生的恐惧。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本文首刊于2018年9月3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