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发声安抚市场,六大因素给美股致命打击

2018年10月11日 09:26  

10月10日,美股低开低走,尾盘恐慌加剧,道指暴跌超800点,跌3.15%,创八个月来最大单日跌幅;科技股成下跌主力,纳指重挫4.08%,创三个多月新低;标普跳水3.27%,创2016年11月来最长连跌,也是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最长连跌纪录。

特朗普指责美联储“已经疯了”

美国财长淡定表示“市场出现修正并不奇怪”

此前表现较好的科技股再度担任下跌主凶。创2011年8月份以来最差单日表现:五大科技股FAANG股票集体大跌,且跌幅均超过4%,市值一日蒸发超千亿美元。其中,Facebook跌4.13%;苹果跌4.63%;亚马逊跌6.15%;Netflix跌8.38%;谷歌母公司Alphabet跌5.06%。

此外,中概股集体重挫,跌幅超过5%的股票多达55只。包括阿里巴巴集团、搜狐、搜狗、新浪、新浪微博、唯品会、凤凰新媒体、趣店、智联招聘、中芯国际等多家中概股股价盘中创出52周新低。

美股收盘后,白宫发声安抚市场。白宫新闻秘书莎拉·桑德斯(Sarah Sanders)对华尔街周三的大幅抛售表示不满,并指出美国经济仍处于良好状态。桑德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和未来仍然非常强劲。特朗普总统的经济政策是这些历史性成功的原因,并为持续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向CNBC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听取了有关周三股市抛售的简报,并将矛头对准了“屡教不改”、坚持加息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并称美联储“已经疯了”,且正连续不断犯错。这是特朗普本周连续第二天指责美联储。

特朗普表示,他不喜欢美联储继续加息的决定。美国经济并没有通胀问题,美联储抑制价格上涨的行动太快了。“我认为我们不是必须那么快行动。在没有任何通胀迹象的时候,我不希望减慢通胀的速度,哪怕只是慢一点。”

美国财长则表示,市场出现一定程度的修正并不奇怪,美国经济的基本面仍然非常强。今天没什么特别需要市场去反应的。
收益率曲线更趋正常,市场对于美联储缩表产生的供应处理得非常好。

美股暴跌六大因素

1、美联储加息压力

9月26日美联储货币政策会后公布,决定今年第三次加息25个基点。此外,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鹰派讲话,再度让市场承压。10月3日,鲍威尔接受PBS采访时表示,美国经济表现“相当正面”(remarkably positive),没有理由不认为当前的经济扩张“可以延续相当一段时间”。这是鲍威尔一周内第二次公开表态,再度表明渐进式加息的立场。

对于美联储的加息力度,特朗普多次表达不满。暴跌之后,特朗普再度指责美联储:我认为美联储在犯错误,他们(的货币政策收得)太紧。我觉得美联储已经疯了。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特朗普本周连续第二天指责美联储,也是两周来第三次对联储加息表示不满。

2、美国国债收益率重拾上涨势头

周三,美国国债收益率重拾上涨势头,10年期基准美债收益率在前一天下跌后再度上涨,最高触及3.244%,接近七年最高3.261%。两年期美债收益率涨至2.906%,创2008年6月25日以来最高;30年期收益率涨至3.39%,也接近2014年以来高位。

有“新债王”之称的Doubleline Capital首席执行官Jeffrey Gundlach周四表示,3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多年高位,这将导致美债的收益率进一步大幅上升。他说:“就像我此前所暗示的那样,美国股市已经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如果利率上升速度变成警报信号,将尤其继续如此。”

国金策略表示,美债收益率维持在多年来的高位,并叠加原油近期的上涨,加大投资者恐慌情绪,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担忧,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2日表示,重申渐进加息防范经济风险

3、临近中期选举,政策变数不断

中金公司研报指出,对于美股市场来说,当前一个最重要的事件可能就是美国11月6日中期选举的临近,而可能衍生出的政策变数值得特别关注。从某种意义上,近期政策不确定的增加都不排除与中期选举临近有一定的相关性。

4、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速

IMF最新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表示,一些市场的资产估值似乎相对较高,特别是在美国,市场参与者似乎对金融状况急剧收紧的风险不以为然。此前,IMF将今明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2个百分点,下调了19个国家的经济展望,包括使用欧元作为法定货币的欧洲国家、拉丁美洲国家、中东、撒哈以南的非洲国家和中国等。

5、美股获利盘出逃

中金公司认为,美股长时间的上涨积累了较多的获利盘,而且从海外投资者、美国居民自身的资产配置、以及融资账户隐含的杠杆均处于历史高位。因此如果继续大跌引发恐慌的话,不排除会出现进一步抛压,即所谓“下跌本身带来的风险”。

6、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暴跌

Top Down Charts专栏作家Callum Thomas表示,与不断创出新高的全球股指相比,机构投资者信心指数在2018年创出了近5年来的新低。在过去的一年里,手握巨额资金的市场大鳄,对于资产的选择也表现出了更加审慎的态度。

近期投资者信心指数的快速下挫显示了机构投资者放缓了进场的节奏。Callum Thomas认为造成投资者信心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美国市场的估值达到相对高点、美联储加息、欧洲市场压力、贸易纠纷、政治危机和经济下行风险。同时欧洲面临多重事件因素,以及北美地区的收入减少也是令市场担忧的因素。

中金公司表示,美股市场大幅回调期间,通常都伴随着全球范围内风险偏好的急剧恶化,表现为风险资产悉数大跌、而避险资产普遍上涨。从历史经验来看,如果在这一情况下,全球风险资产特别是资金面开放的部分新兴市场都可能会因为风险偏好的恶化而受到波及,因此此时单纯在不同市场之间轮动可能无法起到很好的避险效果;相比之下,黄金、日元、国债等传统的避险资产在对冲系统性风险的时候可能会更为有效。

(来源:券商中国 作者:成真)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