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长城涉21亿元债务违约 7家信托先后追债

闫晶滢      

2018年10月12日 10:09  

很多金融机构在选择合作伙伴时,都会将公司是否上市作为重要筛选因素。但是在经济结构调整、金融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一些上市公司在经营管理方面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甚至有上市公司出现多笔逾期贷款而成为“老赖”。

近日,神州长城发布公告称,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被渤海信托起诉,涉诉金额为3亿元。而根据此前披露的信息,向神州长城追讨逾期贷款的信托公司已多达7家,涉诉金额超过12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发现,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共发布50余份涉及信托的诉讼公告。其中作为被告的上市公司多达14家。涉诉金额合计接近百亿元,涉及的信托公司多达21家,在68家信托公司中占比接近1/3。

神州长城涉21亿元债务违约

7家信托先后追债

10月9日,上市公司神州长城披露关于收到民事起诉状的公告。神州长城称,公司与全资子公司神州国际、控股股东收到河北省高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等相关文书,被渤海信托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案由进行起诉。

据神州长城披露信息,2017年4月28日,神州长城与渤海信托签订《贷款合同》,贷款金额3亿元,贷款期限2017年5月10日至2020年5月10日。神州国际、陈略及何飞燕与渤海信托签订《保证合同》,为上述贷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此后,渤海信托宣布贷款提前到期,神州长城未能如期偿还上述债务,遂被渤海信托提起诉讼。

神州长城表示,该案件尚未开庭审理,目前公司就该债务事宜正积极沟通以寻求解决方案。上述债务预计可能影响当期损益,具体金额将以审计报告为准。

而根据神州长城9月15日公告,彼时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达到16.78亿元(含利息0.19亿元),占其净资产的77.97%。其中,逾期债务的债权人共涉及4家银行、1家券商和5家信托公司。

具体来看,被神州长城拖欠还款的信托公司分别为兴业信托、百瑞信托、中信信托、渤海信托和陕国投,涉及逾期金额分别为1亿元、3亿元、2.1亿元、3亿元和1.16亿元。其中,兴业信托和百瑞信托的逾期贷款正在协商延期中,渤海信托和陕国投则是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另外,在渤海信托此次诉讼之前,中信信托已率先提起起诉。

而在此之前,长安信托也于9月中旬向神州长城寄送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债权转让通知书,约定其贷款金额为4亿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提前终止。不过,该笔贷款的最终债权人为大同证券。神州长城称,将与债权人积极沟通,以妥善解决债务问题。

9月29日,神州长城再次披露称,中江信托对其送达债务提前到期通知书,要求其偿还全部未偿债务(含本金3亿元,利息1038.31万元)。中江信托亦曾发布临时披露公告,称“金鹤276号”神州长城股份有限公司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部分逾期。截至9月29日,神州长城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达到21.07亿元,占净资产97.95%。

就目前情况来看,神州长城拖欠的信托贷款本金合计金额已超12亿元。而除了已浮出水面的7名信托“债主”外,由于目前神州长城仅披露了逾期债务情况,预计今后一段时间内,信托公司“追债”的情况还将继续。

年内信托涉诉公告逾30份

半数公司“披星戴帽”

曾几何时,上市公司作为“优质客户”,左手购入大笔信托理财,右手开展股权质押、员工持股信托等多类业务,被信托乃至各类金融机构所看重。而在宏观经济下行、部分上市公司资金链紧张,借款违约现象开始出现。

《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发现,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共发布涉诉公告千余份,其中涉及信托公司的公告在50份左右。梳理相关公告可以发现,主要是信托公司作为债权人或通道方,对上市公司贷款逾期提起借款合同纠纷的诉讼。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披露口径问题,信托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的诉讼数量可能远超此数。

此外,根据诉讼不同阶段,涉诉公告可分为新增诉讼、诉讼进展、执行裁定、强制执行、司法拍卖等多个阶段。其中,作为被告的上市公司多达14家,且多已“披星戴帽”,如*ST信通、*ST德奥等。涉诉金额(不含房产、股权等非现金资产)合计接近百亿元,其中涉诉金额最高的是*ST富控与华融信托之间的信托贷款,借款金额达到11.1亿元。华融信托已向上海二中院申请强制执行。

而从信托公司的角度来看,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涉诉信息口径统计,涉及的信托公司多达21家,在68家信托公司中占比接近1/3。不过,具体来看,信托公司多作为通道方,根据实际债权人的指令向上市公司提起诉讼,自身遭遇实际损失的风险并不高。

“‘追讨’信托贷款,对于信托公司法务部门来说是家常便饭,并不稀奇”。北京某信托公司法务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即使前期风控措施良好、抵押物充足,在债务人未能顺利偿还贷款的情况下,除了进行协商沟通外,仍需要及时进入司法程序,以抢占先机。

而对于为何上市公司违约频发,该法务人士表示,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此前大肆举债、资金周转期长、现金流高度紧张的上市公司“左手进、右手出”的模式难以为继。且在A股市场股价低迷的情况下,股权质押等融资渠道也接近冰点。在此情况下,信托公司与上市公司展开交易时,应注意甄别,将工作做到“事前”。(证券日报)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