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学校食物霉变事件升级!校长被免职,波及多校,供餐商是何来路?

2018年10月23日 18:15  

今日,备受关注的“上海中芯学校食物霉变”事件出现新进展。下午13:40,中芯学校在官网发布致歉信称,即日起免去朱荣林总校长职务、唐翠华总务主任职务、冯正梅食堂管理员职务,并接受调查。一旦发现相关负责人存在利益交换等违法行为,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追责。

此外,在今日凌晨,针对中芯学校食品安全问题,上海市食药监局和市教委发布了处置通报。

据通报,浦东新区教育局已责令民办中芯学校董事会向家长和社会公开道歉,免去校长职务并接受调查,对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其食品供应商上海怡乐食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被立案调查。

多所国际学校受牵连,舆论持续发酵

据悉,上海中芯国际学校是一家学费不菲的私立学校。中文部1-5年级每学期学费要26500元,同年级英文部的学费则是每学期55000元左右,年级越高,学费越贵,英文部的高中(9-12年级)学费则高达每学期62000元。

然而,据爆料家长称,自己在午餐时间去学校看孩子时,无意中发现校方提供的午餐十分简陋,不太符合其收取的“每人每天24元”的餐费标准。

经交涉,10月19日,校方通知家长前来学校开会,以作进一步说明。在会议过程中,有家长提出要查看食堂。但在食堂后厨,家长们发现了若干已变质的食物,包括已经长出绿毛的番茄和不能食用的洋葱。

此外,在一些用来存放干贝、猪皮、鱼块的器皿上,所贴的生产加工日期竟是10月20日(次日)。

愤怒的家长们拍下了照片和食品留作证据,当即报警。

10月20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表示,接到举报后已对中芯学校的食品安全问题展开调查。

10月21日晚,中芯国际学校承认,对供应商监管不力,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将启用新的餐饮供应商,确保10月22日正常供餐。食堂监管人员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10月22日18时31分,该校食堂食物的供应商上海怡乐食食品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母公司康帕斯(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康帕斯)首次回应此事件,表示“深深自责,并致以诚挚歉意,将暂停对上海地区部分学校食堂的供餐服务”。

据悉,康帕斯已为中芯国际学校服务四年。在今年7月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康帕斯集团的营业收入为285.78亿美元,在“食品:餐饮服务业”分行业榜上的排名从去年的387位倒退至今年的413位。

需要指出的是,在上海的国际学校中,除了中芯国际,康帕斯还是协和双语、赫德、包玉刚学校、美国协和、德威等国际学校的食品供应商。以上学校亦开始彻查后厨,并进行公示。

随着事件引发广泛关注,不少大V及网友纷纷对此发声。

10月22日19时02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市场监管总局、教育部高度重视上海中芯学校食堂存在变质食材、厨房环境脏乱等食品安全问题,已经要求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和上海市教委密切配合,立即开展核查处置工作,依法严肃查处食品安全违法违规行为,及时报告和发布调查处置信息。举一反三,全面排查校园食品安全风险,切实做好校园食品安全工作。

起底供应商康帕斯:世界团餐巨头如何炼成?

世界团餐三大巨头之一的康帕斯(Compass),正陷入到食品安全的舆论漩涡之中。

康帕斯是一家1941年创立于英国的企业,自1995年起低调潜行中国团餐市场20余年。所谓团餐,就是团体供餐或团体膳食,主要表现为餐饮企业在食品的制作和销售上都以批量形式进行,通过竞标、比较和谈判获得饮食专营权,极易形成规模经营和垄断地位。

国际团餐巨头进入中国市场不可忽略的背景是:这里有着较低的行业集中度和无与伦比的广阔市场。

据中国饭店协会团餐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6-2017年度团餐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受调查的125家团餐企业总营业收入185亿。专家估测,2017年中国团餐市场近万亿,占比约为全国餐饮市场的四分之一。

但与上述数字相对应的是,中国团餐业市场参与主体以个体经营者和中小企业为主,且多数局限在特定区域内经营,但占据95%的市场份额。

与此同时,中粮、正大、双汇甚至蚂蚁金服等玩家,也正纷纷入局。这对如今陷入舆论风波的康帕斯来说,无疑更增加了压力和挑战。

曾被多次提示经营风险

作为一家财富500强公司,康帕斯集团成立于1941年,总部位于英国。

这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企业,是全球最大的团餐企业之一。目前,其业务遍及全球50个国家, 员工人数47万人。该公司旗下拥有三大独立品牌从事饮食服务业务,分别为:为医患所提供的膳食——(Medirest)、机构膳食——怡乐食(Eurest)、学校膳食——泽慧(Chartwells)。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际团餐巨头开始陆续进军中国市场。目前,国际排名前三的团餐企业分别是英国的康帕斯、法国的索迪斯和美国的爱玛客,三大团餐巨头在中国团餐市场也居于领先位置。

1995年,康帕斯从Accor Joint Venture with RKHS(印度) 收购怡乐食国际,康帕斯中国成立。也就是这一年,康帕斯开始进军中国。

工商信息显示,此次被曝出负面的上海怡乐食为由康帕斯(Compass)百分百持股。其法人为一位名为YOON WAI LEONG,中文名为“尹伟良”的人士。

腾讯《棱镜》自一份来源于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发现,该人士为马来西亚国籍,男,1962年9月20日出生,联系地址位于上海。

而企查查提供的信息则显示,上海怡乐食曾被多次提示经营风险。

2014年,该企业曾拖欠营业税112.05万人民币存在不良信用记录;2013年、2014年、2017年,该企业分别发生多起劳动合同纠纷和劳动争议的民事案件。

上海怡乐食最新的一次经营风险提示显示,2018年10月20日,该企业经营状态显示异常,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而且,其位于上海长宁、上海浦东、江苏常熟的分公司显示已注销。

官网显示,上海怡乐食已经在中国的4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在中国的雇员已经超过3000人。

对于康帕斯中国目前具体为哪些单位提供团餐服务,目前并未见完整名单与信息。不过,腾讯《棱镜》查询发现,除去上述上海中芯国际学校,康帕斯还曾在中国拿下福州中加学校、蚂蚁金服和耀华国际学校等团餐的供应权,而据家长提供的信息,它在上海的客户还包括德威英国国际学校等。

康帕斯中国在其官网表示,康帕斯集团开发了自有的集中式供应商网络。“有了该网络,我们的客户将能追踪我们所提供的产品,而我们也能通过旗下遵守并重视我们所制定的卫生标准的供应商,为客户提供可靠的供货源。”

靠收购一路壮大,近期却“烦事缠身”

从时间线上来看,1941年,康帕斯在英国成立,名为“工厂餐厅公司”。此后的几十年间,康帕斯通过多达十余次的收购动作,以资本的路径横扫世界,一路高歌猛进,成为全球举足轻重的团餐巨头。

官网提供的信息显示,康帕斯目前在全球拥有超过42万名员工,每天为全国超过50个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

而就服务的客户来看,财富100强企业中90%均为康帕斯客户。

此前2016年,康帕斯在北美地区赢得的新客户包括 Coach 、Oracle(甲骨文)、以及LinkedIn的其他办公场所。

但尽管客户名单金光闪闪,除了在上海私立学校曝出的食品安全事件,这家团餐巨头近期也是烦事“缠身”。

此前2017年的最后一天,康帕斯集团CEO理查德·卡森斯乘坐的水上飞机在悉尼附近坠毁,机上还有他的未婚妻、未婚妻11岁的女儿以及自己两个已成年的儿子。

卡森斯在康帕斯的角色一直举足轻重。

过去11年,卡森斯一直是康帕斯集团的CEO,被认为表现极其出色。公司在其带领下,股价涨了7倍。卡森斯也曾被《哈佛商业评论》评为全球最佳CEO之一,在该杂志评选的百位全球最出色的CEO中名列第11位。

2016年,卡森斯在康帕斯集团的收入为560万英镑。

失去了这位灵魂人物,对于康帕斯集团来说,无异于一笔巨大的损失。

而时间再往前追溯,在卡森斯掌舵康帕斯之前,面临行贿指控,则是康帕斯集团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据悉,此前,康帕斯集团曾陷入腐败丑闻,其被指控贿赂一名联合国官员。根据指控,诉讼和结束调查使康帕斯集团损失了3900万英镑。

在今年7月发布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康帕斯集团在“食品:餐饮服务业”分行业榜上的排名从去年的387位倒退至今年的413位。

万亿中国团餐市场仍待开发和提升

中国并非以康帕斯为代表的国际团餐企业最主要的战场。

康帕斯官网的财报数据显示,康帕斯集团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 198.71亿欧元,营业利润为14.45亿欧元,在全球超过50个国家提供服务,每年提供50亿顿餐食。

而就收入结构来看,康帕斯集团营业收入的56%来自于北美地区,为111.98亿欧元,其次为欧洲地区的营收,为54.58亿欧元,占比28%;包括亚洲、非洲等地区的营业收入为32.15亿欧元,占比16%。

尽管相比于北美地区,中国的业务在康帕斯整体业务营收占比并不高,但与之对应的是,康帕斯已经是中国团餐领域的头部玩家。

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餐饮市场运营态势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目前我国社会团餐10强之中,康帕斯中国位居第九位。而第一、第二位则分别为索迪斯和爱玛客。

上述外资团餐巨头均在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这与当时的时代背景不无关系。

1997年末,政府正大力提倡后勤的社会化管理,员工工作餐正从企业内部的福利化操作向社会外包转型,大量的小型员工餐承包商应运而出。

彼时中国的制造业正处于世界工厂的高速扩张阶段,只要有工厂企业,就会有员工餐的需求,而伴随着世界知名企业的产品生产不断地在中国落户,市场需求进一步膨胀。

凭借着西方先进的管理经验,上述团餐企业很快脱颖而出。2008年北京奥运会团餐的承办商就由美国500强企业爱玛客一举拿下,可见中国本土企业和国际化水平还有一定差距。

腾讯《棱镜》了解到,目前中国的团餐经营模式主要有自我经营模式、委托经营模式和委托管理式三种。

所谓的委托经营又称专业经营模式,是指各公司、企事业单位、物业公司将团餐委托给专业团餐公司经营,即团餐经营的社会化运作模式。

而所谓的委托管理是指各公司、企事业单位、物业公司将团餐委托给专业团餐公司管理,采取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方式,既保证对团餐的直接把控又发挥了专业团餐公司的水平。

上述智研咨询的报告指出,从市场份额来看,企业和学校是现阶段我国团餐市场的主要客户群体,已占整体市场规模的80%左右。

而国际团餐巨头可以牢牢占据中国团餐的头部领域,不可忽略的背景是:这里有着较低和行业集中度和无与伦比的广阔市场。

中国饭店协会团餐专业委员会发布的《2016-2017年度团餐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餐饮业收入接近4万亿,团餐成为这一数以万计的产业中最大的黑马,整体营业收入增长近30%。

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团餐市场却存在着行业集中度低,团餐企业普遍呈现“小、散、弱”、准入机制不透明等问题。

根据前述智研咨询发布的报告,从国际经验看,发达国际团餐业市场集中度高,市场份额多集中在几大国际化团餐企业手中,例如,美国团餐市场集中度为80%、日韩为60%。相比之下,中国团餐业市场参与主体以个体经营者和中小企业为主,且多数局限在特定区域内经营,但占据95%的市场份额。

而亿欧智库也在其报告中分析指出,目前我国的团餐存在着行业本身不规范,市场化程度偏低,导致中标不一定取决于产品的质量和服务,而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人事关系的状况。

不过就目前来看,中国的团餐市场也正在迎来新的玩家。

此前,2018年5月,阿里旗下蚂蚁金服就投资了国内团餐产业一站式服务平台禧云国际。而中粮、三全、思念和双汇等也正在加速这一领域的布局。

来源:综合整理自棱镜(lengjing_qqfinance)、新华网、中新网等,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