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困境与口碑危机纠缠,国泰航空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2018年10月29日 11:07  

近日,国泰航空(00293.HK)被卷入乘客信息泄露事件。据称,其约940万名乘客的资料曾被不当取览,但该公司声称无证据显示任何个人资料曾被不当动用,事件亦不会对航班安全构成任何影响。

蓝鲸产经记者了解到,这一信息泄露事件于5月初就已经确定发生,但国泰航空推迟5个月才发公告公开此事,引起乘客和投资者的不满。翌日,国泰航空股价开低2.45%,报10.36港元,创17个月新低。

业内人士指出,国泰航空自2015年因燃油对冲影响的负面影响,业绩一直萎靡不振,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在原油价格有所回升的背景下,业绩在今年有所恢复,但目前乘客信息泄露事件的影响恶劣,长期看有可能影响扭亏。

豪赌燃油对冲导致连续亏损

信息泄露事件发生后,不少投资者质疑国泰航空的危机应对能力:在事件发生将近半年后才公之于众,且并没有研究出一个积极有效的补救措施,仅表示正在联系受影响的乘客,导致负面口碑效应。

对此,高盛在报告中表示,此事件或会对国泰的品牌形象带来负面影响,尤其是过境旅客或会因而选乘其他航空公司。该行续指,在现阶段要将相关影响量化是不可行的,会继续监察公司未来数月的预订及客流量表现。另外,国泰亦可能会面对全球监管机构的罚款,或要对乘客作出赔偿。

这一情况让本想在今年解决燃油对冲亏损的国泰航空“雪上加霜”。

有投资者表示,燃油对冲亏损更像是国泰航空管理层的一次“豪赌”,正是因为这次赌博失败,导致股民收益受损。

据了解,国泰航空在香港航空市场具有绝对话语权,2017年占比香港航空市场近50%。但近半的市场份额并没有给国泰航空带来优异的收益,据其财报显示,2017年集团税后净利润亏损8.88亿港元,2016年集团税后净利润亏损2.74亿港元,而亏损原因则直指燃油对冲计划。

据了解,燃油对冲是航空公司应对燃油价格上涨的一种保护措施,通过燃油对冲的手段实现对燃油成本一定程度的控制是航空公司的常规操作。即以当前水平的价格买入相应燃油期货,在油价上涨时仍遵守该期货合约低于市价的燃油价格;当然,这一赌博行为在燃油价格下降时,就会成为悬在航司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早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国泰航空就曾因燃油对冲录得全年85.6亿元的巨额亏损。但随后国际油价不断上涨,国泰航空也有所收益。然而情况在2014年急转直下,国泰航空将燃油对冲合约延长至2018年不久,燃油价格骤降使得国泰航空录得9.11亿元燃油对冲亏损。

此后,燃油价格大幅下跌,国内航司纷纷取消燃油费,但国泰航空并未能享受这一利好,2014-2016年燃油套期的年损失分别达到9.11亿港元、84.74亿港元、84.56亿港元。这一亏损在2018年燃油价格有所回涨时才开始收窄,据其2018Q2财报显示,该集团上半年收入530.78亿港元,同比上涨15.7%,半年净亏损亦收窄87.2%,但仍未扭亏。

民航资源网专家綦琦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燃油对冲确实是国泰航空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但其客运收益有所下滑、两舱收益增速放缓也成为业绩发展的阻碍。

拯救亏损业绩,押注国际航线

遭遇业绩连亏后,国泰航空在2017年制定了“三年转型计划”,只不过,对于转型的具体细节,国泰航空方面并未有太多披露,但从此后的动作中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2017年,国泰航空对总部团队架构进行重组,宣布大规模裁员约600人,这也是其自1998年后近2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

而在近期,这一裁员计划也被应用于海外。据外媒报道,国泰航空近日发出了迄今为止最为明晰的警告,表示它将对其海外业务进行裁员,这些变动涉及国泰航空海外销售、营销、货运以及基于机场业务的“整合”。同时,国泰航空还将缩减飞行员福利。

蓝鲸产经记者以邮件采访的形式确认这一信息的真实性,以及人力减少是否与这次泄露信息事件有关等相关问题,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业内人士表示,国泰航空试图在短期内削减40亿港元成本,从精简人力上下手确实最为有效,但也可能导致服务质量下降,投诉增加。

此外,国泰航空还准备在其波音777-300系列所有65架飞机的经济舱每排都增加一个座位,这可能导致乘客的座位空间因此缩小大约一英寸。不少乘客对于这一改动十分反感,直言将选择其他航司。

但这并未影响国泰航空的改革进程。不久前,该公司行政总裁何杲公开表示:“我们的三年转型计划迈入了中段。”

同时,在国外航司不断取消洲际航线的背景下,国泰航空选择加码这一市场。据了解,近期国泰航空已相继新开了香港直飞布鲁塞尔、哥本哈根、都柏林3条欧洲航线。

此前有国内航司工作人员对蓝鲸产经记者分析,虽然国际航线的票价要明显高于国内航线,但是如果从客公里收入来看,实际国内航线利润可能更有保障,这也是不少美国航司取消洲际航线的原因。

綦琦对告诉蓝鲸产经记者,香港机场是重要的国际枢纽,国泰航空此举很有可能是为了占领市场,至于能否获利,还不好说。

此外,国泰航空的另一重压力来自于国内以及其他亚洲航空公司的不断发展,而香港周边与欧洲间航空市场需求并未有明显增长。

从短线航程来说,春秋航空以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廉价航司的发展给国泰航空、国泰港龙航空带来不少压力。

而在其他远程航线上,南航、东航等国内航司也在不断分流其国际航线市场。根据国泰航空刚刚发布的9月份合并结算的客、货运量数据显示,国泰航空与国泰港龙航空合共载客261.26万人次,较2017年9月下跌1.0%,乘客运载率下跌0.2个百分点至80.8%,今年首九个月的载客量上升2.0%,而运力则增加3.1%。从数据来看,供大于求的现状仍比较明显。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国泰航空在核心市场逐渐丢失优势的情况下,正面临扭亏的重要时刻,近期恢复燃油附加费将是一个重要利好,但是乘客资料泄露等事件的发生严重影响其口碑,因此,2018年国泰航空集团的经营状况仍将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来源:蓝鲸 作者:李丹昱)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