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北水镇陷客流量下降困局 再次面临股权出让

蒋梦惟     

2018年11月05日 09:59  

前三季度接待游客量同比负增长的古北水镇,再次面临被出让股权的局面。日前,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消息称,北京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京能集团”)欲转让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北水镇”)10%股权的信息,转让底价为8.5亿元。不过,相较于4个多月前戛然而止的挂牌出让,京能集团此次只转让古北水镇10%股权,底价也相应减半。对于京能集团半年内两次主动出让古北水镇股权,业界衍生出多种猜想,有人认为京能可能将“一次性退出”古北水镇的计划调整为“分步退出”,还有观点称,上一次就主动表示将参与受让京能集团转让股权的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很可能再次成为“接盘侠”等。随着事件不断发酵,目前已经走上乌镇客流下降老路的古北水镇,能否再次效仿乌镇摆脱对客流量的过度依赖,打造会展等IP,尚不得而知。

猜想一:分步推出降低成交难度

时隔四个多月,再次挂牌出让古北水镇股权,京能集团“脱手”的坚决态度可见一斑。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信息显示,本次京能集团出让的股权比重和价格都仅为上次的半数。在业内看来,此前波折的转让经历,可能让京能稍微放缓了出手的步伐。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中青旅、京能集团是古北水镇的前两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25.8%和20%。这意味着,在6月下旬京能集团首次挂出转让信息时,该公司就曾准备一次性出手持有的所有古北水镇股份。彼时,北京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金山就分析认为,2012年京能集团曾携5亿元入局古北水镇投资“朋友圈”,经过六年的发展,京能已经通过该项目获得了超12亿元的投资回报。因此,该企业此时出售股权,是在实行正常的投资退出机制,旨在回收成本和利润。

“而本次,京能集团再次挂出古北水镇的股权可以看出,在其眼中,当前确实是一个利于保障企业利益的理想出让时间点。”张金山表示,任何一个旅游产品都不可能始终保持游客接待量的高速增长,都拥有一定的生命周期,虽然北京市内及周边鲜有类似古北水镇这样的“爆款”旅游产品,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游客新鲜度快速下降后,可能京能集团对古北水镇未来的生命周期有了新的判断,因此才毅然决然地想要出手古北水镇的股权。

对于京能集团这一次选择只出让10%股权的原因,张金山分析称,很可能是因为此前17亿元高价给中青旅形成了较大的资金压力,双方价格没有谈妥,最终受让“流产”,虽然这一次京能并没有“降价”,但是分步出让实施起来难度相对较小,出让就更容易达成。

实际上,在京能集团首次挂出古北水镇股权后不久,7月初,作为古北水镇的第一大股东、中青旅随即就发布公告称,中青旅及控股子公司乌镇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乌镇旅游”)拟参与受让京能集团持有的古北水镇20%股权。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7月中旬,京能集团突然申请终结转让古北水镇股权项目。当时,古北水镇股权交易的争议,还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上交所”)的注意。7月18日,中青旅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关于对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的审核意见函》,要求中青旅在7月20日前就参与受让古北水镇股份一事作出相关问题补充说明。其中包括:补充说明古北水镇2018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不匹配、净利润出现亏损的原因等。

最终,就在中青旅被要求披露更多细节的前一天,京能集团突然宣布终止挂牌转让古北水镇股权,其中原因目前还不得而知。

猜想二:中青旅成热门接盘侠

虽然京能集团上次的出让无疾而终,但这一次,人们仍然将股权“接盘侠”的期待落在了中青旅身上。对此,张金山等业内人士也基本持赞同态度。

其实,中青旅对于接手古北水镇股权的态度也是十分“纠结”的。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上一次,京能集团曾就项目转让事项以书面方式征询古北水镇其他股东的意见,征询结果为3家同意转让,2家不同意转让,其中,投反对票的2家就是中青旅及乌镇旅游。不过,不久后,中青旅又态度骤变,明确将参与受让京能集团当时转让的20%股份。对于中青旅如此反复的做法,不仅业界一片哗然,就连上交所在向中青旅下发的问询函中,也明确要求该公司补充披露不同意本次交易标的股权转让事宜,又拟参与本次股权认购的原因。

根据近期中青旅发布的业绩报告,古北水镇着实已成为该企业旗下的骨干品牌。因此,业内也认为,中青旅不太可能将京能集团20%的股权拱手让与他人。中青旅2018年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古北水镇实现营业收入4.57亿元,同比增长5.32%,因上半年房地产结算贡献较大投资收益,古北水镇净利润同比增长155.98%,为中青旅上半年业绩贡献显著。而本次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古北水镇主要财务指标也显示,截至8月31日,今年古北水镇实现净利润已超过2亿元,较去年全年增加近9000万元。

不过,虽然本次京能集团减半出让古北水镇股权,但动辄近10亿元的一次性支付仍然还是会对中青旅的资金链形成不小的压力。根据中青旅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截至9月30日,中青旅货币资金余额约为8.56亿元,刚刚能够覆盖本次京能集团10%股权的转让底价。

此外,张金山也分析称,虽然中青旅是本次的热门股权受让方,但目前仍不能排除会有其他企业参与竞争古北水镇股权,比如一些资金实力相对雄厚,想要进军、加码北京旅游市场的央企、国企等。

猜想三:复制乌镇并非长久之计

目前,业界也有观点认为,古北水镇近期游客接待量接连出现同比负增长,以及前途未卜的发展方向,是导致京能集团坚定出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早在项目建设初期,中青旅就在公告中表示,预计古北水镇景区建成并进入成熟运营期后的经营目标是实现年接待游客40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10亿元。

然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受天气及交通因素影响,古北水镇接待游客人数仅为110.4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减少7.78%。而这也是中青旅的业绩报告中这一数据罕见地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对于古北水镇来说,每年二、三季度应该是接待游客量相对较高的时期,其中,二季度应仅次于三季度。”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表示,从往年的情况来看,经历了冬季旅游淡季后,古北水镇每年二季度回暖现象较为明显,尤其5月是北京历年旅游旺季的开端,若这仍未能带动景区游客量出现起色,证明该景区已经度过快速上升期,进入平稳发展阶段,未来要吸引更多更新的客流难度会比营业初期更大。

如果说二季度游客量回落可能存在一定的偶然因素的话,那么三季度古北水镇仍未能力挽此前的下降趋势,就显得不那么乐观了。根据中青旅2018年三季度报,1-9月,古北水镇景区累计接待游客205.22万人次,同比减少了21.39万人次,降幅接近一成。对于今年三季度古北水镇的经营情况,中青旅在业绩报告中分析称是“受天气因素及暑期汛情对北京周边山区影响”。

为了摆脱对客流量的过度依赖,早在开发之初就宣称复制乌镇模式的古北水镇,近期也更多地和乌镇一样,开始更高调地向会展业务倾斜,定下了“深耕商务会议接待市场、提升会务接待水平”等发展方向。

“古北水镇虽然建设有会议楼等设施,但相对于北京其他相对成熟的会展举办场所来说,古北水镇的交通不够便利、区位优势不明显,而且景区内及周边本身也难再大规模扩建会议会展及相关配套服务设施,因此,古北水镇在发展这部分业务上,很难形成有效的竞争力。”王兴斌表示。而张金山也认为,根据目前北京的会展业市场布局来看,古北水镇很难效仿乌镇接到那些大型国际会展的项目,建议该景区瞄准北京及周边相对空白的大型实景演出市场,利用长城资源释放更多文化消费供给,“此前,慕田峪、八达岭长城也做过类似的演出,但规模相对较小,古北可以利用自身优势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张金山表示。(北京商报)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