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引领深层次供给改革

匡贤明/文   编辑/李勇

2018年11月06日 14:28  

新零售拥抱新制造,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消费

——作者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经济转型升级的源动力在于消费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消费结构的不断提升,在新技术、新业态的助推下,这一源动力不仅将对中国经济增长带来重要的支撑作用,而且有可能改变全球的经济版图。中国消费规模不断扩大、消费结构趋于升级。这不仅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而且成为解决全球问题的重要方案。关键在于把握好中国消费这张牌,打好这张牌,为应对各种可预期和不可预期的挑战提供一个重要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说,在上海召开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一个具有时代性的标志。

一、把握不断升级的中国消费

过去几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面在多方面发生变化,这些变化集中到一点就是,中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基本上从投资出口主导转向了消费主导,中国消费的不断扩大,不仅为自己在应对外部冲击中赢得了战略回旋余地,而且有可能将影响全球经济格局。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正在发生变化。一是居民收入在持续提高。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9年突破万元大关,达到10977元;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5974元;我国中等收入群体达到3亿人;二是城乡结构正在明显变化。2017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 58.52%,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60-65%。届时,我国将基本上进入到城市社会。随着新型城镇化和乡村振兴双轮驱动的形成,我国过去未释放的消费潜力将释放出来。三是产业结构在稳步升级,从2013年服务业开始成为第一大产业。到2020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有望超过60%。过去几年中增长最快的行业,医疗、教育、旅游、物流、金融、信息等,都是需求推动的产业在呈现加快发展的趋势。四是技术进步因素。不仅仅表现一些高新技术上,也表现在生产制造环节的大量技术应用上。

中国消费正呈现出升级的鲜明特点。以上四个基本面的变化,使得市场经济中最基础的因素——消费也开始呈现出新的特点。一是消费规模呈现较快增长态势。2009-2017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由13.3万亿元提高到36.6万亿元。2017年一年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量达到3.4万亿元,约合5200亿美元。2017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重为53.6%。如果到2020年达到55%-60%,消费规模将达到45~50万亿元左右,新增市场空间将达10万亿元以上。二是消费结构呈现稳步升级态势。2017年,我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下降到29.3% ,首次低于30%。如果按物质型和服务型消费分,我国城镇居民服务型消费占比达到45%左右,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 50%以上,消费结构正由物质型消费为主向服务型消费为主转型升级。三是消费在增长中的贡献不断提升。自2014年起,消费对于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投资,一直呈上升趋势。2018年上半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78.5%。这表明,我国增长方式初步告别了投资出口主导,转向内需主导的增长。

消费规模扩大与消费结构升级将形成中长期的增长的坚持基础。我国增长方式转向消费主导,伴随着消费结构的升级,将释放出巨大的增长潜力。比如,过去几年服务业之所以快速增长,尤其是教育、医疗、养老、健康等领域,大都是需求驱动型的。随着中国中等收入群体的增长,在数字化时代,消费者开始从传统消费转向新兴消费,从商品消费转向服务消费,并且更加关注商品的品质、内容、购物体验以及其他多元化需求。再比如,依托巨大的市场,一些技术创新能够在市场中率先得到应用,推动了技术进步。在WMT2018国际机器翻译大赛上,达摩院语言技术实验室在提交的5项比赛中全数获得冠军,这是基于商业驱动的技术创新。总的看,中国消费潜力持续释放,有条件支撑我国未来10年6%的增速。更重要的是,这个需求将深刻影响全球。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预计未来15年,中国进口商品和服务将分别超过30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这对全球增长都是一个重要的动力。

因此,近14亿的消费需求不断释放、不断升级,成为我国最大的动力所在。正是如此,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进一步激发居民消费潜力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实行鼓励和引导居民消费的政策,不断提升居民消费能力,切实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二、新经济助推消费升级,促进消费潜力释放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但我国在新经济领域的快速发展又使得我国具有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优势。从过去10年来的进展看,新经济在助推消费升级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释放消费潜力的重要平台。从全球看,这也是我国消费领域的主要亮点之一。

从规模上看, 2009-2017年期间,天猫双11单日成交规模从5200万元增长到1682亿元,复合增长率超过200%;参与的品牌从最初的27个增长到14万个;单日快递量从26万件到8.12亿件;2017年双11支付峰值达到25.6万笔/秒。

从比重上看,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4299亿元,同比增长9.3%,其中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7.7%,为整体增速的近3倍,所占比重比去年同期提升3.5个百分点,达到了17.5%。预计到2025年,网络零售市场整体规模将超过18万亿元,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的占比也将持续上升并超过25%。最为典型的是,连续9年的双11,已经从最初一个单纯的促销活动,演变成为全国性甚至具有一定全球性的消费节日。

从结构上看,我国通过网络销售的不仅仅是商品,还包括越来越多的服务。数据显示,2017年的“11.11促销季”,生活旅行业务整体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184%,出境游产品总销额比平日增长458%,上海迪士尼门票11月11日当天15分钟超平日全天销量。2017年前9个月网上租车类目销量已比2016年全年上涨了337%。再比如,阿里健康数据显示,中国的在线医疗服务也初露萌芽。诸如基因检测、癌症筛查、孕产服务包、疫苗在线预约等产品和服务销售快速增长。

从业态上看,从线上线下隔离到线上线下融合,新零售带动了实体零售商的转型升级。有段时间,人们担心电商销售将对实体店带来巨大冲击。这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看到新旧经济业态融合的大趋势。从我 国的创新实践看,无论是“新零售”还是“第四次零售革命”,均在倡导“线上线下的结合”。线上离不开线下的支持,线下离不开线上的数据,上下结合,新零售利用大数据重新配置了“人、货、仓、配”,既推动了实体店的转型,也夯实了电商发展的基础。2017年阿里巴巴助推海内外超过100万商家打通线上线下,53大核心商圈、近10万智慧门店、60万家零售小店、4000家天猫小店、3万家村淘点参与天猫“双11”,带给消费者丰富的新零售体验。比较典型的是盒马鲜生发展迅速,客观上引领了一场商业革命。在这场革命中,未来零售没有线上与线下之分,只有数据驱动与非数据驱动之分。最近,阿里探索“商业操作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各个商业部门既利用数据,又生产数据,形成一个庞大而丰富的有机循环。事实上,除了阿里,其他的电商巨头也在加快相应布局。这个布局,有可能在未来几年深刻改变我国的商业形态。

从技术上看,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识别、物联网为代表的技术正在驱动消费市场的资金、商品和信息流动不断优化,降低信息流动的成本,缓解市场信息的不对称性。比如,2017年“双11”当日,阿里巴巴实现每秒32.5万笔交易,25.6万笔支付,全天8.12亿物流订单,在阿里云的支撑下,整个交易系统在云上平稳运行。此外,无人仓、AGV搬运机器人、自动分拣机、大数据控制系统……技术升级让快递业从人工作业向机器作业转型,这也成就了中国网购的高速增长。

从跨境上看,随着新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跨境电商进口消费者人数三年间增长10倍。通过跨境电商购买进口商品的人数占网购消费者人数的比率(即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渗透率)从2014年的1.6%迅速增加到2017年的10.2%。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消费群体迅速扩大,2017年天猫国际消费者人数是2014年的10倍。此外,跨境电商购物体验大幅提升,货物运转时效翻倍。其中零售进口保税模式的平均收货时间从2014年的9.2天缩短到2017年的4.5天,效率提升了一倍以上。在这个进程中,大量中小企业参与到国际贸易中,走向国际市场。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进一步指出,中国将进一步降低关税,提升通关便利化水平,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加快跨境电子商务等新业态新模式发展。这将助推中国消费加快走向全球。

从模式上看,新经济正在引领着供给端的深层次变革。这个变革就是,依托数据资源,在一些领域加快从大规模、批量化的生产转向个性化、特色化的生产。利用人工智能对于数据的解读,实现规模化的柔性生产,使“新零售”拥抱“新制造”。比如,服装领域的VR订制开始成为业内重要的商业模式,推动了供给与需求的匹配。这个匹配,对于消除无效产能,将发挥巨大的作用。随着我国消费结构升级,需求个性化程度的不断提升,新经济创造的弹性生产、柔性生产模式,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三、以有效释放消费潜力为导向加快数据驱动的新模式变革

随着经济水平和居民收入水平逐渐提升,我国已经进入到消费新时代,人们更加追求个性消费、时尚消费,倾向于超前消费。释放消费潜力,需要政策调整,也需要消费领域的模式变革。

模式比规模更重要。各1方都在预期第10年的双11会将达到什么样的一个销售规模。事实上,双11不可能再保持过去复合200%以上的增长率,其增速逐步放缓是符合规律的;我国网络销售也不可能保持过去几年这样高速的增长。比如,2017年网上零售额增长28%, 2013年这一指标高达42.8%。具体看,一方面,体量越大,保持同样的增长难度越大,增速逐步放缓属于正常;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随着线上线下融合的推进,单纯线上规模的指标很难再反映新经济提升消费业态的全面。当电商销售增长趋于常态时,重要是把由新经济释放消费潜力的做法和探索制度化,不断创新商业模式,加快推进中国消费结构升级,加快释放消费潜力。

加快新经济在服务型消费需求满足中的作用。新经济目前更多的是在商品销售中发挥作用,在服务供给中还有很大的潜力。要有效释放这一潜力,需要服务业领域的进一步开放。争取到2020年服务业领域的市场化程度有一个明显提升。

形成与主动扩大进口相匹配的体制机制。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中国主动扩大进口,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促进共同发展的长远考量”。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消费,需要有相应的体制机制作为保障。比如,如果由我国企业发起并主导的eWPT能够顺利推进,将极大提升全球共享发展水平。以跨境电商为重点的数字经济加速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相互融合,促进各国互利互赢,为全球分享我国消费大市场红利提供了一个全新平台。

参与引领开放、公平的数字时代经贸规则制定。在互联网经济和电子商务发展方面,我国已超过了日本,并在数字经济的一些领域已经全球领先。未来3-5年,把握城乡居民消费升级和释放的时间窗口,以引领推动E-WTO建设为重点,建设更加包容开放的国际贸易投资规则,我国可能成为数字时代贸易投资规则引领者和制定者。

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农村。大力提升农村地区的数字基础设施。优先发展移动宽带,弥合城乡数字鸿沟;应用电子商务支持农产品产销对接。重点支持市场化、在线化的农产品销售模式,促进线上交易服务与线下供应链服务融合,促进从乡村到县城的物流服务,降低农产品物流成本;推动智慧农业试点。支持农业企业、科技企业合作,在农业生产中应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探索提升生产效率、降低成本、优化产能等。

在内外发展环境变化下,抓住我国消费升级的趋势,充分利用新经济的助力作用,通过政策调整、模式创新、体制变革,有效释放消费潜力,将成为我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增长的重大课题。在这方面,需要越来越多的新经济企业勇于创新、大胆试错、率先探索。

作者是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所所长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