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夏利、海马谋求自救 发力新能源车未见效

2018年11月07日 09:16  

受中国车市深度调整冲击,大多车企前三季度业绩均出现下滑,部分自主车企情况不容乐观。其中,海马汽车(000572.SZ)与一汽夏利(000927.SZ)在国内整车上市公司中处于成绩垫底的处境,一汽夏利亏损最多,达到10.03亿元,而净利润下滑幅度最大的是海马汽车。

目前,这两家车企正使出浑身解数,欲摆脱困境。

海马发力新能源车未立竿见影

近日,海马汽车发布三季度业绩报告中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营收40.44亿元,同比下滑41.4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77亿元,同比下滑660.27%。

“2018年前三季度经营业绩同比下降主要系公司汽车销售同比大幅下降所致。”对于业绩亏损,海马汽车在报告中这样表示。海马的汽车销量的确在持续下跌中,其2018年9月销量同比出现两位数下跌。数据显示,9月份海马汽车销量为4380辆,同比下滑58.61%。分车型来看,基本乘用车(即轿车)销量984辆,同比下降73.85%。

SUV也无法成为海马汽车的新增长点。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伴随此前一路飘红的国内SUV市场正经历红利逐步消退的阵痛,前9月海马汽车SUV销量为36096辆,同比下滑高达38.16%;MPV销量为2493辆,同比下滑59.58%,也出现了大幅度下跌。

现在跌入低谷的海马汽车,此前曾经历过辉煌。1990年10月29日,海马第一辆车HMC6470下线,这辆旅行车,改写了海南不能生产汽车的历史。2002年,海马推出新一代福美来轿车,成为当时国内的明星车型,与上汽通用别克凯越、北京现代伊兰特组成了当年国内车市热门的“新三样”。

然而,时过境迁,传统车型大幅下滑,海马汽车此前表示将重点发力新能源汽车,试图实现企业的自我转型。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效果未能立竿见影,重金投入远远没有使海马汽车的处境得到改善。

海马汽车销售公司总经理刘海权此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8年,海马将会有续航300km的电动车投放市场;明年上半年,全新旗舰产品SG00、插电式混合动力、续航450km的电动车都会陆续投放市场;到“十三五”末的2020年,深混产品和全新结构的长续航智能网联电动车也会投放市场;到“十四五”末的2025年,海马将会彻底淘汰纯内燃机产品。

2017年9月,海马汽车斥资6.4亿元打造的全新研发中心投入运营。而根据海马汽车8月25日公布的《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海马研发投入比(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相应增高,达到了9.33%,研发支出共2.54亿元。海马汽车在10月11日表示,目前海马新能源在产多款产品均按计划推进,今年上半年新能源产品销量大幅上升。不过,在海马汽车的公告以及产销数据中,对于新能源销量却只字未提。

夏利出售丰田股份家当自救

2018年10月26日,骏派D80上市发布会在北京、广州、成都、长沙四地开启。时隔3天,一汽夏利上市公司就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正在筹划向其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转让所持有的一汽丰田15%的股权。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资料显示,一汽股份现持有一汽丰田35%的股权,此次股权转让后,一汽夏利将不再持有任何一汽丰田股权,一汽股份将持有一汽丰田50%的股权。一汽夏利财报显示,2017年,一汽丰田给一汽夏利贡献的利润为1.8亿元,2018年上半年,此数值为1.1亿元。一汽夏利方面表示,此举的目的是为继续深化改革,实现企业资源合理配置,解决公司近年来产品竞争力不足、企业经营被动的问题。

这也不是一汽夏利第一次出售一汽丰田的股权。2016年10月,一汽夏利就已经作价25.6亿元向一汽股份转让过其所持有的一汽丰田15%的股权。当时一汽夏利就称,公司产品竞争力不足,产销规模下降等公司经营压力迫使其必须加大新产品的开发力度,但当时公司现金流短缺,而新产品开发的周期长、投入大,为筹集发展所需的资金,公司决定向一汽股份转让15%的一汽丰田股权。

据2016年产销快报,一汽夏利累计销量为3.7万辆,同比下降43%。而在一汽丰田15%的股权被出售后,2017年一汽夏利销量并没有好转,全年累计销售2.7万辆,销量继续下跌27%;销量大幅下滑,同年6月开始,一汽夏利选择将曾经辉煌的夏利系列正式停产,集中精力经营威志系列、骏派系列产品。进入2018年,骏派系列的销量得到较快的提升,2018年前三季度,骏派系列销量为1.5万辆,同比上涨41%;但一汽夏利总销量仍处于下滑阶段,前三季度共销售1.6万辆,同比下跌12%。

总体销量的下滑,让一汽夏利的经营情况持续恶化。2016年,一汽夏利还实现盈利1.6亿元,而2017年经营急转直下,亏损16.4亿元。今年10月30日晚,一汽夏利公布了其2018年三季度财报,该公司 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仍然负增长,亏损10.03亿元。

“天津一汽的潜在价值很大,只是我们之前没有清晰地剖析、认知它。”谈及一汽夏利的相关自救措施,天津一汽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志平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天津一汽未来向好的希望还是很大。企业的发展有不同的阶段,“春种一粒子,秋收万粒粮”,目前现在还是播种的时候。

与造车新势力牵手是自救机遇

正如《2018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白皮书》中提到的,自主品牌市场份额的提升,很大程度得益于其较快的决策机制和产品投放速度。随着2018年几大合资品牌开启产品周期,自主品牌还未稳固的优势将面临冲击。换言之,自主品牌内部将开启末位淘汰制。

目前,一汽集团持有海马集团下的整车厂一汽海马约48%股份。此外,一汽集团也持有一汽夏利约48%股份。对于同为一汽密切相关的车企的海马和夏利的困局,罗兰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除了受累于整体车市下滑的影响,两者所面临问题的核心还是要找到准确的产品定位,并同时提升自身产品的产品力。在目前中外车企捉对厮杀、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这两家都是存在产品定位面对现在新的汽车消费需求潮流显得比较老旧的问题,在彼此的产品上凸显不出特点和魅点。

“海马的问题不少,比如之前研发投入不足,缺乏亮点车型,也没有合资伙伴。”曾经在海马汽车工作并参与研发的独立汽车分析师张翔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在此前新能源汽车新浪潮初起,新能源车补贴高的时候海马没有车型上市,随后传统汽车利润也在下滑,形成恶性循环,丧失了宝贵的机会,夏利的情况也类似。

张翔指出,海马和夏利未来的重要出路之一是和目前活跃的国内造车新势力合作。在张翔看来,造车新势力有钱,海马和夏利这样的传统主机厂可以利用造车新势力的资金和品牌,用自己传统的经验和已有的设备助其生产。目前来看和拜腾、小鹏接触合作倒是一条出路。

2018年5月初,互联网造车企业小鹏汽车与广东肇庆市政府签约总投资超过100亿的建厂事宜后,又与郑州海马合作代生产事宜。2018年10月7日,海马汽车官方发布公告称,与小鹏汽车正式签约——《小鹏品牌汽车合作制造框架协议》。

无独有偶,2018年9月29日,一汽夏利再次出售旗下亏损资产,以1元的价格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而南京知行正是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的母公司。

“造车和造手机还是不一样的。”对于海马、夏利联合造车新势力的可能尝试,方寅亮也表示认同和看好,她表示,造车新势力们既有资质缺乏的问题,也有经验不足的困难,这些正可以和海马、夏利互补。但是,要注意避免一直扮演配角而沦为代工商,否则长期依然堪忧。

(第一财经)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