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未来半年可能是投资美股旺季?|《巴伦》独家

Randall W. Forsyth/文 康娟/翻译    赵杰/特约编辑

2018年11月07日 20:34  

华尔街对政治僵局情有独钟,从历史上看,美股在中期选举后的行情都更好,市场正进入一年中收益最高的时期

(图片来源:《巴伦》Josh Johnson)

如果历史经验在这个前所未见的时代依然管用的话,那相对而言,美股市场已经熬过最糟糕的时节,迈入一年中的“旺季”。

2018年10月对投资者而言到底有多痛苦?这得看你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大部分《巴伦》读者都在股市上感受到了切肤之痛。据Wilshire Associates投资公司评估,美股10月蒸发了2.4万亿美元,几乎跌入谷底。全球最大指数威尔逊5000指数(Wilshire 5000)10月下跌7.29%,为2011年9月以来的最大跌幅。

10月令投资者格外难过的一点是几乎无处可避险。以往,长期国债是股市的缓冲区,但我们几周前曾指出,这两种资产类别已经出现了“政权更迭”。Ryan Labs资产管理公司的数据显示,上月美股大跌之际,美债价格并没有如以往一样反向上升。美国30年国债的价格在10月份下降了5.36%。

首个提出这一“政权更迭”假设的市场研究公司Bianco Research观察到,以往作为股票“减震器”的债券正在被更低波动性的股票所替代。不过,正如记者Evie Liu此前报道过的,这一操作也并不怎么成功。

全球股市经受了几次大风大浪的冲击,特别是美联储通过加息和缩表收紧货币政策和中美贸易争端升级。但从历年历史上看,美股市场正进入一年中收益最高的时期。

政治起到了很大作用,这在意料之中。中期选举周二总算结束了。美股在历次选举后的行情都更好。

据亚德尼研究公司(Yardeni Research)编纂的数据,自上世纪中叶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在每次中期选举后的12个月里都是上行的,涨幅在1.1%(1986选举后12个月,期间还经历了1987年10月19日的一次暴跌)到33.2%(1954年选举后12个月)之间。

(标准普尔500指数10月5日至11月6日的日K线图 图片来源:Wind金融终端)

这一积极行情似乎与四年一轮回的总统周期关系更大。根据LPL Financial金融集团的首席投资策略师John Lynch和股票策略师Jeffery Buchbinder发布的一份报告,从1896年开始,每届政府执政第二年的第四季度开始到第三年的第二季度,都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表现最好的时段。

美国现在就处于总统任内第二年的最后一个季度。历史上看,道指在该季度平均录得4%的涨幅,接下来两个季度的平均涨幅分别为5.2%和3.6%。究其原因,历届总统都倾向于在执政第四年的总统大选前,推出提振经济的政策。

即便选举后出现一党独掌行政和立法机构的情形,历史上也并未影响上行行情。

根据LPL的报告,1950年以来,在共和党总统搭配一个分裂国会的情况下——这是周二的中期选举最可能出现的结果,即民主党众望所归地赢得众议院,而共和党保住参议院控制权——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平均年度回报率达到了15.7%。

而股市表现最好的情况是,民主党总统搭配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平均年度回报率达到了18.3%,上世纪90年代的网络泡沫对那波行情大有助益。不管什么情况,这些结果都印证了华尔街对政治僵局情有独钟。

撇开华盛顿政治的影响不谈,接下来的6个月也是美股一年中最好过的时候。《股市交易者年鉴》中曾最早描述过一个现象,即“5月离场”(sell in May)。而11月可能正是这一季节效应结束之时。

(图片制图:《巴伦》Tara Jacoby)

该刊物发现,从1950年至今,如果你在11月1日到4月30日的6个月里,每年投资1万美元于道琼斯指数,然后在另外6个月离场,到2017年,你就能积累超过100万(1008721)美元的资产,年均回报率7.5%。而如果你反向操作,在每年5月1日到10月31日投资1万美元进去,而在另外6个月离场,那么到2017年你的资产就只有1.1万(11031)美元,年均回报率只有0.6%。

专业人士对一直存在这样过分简单、以半年为周期的模型并不满意。《股市交易者年鉴》主编Jeffrey Hirsch认为,这一模型得以存在,反映了许多共同基金的财年结束于10月31日的事实而已。出于税务原因,它们要在这个日子之前卖掉在亏损的头寸。

不过他主要想指出的是,市场主体投资者应当为这一不断重复的市场模型负责。这种现象在当今世界更加严重,因为交易主要通过计算机进行,而人则构建了计算机运行的算法。

在过去11月至4月的行情中,大部分都是牛市,但也有几次令人瞩目的例外情形:1970年,当时正在打越战的美国刚刚入侵了柬埔寨;1973年,OPEC宣布石油禁运;2008年,金融爆发。而鉴于当前的政治环境也是前所未见,那未来的回报也未必就能“以史为鉴”。

来源:《巴伦》

版权声明:《财经》获道琼斯旗下《巴伦》(Barron's)在中国大陆独家授权,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