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泉港污染事件:为何四天后才公布是裂解碳九?

《财经》记者/俞琴   朱弢/编辑

2018年11月09日 20:27  

有村民表示,事故发生后的几天里,并没有人告诉他造成污染的物质有什么危害、该如何防护

11月4日凌晨3点左右,肖清(化名)被一阵臭气熏醒,他以为电器着火了,赶紧起来查看。家里面没有异样,他又躺回了床上。肖清对异味习以为常。他家住肖厝村——泉州市泉港区南埔镇东北海角上的一个小渔村,不远处有座化工厂,村民说不清是村庄包围着化工厂,还是化工厂包围了村庄,“半夜闻到臭味是常事。”

但这次显然与往常不同。一小时后,父亲喊出的四个字再次把肖清从睡梦中惊醒:渔排沉了。

靠海吃海的人们有两种选择,要么正面搏击凶险的大海,捕鱼为业;要么在安全的海域里搭建网箱,花一两年时间,把两厘米长的鱼苗饲养长大。肖家有70多个网箱,和其他三户人家的网箱连接在一起组成渔排。渔排上铺有木板,人可以走上去向网箱投喂饲料;底下是泡沫,支撑渔排浮在水面上。渔排和网箱里的鱼价值两百万元左右,几乎是肖家的“全部身家”。

肖清事后才知道,这天凌晨,泉港区发生了一起碳九泄漏事件,自己的渔排遭受损坏,正是由于被碳九腐蚀。

福建省生态环境厅11月8日晚间发布的信息称,11月3日16时左右,“天桐1”号油轮靠泊东港石化公司码头;19时20分左右,开始从东港石化码头输油管道进行工业用裂解碳九的装船作业;11月4日0时51分,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1时13分,东港石化码头作业人员发现装船过程中发生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

事故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但时至今日,仍有几个问题需要进行追问:为何事发第五天才公布泄漏危化品系裂解碳九?为何泄漏碳九多达7吨?此类事件中的受损居民该如何索赔?

为何事发第四天才公布是裂解碳九?

肖清的父亲第一反应是:救渔排。

网箱里的海水浑浊不堪,有的鱼翻起肚子浮在水面上。4日凌晨,睡梦中醒来的肖厝村村民蹚进碳九弥漫的海水里,打捞沉下的渔排。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报道,为了救渔排,部分渔民出现身体不适住进医院治疗。一名陈姓女子称,她丈夫上渔排去查看鲍鱼死了多少,结果被碳九的气味呛晕,掉到了海里。救上来后,他感到胸闷,一直呕吐,之后被送往泉港区医院,CT报告显示“考虑双肺感染”。

官方通报称,截至11月8日17时,泉港区医院陆续接诊来自南埔镇、后龙镇沿海一带的52名疑似接触碳九泄漏的群众。此类患者的主诉为“接触刺激性气体后身体不适”,其主要症状为头晕、恶心、呕吐、咽部不适。其中门诊就诊42名,留院观察10名。目前,9名患者症状较入院前有明显好转。

碳九是在石油提炼时获得的一系列含碳数量在9左右的碳氢化合物,它的密度较小,沸点略高于汽油,气味与汽油相似,挥发性强,可分为裂解碳九和重整碳九。两类碳九的特性有很大差异。果壳网11日8日上午发布的文章解释,裂解碳九长期健康风险不大,也没有已知致癌风险,而重整碳九的毒性更高,在海洋这样富含氯元素的环境,甚至会产生二噁英。

然而直到11月8日,也就是事故第四天,官方通报中才明确此次泄漏事件中的碳九系裂解碳九。

肖清告诉《财经》记者,事故发生后的几天里,并没有人告诉他造成污染的物质有什么危害、该如何防护,直到11月8日他才听到一位区领导在码头上说,不幸中的万幸,这次是裂解碳九,毒性不像重组碳九那么大。

公众对碳九的认识来自于此次事件。危险化学品种类繁多,如果不是常见的种类,仅仅通过一个名称,即便是化学专家也很难断定它的危害特性。

在肖清看来,如果能够及时掌握泄漏物的危害、相应的防护手段,渔民抢救渔排的行为也就不至于太莽撞,或许受到的身体损害就能少一些。

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恩泽称,地方政府应该制定应急机制,协调各部门、制定具体方案和措施,同时应该及时对群众科普泄漏物质的具体成分以及其危害性。

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刘建国表示,危险化学品运输,从法规上看基本是完善的,余下的问题主要在技术和操作层面上,比如应急处置是否足够及时、有无预案。类似于交通事故,交通法规是完备的,问题在于发生交通事故后如何处置。但不同的地方在于,长期以来交通事故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处置办法,但危险化学品泄漏事故就不一样了。

刘建国说,主要问题在于相关部门是否能够及时、全面地掌握事发地点的危险化学品信息。

《财经》记者发现,危化品事故中,因信息不畅所导致的惨剧并非孤例。三年前,天津市滨海新区港务集团瑞海物流危化品堆垛发生火灾,600余名消防官兵赶赴现场救援,救援过程中发生第二次爆炸,造成人员伤亡。实际上,瑞海公司的危险品仓库内存有680.5吨氰化钠,这种物质遇水形成剧毒易燃的氰化氢气体,这也就意味着,水枪不能起到灭火作用。

刘建国建议,危险化学品管理方面可以借鉴国外经验。发达国家和地区建立有完善的数据库,管理部门能够及时掌握事发地点的情况,包括物质种类、危害特性及应急处置办法等,在此基础上,他们可以通过这个物质的性质找到应急预案,派遣相应的专业队伍进行处置。

为何泄漏量多达近7吨?

据11月4日的泉港区环保局通报,此次泄漏共造成6.97吨碳九泄漏,“系其油船连接至码头的软管法兰垫片老化、破损,导致部分油品泄漏”。

法兰垫片用于管道法兰连接中,为两片法兰之间的密封件。有油品海运从业者称,软管法兰垫片老化是常见事故,但并不至于泄漏近7吨化学品。

一位油船轮机长告诉《财经》记者,即便是原油储油轮,如果其输油管的管径为80厘米,垫片厚度也不超过5毫米,而根据此次漏油事故的船型,估计管径约20厘米左右,垫片尺寸厚度应在3毫米左右,根本不可能造成数吨碳九泄漏。装油期间,必须有船员在甲板上进行观察,一旦发现异常就需要启动应急预案。他曾处理过一起大型液压设备油管中法兰垫片脱落导致的泄漏事故,从发现到处置完成几乎没有油品进到海里。而此次泄漏的碳九味道刺鼻,如果有船员正常值班,不可能没有及时发现。

11月8日晚间,官方最新发布的通报将事故原因改成了“跳管”,并进一步公布了碳九泄漏细节:11月4日凌晨0时51分,输油管出现跳管现象;凌晨1时13分,东港石化码头作业人员发现装船过程中发生工业用裂解碳九化学品泄漏。现场工作人员立即采取停泵关阀措施,并委托有资质的单位迅速到码头进行污油回收。凌晨1时23分油品停止泄漏。——泄漏从停止到发生仅维持32分钟。

上述轮机长称,跳管导致的油品泄漏量不同于垫片老化,得按泵的流量和压力来计算。轮船停靠到港口进行装油作业时,一般港方会在轮船周围布上围油栏,以防发生溢油事故发生后油污大面积扩散。如果及时发现,围油栏是可以对跳管造成的油污扩散起到作用的。

如何索赔?

每天,网箱里都有鱼在死亡。肖清不准父亲去卖鱼,“鱼被污染了,这不是害人嘛。”

泄漏事故当天,泉港区农林水局发布了一则紧急通知,要求“即日起暂缓起捕、销售和食用肖厝村海域水产品”。11月8日泉州政府通报称,省海洋与渔业监测中心于4日9时在养殖区抽取3个样品进行初检,根据检测规程需连续两周检测无裂解碳九残留物,方可解除管制。

肖清说,养鱼的周期漫长,一般要两三年,养殖行业是“高投入、低产出”,渔民需要在渔排、鱼苗、饲料上投资上百万,而每年的受益不过十几万元。现在村民最大的诉求就是尽快获得赔偿,“我们全部的家当都在里面,我们拖不起。”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1月6日起,当地政府开始给养殖户发放《养殖户基本情况摸底表》以调查损失情况,但尚未对出海捕鱼户展开损失调查。此前,涉事企业福建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曾发布承诺书,表示会配合调查,并承担相关损失赔偿责任。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徐昕认为,泉港碳九泄漏事件中,企业应当履行安全生产的责任,政府相关部门负有监管责任,包括许可是否合法,许可之后是否有效监督等。从民事角度看,受害群众可以要求企业承担侵权损害赔偿。从行政法角度看,如果能够认定政府在允许该企业进入当地的许可并不合法,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法务主任王文勇称,受害群众和企业、单位等可以分别或集体提起环境私益诉讼。被告不一定只是企业,具体要根据企业或者政府在事件形成过程中的责任而定。

王文勇说,目前受害群众维护自己权益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保留多一些的证据,为索赔、维权做好准备。具体包括污染的范围,个人身体或财产受损情况,养殖的动植物受损情况,企业或政府采取的措施、发布的公告等与事件有关的信息。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