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新增贷款腰斩 专家提示谨防“类流动性陷阱风险”

《财经》记者 张威/文   袁满/编辑

2018年11月14日 09:07  

本文2222字,约3分钟

10月金融数据再次低于市场预期。

央行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79.56万亿元,同比增长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个和0.9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4.01万亿元,同比增长2.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个和10.3个百分点。

10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970亿元,同比多增338亿元,这一数据较上月缩水近一半,为今年以来新增人民币贷款的最低值。反应货币政策有效性降低。

一同公布的10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也处于今年低值。10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288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716亿元,仅是上月的三分之一水平。

“10月金融数据是非常差的,收缩影子银行,可以预期社融增速不会太高,但是没想到表内的银行类贷款会这么低。”京东金融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向《财经》记者表示。几乎腰斩的数据仍然显示当前货币政策的传导存在不畅。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张斌向《财经》记者表示,对地方政府举债严格规定和资管新规等政策出台后,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大幅萎缩,表内贷款增长不足以弥补。

10月新增贷款结构主要体现在:住户部门贷款增加5636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907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730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1503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134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429亿元,票据融资增加1064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268亿元。

10月居民中长期贷款继续回落至3730亿,显示近期房地产市场下行,地产调控的预期没有改变;企业中长期贷款仅为1429亿元,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仍旧不振。

“剔除季节性因素影响,货币政策有效性的降低正持续显现,须谨防‘类流动性陷阱风险’。”沈建光给出提醒。

张斌表示,央行货币政策年初就已经做出了细微的调整。基础货币投放充分,银行间市场利率不高,问题不是央行没给银行钱,而是银行不愿意贷款,实体部门资金需求也在下降。10月金融数据反映了实体经济比较弱,也反映了当前金融服务的供求不匹配,有融资需求的部门也很难得到恰当方式的融资。

沈建光分析,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经济下行、民营经济运行困难,市场信心不足、中美贸易摩擦,预期货币政策仍将延续宽松,但考虑当前资金需求不足,企业信心低迷,货币政策空间有限,财政减税等其他措施须同步跟上、组合出击,发挥更大作用。

事实上,现有的政策已经反应金融数据的严重性,政府和监管机构都非常着急,解决民营企业贷款难、贵的问题,大家对民营经济盈利情况比较担心。

日前,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人民银行和有关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今年以来,人民银行从宏观上营造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合理充裕。在总闸门上,已四次降准,共释放约4万亿元流动性,对冲了中期借贷便利等之后,净放出了2.3亿元流动性。

“但在总量上的流动性合理充裕要通过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才能传导到企业。总的“龙头”够了,池子里的水也很多,流动性是合理充裕的。但今年另外一个工作就是怎么使这些流动性流到民营企业和最需要的地方。” 易纲表示。

央行采取的政策组合包括:增加民营企业的信贷,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民营企业发债;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贷款给民营企业风险相对较大,国企多的行业贷款需求没有这么强烈,所以,造成结构性的问题,有点类似流动性陷阱。”沈建光说,监管部门早已经注意到10月份金融数据反应的信号,并采取了行动。随着支持民营企业政策出台,民营经济是否能成为新增贷款的主力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鉴于当下的实际情况,市场认为,接下来央行会继续采取放松货币的政策,降准、降息都有可能,在顺序上或先降准再降息,在降息的策略上,预期央行会通过调节银行间回购利率(repo)调节市场利率往下走。

近日,央行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强调,分析货币政策取向宜采用中长期视角,重点应关注市场利率在较长时间段内的变化趋势。受季节性因素等影响,短期资金面有时也会小幅波动,但并不意味着政策转向,流动性最终会向合理充裕水平收敛。

“尽管央行会继续保持流动性宽松,但是央行可发挥的余地不大,主要还要靠财政和监管的政策。因为现在不是拿钱的问题,是金融机构怎么把钱送到实体经济的问题。”张斌说。

事实上,自从今年三季度开始,央行货币政策已经边际放松,未来如果继续放松,调控是否会出现明显的效果。沈建光认为,一开始效果会相对差一点,流动性陷阱就说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传导地比较困难,通过不断调控以及其他配套措施,这些配套措施包括给民营经济和金融机构吃定心丸等组合拳。

“流动性陷阱实则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出现问题,根本解决还是要进行体制改革,即供给侧改革,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是综合结果,取决于银行贷款意愿,民企地位是否一视同仁等诸多问题。”沈建光说。

张斌认为,新增社融增速下来太多,会对总需求形成负面打击,反映了社会总购买下降的趋势,经济下行压力就比较大,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出台了一些政策,采取积极主动的办法,出台新的融资工具,例如权益类不动产信托基金,这就是很重要的权益类融资工具。还有就是更积极的财政政策。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