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开行Leslie MAASDORP:中国下一个经济增长阶段要强调绿色

2018年12月09日 12:14  

“过去40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为了保持改革继续取得成功,我们要去定义在新的发展或者高质量增长阶段,它的主要要素应该是什么?我觉得里面要加上绿色投资、绿色金融和绿色改革,在下一个中国高质量增长的阶段,要强调绿色。”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Leslie MAASDORP在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主办的“2018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 Leslie MAASDORP

Leslie MAASDORP认为,现在所碰到的中美贸易争端,只是一个表现形式,深层次的矛盾不会很快被化解。所谓的中美停战90天,能不能解决中美的贸易争端,只看这个问题可能有点短视,我们应该更多看一看全球经济的持续不稳定性,或者持续的中美之间低劣度的争端。

他表示,中国自己规划的制度是长期的计划,中国的视野通常都是放得非常远,这对全球经济有很好的助力,全球经济更多的关注是短期利益,短期关注股票证券交易所价格的变动,中国这样一种规划的体制、长期的视角,希望能够被全球投资者借鉴。

他认为,中国应当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捍卫多边的制度和体制。当然系统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总体来说,多边的体制还是非常有价值的。现在全球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问题、全球移民问题、污染的问题、生物多样性毁灭的问题很多,这些问题光靠一个国家不可能解决,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多边的体制。

以下为发言实录:

Leslie MAASDORP: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谢《财经》杂志邀请我。前面几位专家做了非常全面的介绍,介绍了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一些关键的挑战和世界经济所面临的关键的挑战。下面我发表四点意思:

第一,我们现在所碰到的中美贸易争端,只是一个表现的形式,深层次的矛盾不会很快被化解。所谓的中美停战90天,能不能解决中美的贸易争端,只看这个问题可能有点短视,我们应该更多看一看全球经济的持续不稳定性,或者持续的中美之间的低劣度的争端,这种争端持续下去,一定会影响到中国和全球的经济,所以大家不要忽视这种不安全性,也不能想象在今后三个月当中挥一挥魔法棒就能化解双方的争端。这个事情可能和特朗普上不上台也没有什么本质的联系,其实更多 的是一种大的格局的相关的问题。

第二,中国自己规划的制度是长期的计划,中国的改革开放可以说推动了各种各样的变化,它极大地影响了全球历史的变化,包括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的体制,可以使得中国视野通常都是放得非常远,这对全球经济有很好的助力,全球经济更多的关注是短期利益,短期关注股票证券交易所价格的变动,中国这样一种规划的体制,长期的视角,希望能够被全球投资者借鉴。

第三,中国应当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能够捍卫多边的制度和体制,这个多边的体制是在二战之后确立的。这样一个多边的体制为全球带来了巨大的财富和繁荣,无论在和平领域还是在贸易领域,包括建立全球的货币政策,包括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体系等等,在世贸组织当中,要非常重视特朗普提出的关切,要敢于面对这个问题,不要把孩子和水一起泼出去。当然系统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总体来说,多边的体制还是非常有价值的。现在全球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问题、全球移民问题、污染的问题、生物多样性毁灭的问题很多,这些问题光靠一个国家不可能解决,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多边的体制,中国政府在各个场合反复重申了自己对自由贸易体系的支持,特别是习主席在2017年在达沃斯所做的承诺,都是非常明确的。

还有一点,中国增长的下一个阶段是什么?在过去40年中国改革开放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为了保持改革继续取得成功,我们要去定义在新的发展或者高质量增长阶段,它的主要要素应该是什么?之前的专家已经提到了,包括怎么推动投资,我觉得里面要加上绿色投资、绿色金融和绿色改革,在下一个中国的高质量增长的阶段,要强调绿色。

中国也需要做一些权衡和取舍,高质量的增长非常重要,因为经济的增长也是会带来不平等,我们都知道,在中国不平等也是大面积出现的,全球各个国家也不能免俗。中国的GDP增长很快,但是否能弥合这样一种差距,为未来持续的增长种下种子,未来的经济增长非常重要,经济增长可以非常快速,但这种模式可能是不可持续的,可能会有更多的燃煤的电厂,有大量负面的外溢效应,你可以毁灭未来的可持续的资源,GDP表面上还是在增长,但未来的动力是缺失的。现在中国进入下一个改革的周期,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就显得尤为重要。

我们要知道,中国的经济未来肯定会放缓的,大家对这种放缓一定要感到非常舒适,因为未来我们的增长应该是绿色的,放缓是非常合理的,它可以为未来的绿色发展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提供领导力,特别是在绿色融资方面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有了这样一个抓手之后,中国的金融行业可以不断地成长。更重要的一点,中国下一步改革更多要关注金融行业的改革,还有银行业的改革,这是非常关键的,因为资本市场不可能像过去一样闭关自守,它应该充分释放经济增长的潜力。

我特别想强调一点,金融科技是一种变革性的经济,革命性的经济,它现在在中国是受到限制的,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是相对比较封闭的,所以区块链受到了打压。中国的债券市场已经成为全球第三,但是97%都是国内投资者来投资,希望在未来几年之内能够翻五倍,其实只要引入一些监管方面的改革,使得外国投资者很容易进入中国的债券市场,这样可以为中国的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的创新,更多增长的潜力。

另外我要分享的一点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中国当局多次承诺要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使得人民币更多被他国使用,作为一种国际交易、国际结算清算的货币,也许成为很多国家重要的储备货币。这个怎么来实现呢?人民币要想国际化,或者说完全国际化,成为一种国际的储备货币,前提是市场必须要开放,如果市场是关闭的,人民币是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的。所以是有矛盾的,一方面我们希望人民币进一步国际化,另一方面我们的金融和资本市场还是非常封闭,这两者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但也不是说,大家就激进的大爆炸式的一夜之间金融完全开放,因为中国之前也提到了,有一种体系化、系统化的规划,也是基于邓小平的遗产,所谓摸着石头过河。这种模式就是边试验边改进,然后找到某一个切入点,如果行得通就扩大,如果行不通就取消,这种模式对中国来说是非常适用的,包括深圳、上海、厦门等等都进行了实践。这种创新的模式,可以极大地带来金融行业的发展机遇。

最后我想强调的一点是,金融行业的改革,或者中国经济的改革,还得考虑一下债务的问题。债务水平的问题,有人说目前还是没问题的,因为主要是国内的债务,但我不敢苟同。虽然中国总的债务水平主要是以人民币计价的,但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看债务水平的增长,在名义上,中国差不多是两万亿美元(2000年),2007年是8万亿,现在是30万亿,从2000年到现在,差不多增了4倍。这应该是要关切的,因为它可能会掩盖一些问题,就是债务借贷的问题,包括几大行向国有企业的放款,有些贷款是非常无效的贷款。

大家都说经济去杠杆这个工作还要进一步推进,在下一步改革当中,也不能缺失这个环节,央行已经做了相关的承诺和要求。但是要想具体落地有一个前提,还是要看时机,或者政府愿不愿意对金融行业进行充分的改革,这是个前提。

谢谢大家!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