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包容性增长的数字关键因素

陈龙、迈克尔·斯宾塞/文   许瑶/编辑

2018年12月11日 17:55  

数字市场、开放式架构生态系统和移动支付平台,足以为各种发展中的经济体提供强大且可以负担的包容性增长引擎。

最近,针对数字技术对经济和社会影响的讨论,开始转而关注其消极因素。但因数字技术的相关风险就抹煞其改善世界福祉的潜力,是不对的。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潜在的风险将极为深远。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小说家詹姆·斯帕特森合著的畅销小说《总统失踪》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合理猜想,即计算机和服务器上的数据有可能遭到大规模销毁,使得所有现代经济忽然停摆。考虑到此类威胁,涉及跨境技术转让和投资的政策也都考虑到数字技术对网络安全的影响,更不用说其潜在的军事和国防应用了。

事关数据安全的问题远远超出国家安全范围,许多人越来越关注隐私和个人信息的保护,也因此刺激了强化监管的努力。也有人指责社交媒体加剧了政治两极分化,同时为外国干预各国选举和公共话语提供了一个平台。但此处的监管则更为复杂,因为它们必须与言论自由权之间取得平衡。与此同时,大型数字平台的巨大市场势力则促使人们呼吁重新审视竞争政策。

然而受到最多关注的风险却是就业。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作或任务实现自动化,许多人担心以后不会有足够数量的职位留给人类。即使有,确保劳动者能填补新的数字辅助式岗位也会是一项重大挑战。到目前为止,数字经济的崛起似乎已经促成了发达国家广泛的收入和就业两极化模式。然而,数字技术依然可以在促进包容性增长模式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首先,数字化信息的边际成本较低;其次,数字技术比以往要更容易获取,这意味着如今有效参与数字经济的技能要求变得相对较低。

移动互联网是数字经济的关键推动者。智能手机给予了越来越多的民众首次登录互联网的机会,而移动支付系统的兴起则增强了这种包容性效应。以前缺乏获取金融服务所需的官方文件的人如今可以参与交易,建立档案,最终申请到贷款。从这个意义上讲,数据已成为新的抵押品。电子商务平台进一步扩大了这种影响,因为它们为实现经济包容性提供了新的途径。

正如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指出的,电子商务和支付平台已从独立平台发展成为广泛可用的数字化生态系统。进入门槛较低、小型企业可利用数字化进入的市场。

致力于探索数字经济特征及其影响的新研究所——杭州罗汉堂,正在进行的研究表明这种包容性效应已经显现。除了促进整体增长,移动支付系统和电子商务显然正在扩大低收入公民的经济参与并使落后地区受益。也许这种效应不应让人感到意外。毕竟促进包容性增长和就业是创建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背后的关键动力,并依然继续在指导其发展。

此外,生态系统的力量众所周知。许多国家和部门都存在以思想动态交流为特征的创新热点。随着这些热点的发展,它们为新业务的创建提供了越来越多的补充资源,主要是通过降低进入门槛。而数字化的生态系统则成为了这些传统生态系统的涡轮增压版本。它们创造了充满活力的远距离新市场,不仅涵盖商品和服务,还包括了创意和社交互动。

数字生态系统最终会在经济体包容性增长模式方面展现其巨大潜力。当然,各地的增长和发展方法并不相同,但在每个国家各自的发展道路之外,还会存在一些共同的因素,例如对全球经济的知识和技术基础的利用,以及确保相对较高的私人和社会投资。

我们更清楚地发现,数字技术应该被包含在这一策略组合中。在这些技术逐渐渗透入可贸易经济体的劳动密集型制造/装配部门的时代,数字市场、开放式架构生态系统和移动支付平台,足以为各种发展中的经济体提供强大且可以负担的包容性增长引擎。

(作者陈龙为阿里巴巴集团罗汉堂秘书长,迈克尔·斯宾塞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2018,编辑:许瑶)

(本文首刊于2018年12月10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