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在燃油税面前让步了,但马克龙经济学怎么办?

《财经》记者 黄承婧/文   郝洲/编辑

2018年12月12日 15:44  

已经放弃燃油税上调的马克龙不可能满足不同抗议者群体的纷杂且往往是相互矛盾的要求。他的提议还可能增加法国的财政负担——数以十亿欧元计的资金最终将不得不以节约开支来抵消。

从上任初期“新戴高乐”的赞誉,到“何不食肉糜,赶紧滚蛋”的满街唾骂,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马克龙只用了一年半时间。

法国50年来最严重抗议活动已持续近一个月。从11月17日开始,连续四周,每周六准时开始游行抗议。全法国共有数十万人参与,而在每周进行的活动中,受伤和被拒人数一直在递增。抗议者的诉求随之转移到其他诸多问题上,包括要求提高工资、降低税率、改善养老金和放宽大学入学要求等。

面对愤怒的“黄马甲”们,马克龙在当地时间12月10日首度作出公开回应,发表了长达13分钟的电视讲话,态度谦和,试图平息抗议人群的愤怒。马克龙坦言:“可能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我们没能做出足够迅速而有力的回应。我将承担我这一份的责任。我可能会给你一种感觉,好像这不是我关心的,我有其他的优先事项。我也知道我的言辞曾经伤害过你们中的一些人。”

(马克龙。图/视觉中国)

在引起公愤的核心议题面前,马克龙选择了让步。他表示将撤销燃油税增长的计划,并且从2019年起,员工的每月最低工资将增加100欧元,而雇主无需支付额外费用,并降低一些养老金领取者的税收,同时加班费将不会被扣税。但他仍坚持不会调整财产税改革的方案。

作为刺激经济计划的一部分,马克龙在执政初期就为法国富人减税,这导致法国今年税收减少32亿欧元。他在讲话中表示,对于投资者等富有人群的财产税减免仍将“按计划进行”,因为“最富有的人选择离开国家,我们的整体实力会遭到削弱”。

哈佛大学当代欧洲研究中心联合主席戈德哈默(Arthur Goldhammer)对《财经》记者分析指出,马克龙采取对抗议者让步的姿态是因为他没有选择。尽管有一部分人表示仍将在本周六进行第五次游行示威,但也有部分人对马克龙的回应表示满意,并且愿意等待政府接下来的举措。

“黄马甲”运动给法国经济已经造成实质性伤害。法国央行10日指出,受“黄马甲”运动的影响,法国第四季的经济增长预测将从0.4%下调至0.2%,“服务领域因‘黄马甲’运动的冲击而放缓。交通、餐饮和汽车维修服务领域的表现都下滑。”法国财长勒梅尔9日曾形容,暴力示威对国家经济及商业活动而言“是一场灾难”。

作为一个改革派,马克龙态度一直强硬,他曾经对不满的民众说:“想要买得起西服,就应该去努力工作”。但随着欧元区其他国家的经济放缓,法国的年化经济增长率已降至1.8%。增长放缓使得法国高失业率的问题更加严峻,9.1%的失业率是德国的两倍多。

与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物价和税收却在不断上扬。在过去12个月里,法国柴油价格上涨了约23%。当马克龙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对柴油和汽油分别加征6.5美分和2.9美分的税时,有车族深感不满。

个人和企业在法国已经面临欧洲国家当中最高的税务负担。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7-2018全球竞争力指数报告》,法国和意大利的总体税率分别达62.8%和62%。2012年10月,法国决定向年收入超过百万欧元的个人所在企业征收75%的重税,不仅给法国政府贴上了反商业的标签,还引发了富人移民。法国政府决定2015年1月1日起终止这项政策。

高税收支撑着法国的高福利体系。法国国民经济支出的三分之一用于福利保护,高于欧洲任何其他国家,是全世界最慷慨的社会福利系统之一。2016年,法国在医疗保健、家庭福利和失业保险方面的支出约为7150亿欧元。

尽管喊停了燃油税,但留给马克龙政府的挑战恐怕才刚刚开始。

已经放弃燃油税上调的马克龙不可能满足不同抗议者群体的纷杂且往往是相互矛盾的要求。他的提议还可能增加法国的财政负担——数以十亿欧元计的资金最终将不得不以节约开支来抵消。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今年8月调高过一次公共预算赤字的预估——今年的公共预算赤字比预期的严重,约占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6%,高于此前的2.3%。

法国劳工部长称这些可能花费数十亿欧元的措施可以通过政府补贴实现。但是,戈德哈默称,其余的几项,政府还没有讨论做出哪些改变来在支出方面进行回旋。

并且,戈德哈默分析,马克龙承诺的条件还会给政府造成3.5%的赤字,这超过了欧盟规定的3%上限。根据欧元区稳定和增长协议,区内各国都必须将财政赤字控制在GDP的3%以下。马克龙当选总统之后,承诺要把财政赤字维持在3%以下。但即使赤字比例为此前预估的2.6%,也是欧元区较高的国家之一。

“至于最终的经济效应,现在很难评估。”实际上,这会为消费注入活力,增加消费短期内会帮助增长。由于马克龙拒绝回应抗议者的要求而增加企业税,企业的投资活动会进一步释放活力,所以,马克龙的提议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是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

至于已经进行到高潮、接下来或还将继续的游行活动会给当地居民带来多大的生活影响,一名在法留学工作的华人对《财经》记者表示,政府给游行划定的区域是香榭丽舍大街,后来游行的人群里有一些激进分子参与进来并且产生了一系列暴力行为,所以才会有网络上“巴黎在战火中”的报道,但实际上就只是在香街和香街附近的区域有这种情况,并不是整个巴黎。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