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场建设触碰“耕地红线” 燕塘全产业链战略何去何从?

叶碧华,陈泽钊/文   张伟贤/编辑

2018年12月28日 08:54  

燕塘旗下新澳牧场占用耕地一事最终以罚款告终。

12月27日,燕塘乳业(002732.SZ)公告确认,全资子公司陆丰市新澳良种奶牛养殖有限公司收到广东省自然资源厅出具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新澳牧场被罚总计约539.55万元,同时责成广东农垦总局、燕塘乳业公司和铜锣湖农场配合复垦工作。

作为广东农垦旗下直属企业,广东本土首家一体化全产业链上市乳企,燕塘自2014年上市后加速上游牧场的建设。近年,在“精耕广东、放眼华南、迈向全国”战略的指导下,燕塘先后在阳江、湛江、陆丰等地建设自有牧场,并分别在广东广州和湛江建有现代化乳品加工基地。

去年,燕塘实现营收12.4亿元,同比增长12.5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1亿元,同比增长13.84%。随着销售规模不断扩大,对上游奶源的需求亦与日俱增。

在该公司2018年发展计划中,特别提出要“加快建设新澳牧业,在已引进奶牛的基础上,推进牧场的建设进度,加快经营正轨化”。据了解,该项目原计划今年就要完工投产,但受到占用耕地问题的影响,如今将面临无限期押后。

燕塘乳业相关负责人27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接下来公司将严格按照《行政处罚告知书》的要求,积极进行整改和配合。

耕地红线与养殖困境

2015年,燕塘乳业基于对新发展机遇的展望,以及以后有扩大生产规模、增加配套牧草种植用地等的需要,同意新澳牧场向铜锣湖农场承包土地1000亩左右,期限20年;土地承包费标准为:前10年按700元/亩/年标准计算,后10年按800元/亩/年标准计算。

根据规划,澳新牧场项目总投资达3亿元,占地面积1005亩,首期项目建设投产后,奶牛存栏总头数达到2200头;牧场规划除奶牛养殖外,将同时设置种植基地、种植包括全株玉米、饲草等喂养所需的农作物。在燕塘内部,对该项目寄予厚望,不仅以国家级示范奶源基地的标准打造,定位为绿色生态养殖,还预期建成后可带动周边经济社会发展。

截至2017年底,燕塘乳业已累计向新澳牧场投入约4000万元,4个在建工程的账面余额为4989.48万元,其中新澳牧场占比69.77%(3481.02万元),工程进度显示为53.68%。

直到今年7月,燕塘乳业收到广东省农垦总局转交的函称,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在开展2017年度土地执法检查时,发现新澳牧场在建设过程中存在占用基本农田的情况,并要求公司如实提供新澳牧场在投资建设全过程的相关情况并配合执法部门调查。

据燕塘乳业后来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披露,广东省铜锣湖农场国土所已于2015年年初确认奶牛场建设项目符合农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广东省农垦总局也于当年年中核发批复,同意新澳牧场向广东省铜锣湖农场承包1005亩土地用于奶牛场建设项目。当年看似的“合法合规”为何到了2017年却变了占用耕地?

对此,乳业专家王丁棉向记者表示,由于城镇化的发展,不少农田耕地被用来发展房地产,为了确保耕地面积达标,不少地方都把坡度15-25度的山区划到耕地的范围,而这些地方往往以前都是畜牧用地。

记者注意到,2017年1月,国务院在《关于加强耕地保护和改进占补平衡的意见》中指出,已经确定的耕地红线绝不能突破,已经划定的城市周边永久基本农田也绝不能随便占用。

尽管国家出台了政策支持畜牧养殖,例如“任何地方政府都不得以新农村建设或整治环境为由禁止或限制规模化畜禽养殖”等,但背后却存在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些前些年流失的耕地现在该从哪补回来?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因建设占用、生态退耕、农业结构调整等原因减少耕地面积8177.25公顷,通过土地整治、农业结构调整等增加耕地面积205.89公顷,年内净减少耕地面积7971.36公顷。而牧草地总面积0.31万公顷,仅占农用地约0.2%。

燕塘的烦恼

作为华南地区的领先乳企,燕塘目前主要产品涵盖了巴氏杀菌乳、调制乳、灭菌乳、发酵乳等液态奶,冰淇淋以及蛋白饮料等。近年在全产业链战略下,开始大力发展上游牧场。

“燕塘以前主要是加工,近年走全产业链的战略,方向是对的,但现在整体来说算是半产业链,因为种草、饲料那一块目前大部分还是外面采购,广东没多少地方可以种草。”王丁棉告诉记者,目前广东的自产原奶供应率大概只有25%,“目前的现状是整个广东的畜牧用地面积越来越少,加上前段时间的杀牛倒奶,自供率现在可能还要更低。”

据公司年报披露,2017年燕塘自产原料奶数量占当期原料奶消耗量的比重约为三分之一。随着良种奶牛养殖示范中心和澳新牧业逐渐进入产奶成熟期以及新澳养殖建成投产,公司自产原料奶数量及占比将会进一步提高。

2016年下半年以来,国内外养殖场进入去产能阶段,主要出口国奶牛存栏量总体下降,国际原奶产量和供给量均有所缩减,成本上升压力逐渐传导至下游乳企。这在燕塘的财报中可窥一斑。今年前三季度,燕塘收入基本保持3%-9%的增长态势,但归母净利润却不断下滑,分别骤降约22%、32%和51%。

此外,上游的持续投资也增加不少压力。燕塘在三季报中预测,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将出现-40%到10%之间的变动,原因是“新工厂投产带来的资产折旧、管理费用增加影响凸显”。

燕塘口中的“新工厂”正是日产600吨乳品、投资6亿元的广州开发区旗舰工厂。今年上半年,该新工厂出现了1484.4万元的亏损,且成为了对燕塘乳业净利润影响超10%的三家参股公司中,唯一的亏损企业。

在奶制品竞争激烈的广东市场,燕塘不仅要面对风行、晨光、香满楼等本土乳业的竞争,还要顾及伊利、蒙牛、光明等全国性企业的侵袭。燕塘乳业坦承,“随着国家对乳制品行业监管从严,对行业整合力度加大,未来全国一线品牌有可能通过并购方式收购广东本地中小规模乳制品加工企业,并通过投资扩产等措施控制上游原料奶资源,进一步提高其在广东市场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从而加剧市场竞争,对包括公司在内的广东省本土乳制品企业带来较大的市场冲击。”

在王丁棉看来,燕塘要做全产业链首先要解决奶源问题,“因为企业规模做大了,现在十几个亿(营收),以后要保持一定速度发展,得解决奶源供应的问题。”而这也是多年以来一直摆在燕塘面前的发展瓶颈。

事实上,燕塘曾经一度打算“走出广东”,考虑在临近广东的湖南、福建等地建设基地,但后来却不了了之。一位熟悉燕塘人士对记者表示,燕塘在广东市场取得的成绩很大程度上是借助母集团广东农垦的资源,“出了广东,拿地、市场、营销什么都要靠自己,燕塘目前的管理团队、资源都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上述人士说。(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相关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