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权健直销链条的肿瘤医院:可培训经销商,秘方无需审批

包雨朦/文     

2018年12月30日 11:36  

在权健的商业链条中,肿瘤医院是特别的一环。

近日,多位权健“经销商”家属告诉记者,他们的家人在接触到权健产品后不久,就会有“上线”邀请他们去权健肿瘤医院参观学习,“上课的内容包含了肿瘤医院如何成功攻克癌症的案例,火疗、中药秘方治好了哪些病。有些人去的时候还将信将疑,回来了时候就变了个人。”

可查资料显示,权健名下目前有四家医院,是其“自然医学”治疗肿瘤的实践场所。这四家医院分别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成都权健医院、盐城权健肿瘤医院以及辽宁权健肿瘤医院。这其中,实际开业经营的只有天津和成都的两家,成都医院也以装修为由停业,实际在接待患者的仅有天津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在权健系肿瘤医院,权健“经销商”拿药还有折扣价,这也导致去这些医院看病的人,如果拿药金额较高,普遍会选择加入权健会员。

而权健肿瘤医院本身,也拥有极为强大的盈利能力。有离职的权健肿瘤医院告诉记者,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生考核指标含开出医院秘方药的数量,“一个医生每个月最少也要开出几十万元的秘方药。”

而这些所谓的秘方药,本身甚至并未经过临床试验。

一名地方卫健委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澎湃新闻记者,中药饮片不需要经过临床试验。一般,只要处方不违背中药的配伍禁忌,符合中药药典的规定即可。如果患者拿到的是煎好的制剂,对于其中的成分存在质疑,可以送去药监局检验。

四家权健医院

权健麾下的4家医院中,目前真正开业的仅天津肿瘤医院。

官网资料显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华北总部医院)由权健集团投资兴建,位于天津市武清区京福公路78号。医院按三级肿瘤专科医院规划建设,占地300亩。一期、二期工程总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设置床位2000张,现已投入使用。三期工程正加紧规划中,总体设置床位数10000张。2014年获核发二级肿瘤专科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9月20日正式面向全国营业。

天津是权健集团总部所在地,但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名义上并未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持股。

工商资料显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成立于2014年,由潘金泉全资持有。潘金泉是权健自然医学天津分公司和权健自然医学天津化妆品销售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他还在多家权健系的公司中担任监事一职。

国家卫健委全国医疗机构系统信息显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的有效期是2014年3月25日-2015年3月25日。目前此医疗执业许可证的有效期已经过时。

不过,天津市武清区行政审批局相关人士强调,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疗执业许可证仍在有效期。

有业内人士分析,各地医院信息需要地方卫健委层层上报,信息更新可能会有延迟。

成都的权健医院是权健旗下惟一一家综合医院,因此它的名称中没有“肿瘤”二字。不过,这家医院并非自建,而是收购而来,原名为成都爱博尔医院。2009年5月20日投资人纪大华退出,目前由权健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束昱辉全资持有。

成都权健医院自称是权健集团全国首家直属医院,其官网称,权健目前得到了百余种民间验方、秘方,大部分已进入临床试验期,取得了显著效果,是“全世界拥有中医秘方最多的权威医疗机构”。

成都市锦江区卫生部门的相关人员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成都权健医院已经于9月1日停业。据当地媒体报道,该医院停业与旧城改造有关,新的院区正在装修中。

权健在其宣传资料中,还多次提及,在该公司创始人束昱辉老家江苏盐城大丰正在建设中的分院,称其建成后,床位数量可以达到2000张,总投资高达20亿元。今年5月该院正式封顶。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在大丰走访时发现,作为权健承诺在当地打造的健康小镇核心单元,江苏权健肿瘤医院正在建设中,围蔽的建筑群里有数栋建筑同时封顶。

澎湃新闻记者从盐城市卫健委获悉,该医院的许可证还在审批当中,目前不具备营业资格。

辽宁权健肿瘤医院位于沈阳沈北高新区,同样是束昱辉的独资控制企业。该医院成立于2016年,也还未开始正式对外营业。

为何权健能开医院

那么,权健为何能在开设这么多肿瘤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肿瘤医院成立的门槛并不太高。我国的医院系统由低至高分为一级、二级、三级三个等级,其中肿瘤专科不设一级医院,最低即为二级。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即为二级肿瘤专科医院。

一位熟悉民营医院的运作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专科医院的申报程序都差不多,国家卫健委对每类专科医院都有相应的建设标准,达到要求之后就可以向当地的卫生部门申请医疗许可证。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到,国家对于二级肿瘤医院的要求在硬件上主要体现为床位数量(100到399张)和部分医疗器械的配备要求;在人员上,要求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的医师占医师总数10%以上,医护比达到1:1.16。

“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二级肿瘤医院的建设标准并不难达到。”上述民营医院的负责人透露。

官网资料显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现有在册职工400余人,其中高级专业技术人才50余人,其中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30余人,硕士生导师5人,博士硕士研究生27人。

另外,国家对于二级肿瘤专科医院的科室设置也做了详细的要求。“专科医院的科室必须与该专科范围相关,超出就算违规了。”一位熟悉医院政策的业内人士表示。

但澎湃新闻记者却发现,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招聘启事上看到,该医院正在招聘普外科、普内科等专业的医疗从业人员。这显然超出了肿瘤专科的从业范围。

不过,权健医院的目标也远不止二级专科医院这么简单。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在宣传文案中多次提及,该医院按照三级肿瘤专科医院的标准建成,“力争在3-5年内将医院建成一所集医疗、教学、科研、预防及药品研发于一体、国际一流的大型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

成为直销体系一环的医院

在权健的直销体系中,肿瘤医院发挥着特殊的作用。

多位权健“经销商”的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的家人在接触到权健产品后不久,就会有“上线”邀请他们去权健肿瘤医院参观学习。

“先是参观医院,然后就是上课,给他们洗脑。”一位来自湖北黄冈的权健“经销商”家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上课的内容中包含了很多肿瘤医院如何成功攻克癌症的案例,他们就告诉你火疗,还有中药秘方治好了哪些病,有些人去的时候还将信将疑,回来了时候就变了个人。”

权健肿瘤医院除了是医疗机构之外,还承担着培训的功能。有媒体实地探访发现,权健肿瘤医院“住院部”实际名称为“权健国际商学院”,大厅内的墙壁上,有着“承载权健智慧,铸就人生价值”的标语口号。它的真实身份为直销业务讲师对经销商提供培训的地方。

而且,权健肿瘤医院本身也直接和权健的经销商、会员体系挂钩。成为权健的会员或“经销商”,就能在该医院以折扣价拿药,而发展下线达到要求后,还能够获得免费的体检机会。正因这一机制的存在,一些人患者及其家属抱着治病的目的,被迫成为了权健的“经销商”。

权健和它的中药秘方

当然,权健的肿瘤医院还是束昱辉和他的中药秘方的试验场。

束昱辉在以前的采访中提到,他早年在民间接触到了许多重要秘方。于是他开始着手如何把它们收集起来,并且产业化。束昱辉称获得了药方之后,就将其加工成药品在权健肿瘤医院进行临床试验。

束昱辉还称:“很多方子要让它成为国家认可批准的药品需要漫长的过程,这个是不能等待的,我们可以等,但是患者不能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全国自建和加盟了300多家医院,在这些医院用这些中药秘方给患者治病,另一种是做成院内制剂直接供应给患者。”

而所谓的中药秘方和院内制剂,却存在巨大的监管真空。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记者在暗访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过程中,仅出示了一张写有患者症状和以前所用药物的文字情况照片,随后在没有患者病历、没有肺癌病理诊断报告等任何确诊的书面材料的情况下,医院的专家给出了他的治疗建议,并且开出了接近万元的抗癌秘方。

一位熟悉中医的专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能开药的中医本人必须具有处方权,每一张药方需要医生签字才能生效,并且药方中要明确告知患者含有哪些成分,否则就涉嫌违规。

当澎湃新闻记者以“怎么确定权健医院的药方安全有效”的问题咨询成都卫健委中医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时,对方表示,中药处方根据病情辨证施治,难以统一,而且中药饮片不需要经过临床试验。一般,只要处方不违背中药的配伍禁忌,符合中药药典的规定即可。医生开出处方后,药房的药师会进行查对,明显的过量或者成分问题需要找医生再核对。如果患者拿到的是煎好的制剂,对于其中的成分存在质疑,可以送去药监局检验。

一位中医医生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中药的施治难以完全标准化,每个医生使用的配方可增减不一,理论上很难按照化学药品的方式去注册审批。

对于束昱辉提到的通过院内制剂的方式让患者先用上权健秘方的说法,一位熟悉医院运营的专业人士表示,这其中也存在监管漏洞。

“院内制剂是不需要去国家药监局作为新药申报审批的,只要在医院当地的监管部门备案即可,也不需要临床试验。因为一般院内制剂是一家医疗机构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发现的具有疗效的药,一旦出了问题监管部门就会向院方问责。但实际上,出了事就意味着有患者已经付出了代价。”

上述专业人士还指出, 院内制剂理论上是不能够以授权的方式给其他医院使用的,“但也在存在一定的灰色地带,只要被授权的医院以自己的名义在当地备案即可。”(澎湃新闻)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