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核集团与比尔·盖茨的新技术合作项目搁浅

《财经》记者 韩舒淋/文   马克/编辑

2019年01月02日 19:06  

受美国核电管制新规影响,双方为开发新型核电技术而成立的合资公司前景不明,中核集团表示中国核电发展不存在卡脖子问题

因受到美国去年10月颁布的核电管制条例影响,中美核能领域的行波堆技术合作面临停摆。

2018年12月29日,比尔·盖茨在其博客上发文总结了过去一年的工作和学习,在关于能源的章节中,比尔·盖茨提到其创办的开展行波堆研发的泰拉能源公司,表示曾计划在中国建设一个试点项目,但最近美国政策的变化让这变得不太可能。

《华尔街日报》1月1日报道说,泰拉能源公司新任总裁Chris Levesque表示也许会寻求其他合作伙伴。

行波堆是第四代核电技术的一种。比尔·盖茨在2006年创办了泰拉能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开展行波堆的研究。2009年,中美两国开始行波堆技术交流,2011年,国家能源局委托中核集团与美国泰拉能源公司开展商务和技术交流合作,此后双方不断升级合作关系,直至2017年9月双方成立合资公司环球创新核能技术有限公司,各持股50%。

比尔·盖茨所说的美国政策变化是指2018年10月11日美国能源部发布的《美国对中国民用核能合作框架》(下称《框架》)(US. Policy Framework on Civil Nuclear Cooperation with China)。

1月2日,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合资公司前景需要双方共同决定,目前双方还在协商如何往前走。

去年11月15日,在中核集团的一个记者会上,《财经》记者提问美国核电管制新规对中核与泰拉能源合作有何影响,中核集团董事长余剑锋表示,双方合作很顺畅,“这次限制了我们与泰拉公司进行行波堆的合作,但我们的合作没有停止,正在限制条款下在寻求新的合作方式,不光是核能方面,新的方面也有可能合作。”

美国能源部发布相关管制条例后,中美两国行波堆的合作前景即受到业内担忧。根据前述《框架》,美国能源部对与中国的民用核能合作提出了关于设备和技术的诸多限制,尤其是限制了新型反应堆技术和与美国核电技术有竞争关系的中国自主核电技术的出口。

《框架》提出,轻水小堆(SMR)、非轻水先进堆、先进材料和软件以及2018年1月1日以后的新技术转让都将不予批准。行波堆作为快堆技术的一种,属于出口受限制的“非轻水先进堆”。

去年10月中旬,《框架》出台后数日,曾有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透露,美方已叫停关于行波堆的合作。彼时《财经》记者曾向相关方求证,但未获确认,各方均表示尚无消息,正在沟通。

11月8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紫光阁会见比尔·盖茨,韩正在会见中表示,中方愿与美方深化新能源、能源科技创新等方面的互利合作;中国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营商环境不断改善,欢迎美国企业积极来华开展能源合作,共同推动能源技术进步,在互利互补、合作共赢中实现更大发展。比尔·盖茨高度赞扬中国在能源可持续发展领域取得的成绩,表示愿继续加强同中方在能源领域的互利合作。

比尔·盖茨的年终总结确认了这一合作短期内无法在中国推进落地。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一结果在2018年10月美国相关管制条例颁布后即可以预见,且政策的限制短期内应该不会有变化。

比尔·盖茨一直是坚定的核能拥护者,其在年终的博客中表示,太阳能和风能虽然成本下降很快,但并不稳定,储能技术也无法迅速廉价。因此,核能是应对气候变化的理想能源,因为它是仅有的没有碳排放且能24小时稳定供应的大规模能源,当前反应堆存在的事故风险可以通过创新来解决。

比尔·盖茨选中的行波堆,是满足第四代核能系统安全要求的新型金属燃料钠冷快堆,其燃料原理的核心是核燃料的利用从点火区开始,增殖和焚烧先后进行,实现一次通过且深度焚烧,整个闭式燃料循环在同一个堆内实现,这种技术可以显著提高核燃料的利用率,减少乏燃料中包含的高放废物。由于循环过程中常有增殖和焚烧的功率峰值移动,形成“波动”的物理图像,因此采用该技术的反应堆被称为“行波堆”。

新技术的落地需要投资,泰拉能源公司总裁兼CEO Chris Levesque对《华尔街日报》表示,示范堆的研发成本大约是10亿美元。而纵观全球,目前仅有中国在最近十余年中一直没有中断核电建设,且规模逐步发展,装机容量升至全球第三,次于美国和法国。

比尔·盖茨在2018年进博会期间接受中核集团旗下《中国核工业》采访时谈及了中国的核电市场前景,他表示,整个世界需要向着接近零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迈进,核能将在这个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提到,要避免气候变化的最坏后果,核能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迅速增长的对清洁能源的需求,使它成为未来新项目最具吸引力的市场。

在新型快堆技术方面,2017年12月,中核集团负责的国家示范快堆项目已经在福建霞浦开工建设,该工程是国家重大核能科技专项项目,并将采购部分俄罗斯供应的设备。

行波堆合作项目遇阻后,比尔·盖茨在博客中表示,如今美国已经不像50年前一样是全球核能的领导者,要重新夺回这一地位,需要开展新的融资,升级监管措施,向投资者表明其严肃态度。

美国能源部公布核电管制《框架》后,曾有业内资深专家对《财经》记者评论,美国核能领域的战略是核技术国际领先,并防止核扩散。但目前美国本土没有核电市场,科学技术缺乏实践检验就会停顿,美方有担心后来者居上的压力。

中核集团董事长余剑锋对《财经》记者表示,中核集团一直坚持引进先进技术和自主创新相结合的发展战略。美国在中核华龙反应堆供应链中的产品寥寥无几,即便有,也可以国际采购替代,如果替代也被封锁,中核还可以自己制造。虽然美国是目前世界核能技术最先进的国家,会造成一定影响,但“可以自信地说,中国核电发展,不存在卡脖子。”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2周前
    在一定时期内,重要技术领域,中国人还是制造自己的标准。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