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烦恼:产能仍不及预期 国产化角力中国市场

彭苏平/文     

2019年01月04日 09:07  

本文2825字,约4分钟

1月2日晚间,特斯拉(NASDAQ:TSLA)发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的生产和交付数据。特斯拉表示,在2018年的最后三个月,公司每天生产和交付近1000辆汽车,创下了生产和交付的全新纪录。

不过,由于交付数字尚不及分析师预期,而且未来业绩增长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周三特斯拉的股价未能止跌,收跌6.81%。

数据显示,第四季度,特斯拉总共交付了90700辆新能源汽车,这一数字环比增长8.6%,同比增长高达203.65%,但不及市场预期的92000辆水平。瞄准中低端市场的最新车型Model 3在突破“产能地狱”后,在该季度交付了63150辆,也低于市场此前预期的64900辆水平。

对于特斯拉而言,2018年是极具挑战的一年,也是一道分水岭。2018年7月,特斯拉在美国出售的汽车数量突破20万辆,触及美国联邦政府给予新能源汽车最高额补贴的限值。2019年初开始,特斯拉的税收优惠将减半至3750美元。理论上,消费者也会赶在2019年来临之前赶上购买“优惠特斯拉”的“末班车”,因此,外界对2018年四季度特斯拉的销量有着较高的期待。

2018年末,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曾在个人推特账号上卖车,并提醒消费者,联邦政府对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补贴将从2019年开始减半。华尔街日报的消息指出,年末特斯拉仍有超过3000辆Model 3的库存,这一消息未得到特斯拉证实,但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特斯拉销量增长下的调整。

为了降低补贴“退坡”对销量的影响,马斯克还宣布自2019年1月2日起,将全系车型在美单价下调2000美元,这更加剧了市场对特斯拉未来销量的担忧。而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也将迎来更多的加入者,特斯拉面临更正面的竞争。

此前有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特斯拉的成功在于创造了一种汽车新品类。但随着传统汽车制造商纷纷入局,尤其是豪华汽车企业也加速推行电动化战略,特斯拉的自主领先优势正在遭受挑战。

突破“产能地狱”

根据此前华尔街多位分析师的平均预计,第四季度特斯拉Model 3交付量为64900辆,Model S、Model X的交付量分别为14200辆、13600辆。

而特斯拉公布了销售数据后,其整体交付量比预计的少了2000辆。其中,Model 3交付63150辆,Model S、Model X分别交付13500辆、14050辆。从全年来看,两款定位于高端市场的更为成熟的车型Model S和Model X共交付99394辆,甚至没有达到特斯拉自己定下的10万辆交付目标。

Model 3上市后,产能不足、无法达到预期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特斯拉。在发布初期,马斯克定下的目标是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其生产进度都远远落后于计划,也让各方分析师们连连失望。

2018年6月的最后一周,特斯拉终于生产了5031辆Model 3,周产能达标。在接下来的第三季度,特斯拉凭借高达83500辆的交付数量,时隔两年再次实现盈利,净利润2.55美元。

特斯拉的“产能地狱”似乎已破。而随着特斯拉销量突破20万,一个新的“窗口期”也让华尔街分析师们对特斯拉第四季度的销量更为乐观。

按照美国通过的法案,车企的新能源汽车销售规模突破20万辆后,税收补助将会减半,每隔六个月进行调整,直到完全消失。特斯拉在2019年1月面临税收减半,在这之前,特斯拉的销量有望取得“最后一搏”。

不过,这个预想落空了。虽然从数据本身看,特斯拉四季度的表现已经相当可圈可点,马斯克本人也在推特上转发相关报道时表示,团队完成了一份“非常棒的工作”。

尽管环比增速有所放缓,但在第三季度飞速增长105%的基础上,特斯拉第四季度交付量突破9万,增长8.6%,同比更是增长2倍。在此带动下,2018年全年交付245240辆新能源汽车,与2017年相比翻了一倍,几乎与此前历年交付的总数相当。

“成长的烦恼”

相比于交付量,引发市场担忧的在于特斯拉接下来的市场表现,尤其是在补贴退坡后特斯拉的反应——全线产品在美售价下降2000美元。在部分分析师看来,这释放的信号是,特斯拉也需要通过降价来刺激需求。

“特斯拉的交付量还可以了,在美国的销量已经超过了奔驰、宝马。市场担忧的更多是未来,保时捷已经从它手里抢了很多订单,中国市场的造车新势力也渐成规模,在这种情况下特斯拉的自主领先优势能够保持多久是个问题。”1月3日,艾尔西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曾志凌表示,特斯拉当前也在遭遇 “成长的烦恼”,在美国的税务优惠打折直至退出之后,特斯拉可能还是会受到较大的影响。而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则认为,补贴退坡对特斯拉短期内的销量可能会有影响,但长期来看影响将会逐渐减小,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也会随之改变,重新达成市场平衡。

从先例来看,补贴退出至少在短期内影响显著。2017年4月,香港政府更改电动车首次登记税,将全额减免改成单车上限9.75万港元后,特斯拉的销量直线下滑,整个香港电动车行业从此一蹶不振。

“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的鼓励和刺激,企业能做的事情其实有限,最终还是要依靠规模效应降低成本。”曾志凌指出。

需要指出的是,在特斯拉之后,通用汽车随着销量突破,补贴也将减半,事实上在美国市场的每家企业最终都会面临补贴退坡的压力。

特斯拉提出降价2000美元作为应对,实施多久尚难预测,不过有华尔街分析师测算,这将会使公司的盈利减少数亿美元。“对于特斯拉来讲,首先会面临财务上的压力,它目前还未形成稳定的盈利能力,在这个节骨眼上降价,财务压力显然会增加。”曾志凌也表示,“但是另外一方面,特斯拉的生产和销售规模都已经起来了,和一两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曹鹤则认为,随着中国工厂的建设,未来特斯拉的业绩增长点更多在中国,市场对它销量的期待也许不会像之前那么高,但是在中国的销量要占据一定的规模,甚至是“达到一半”。

“今年可能就不这么预测了。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突破百万辆,已经初步形成规模,全球汽车制造商都来了,宝马、奔驰也进入市场,特斯拉会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往后看三年,如果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还占不到一半,才算失败。”曹鹤表示,特斯拉“国产化”后,会根据中国消费市场的特点,进一步丰富国内的产品线。

(来源:21世纪报道 作者:彭苏平)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