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中国新厂动工,但2018年马斯克和这家明星公司曾游走破产边缘

《财经》实习生 刘皖媛 记者 王斌斌/文   施智梁/编辑

2019年01月08日 14:56  

本文8431字,阅读需22分钟

经历私有化风波、丢掉董事长职位后,硅谷钢铁侠在2018年带领着特斯拉向空头发起了猛烈的反击,逐渐爬出产能地狱,三季度盈利,敲定临港工厂,大举进军中国市场。现在上海工厂动工,算是开了好头。

1月7日下午,特斯拉超级工厂在上海临港产业区正式开工建设,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与中国政府的相关领导一同出席开工仪式。“今天,上海超级工厂举行开工仪式,是特斯拉承诺在中国市场持续加大投入的一个例证。” 马斯克表示。

投资项目敲定,工厂破土,但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资金来源仍受到广泛关注。去年8月2日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称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造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

这对特斯拉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据2018年三季报显示,特斯拉当季营收 68 亿美元,净利润达3.12亿美元,目前拥有自由现金流8.81亿美元,现金流和现金等价物约 30 亿美元,比第二季度增加了 7.31 亿美元。

特斯拉不会把大半的现金都投入上海工厂,马斯克必然要寻求外部融资,而资金来自中国的可能性最大。

因为腾讯控股(00700.HK)已经收购特斯拉5%的股权,市场一度猜测,中国企业可能财务投资特斯拉或者参与中国工厂建设。

在8月的电话会议中,马斯克透露称上海建厂的资金将来自中国本土融资,包括银行贷款和地方债务。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上海部分银行已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了低息贷款,并与特斯拉签署贷款协议。

无论如何,2019年,特斯拉以中国工厂破土动工顺利开局。而回顾过去的2018年,马斯克和特斯拉(NASDAQ:TSLA)过得并不平顺。

2018年初,SpaceX的重型猎鹰火箭携带一辆红色2008款特斯拉跑车成功发射升空,且助推器成功着陆。观看直播时,这个现实中的“硅谷钢铁侠”哽咽落泪,一展柔情。

这是SpaceX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高光时刻。然而几个月后,马斯克和特斯拉就陷入了危机。

6月5日,特斯拉2018年度股东大会前夕,马斯克被部分股东质疑并策划剥夺其董事长职务。马斯克流泪表示,“在特斯拉,我们用爱来建造汽车”,回应股东们对连年亏损的不满。

9月30日,马斯克与调查私有化事件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同意通过诉讼达成和解,条件是罚款2000万美元,保留公司CEO职位,但需在45天内辞去董事长职务。当地时间11月8日晚宣布,任命罗宾·德霍姆(Robyn Denholm)为董事长,被取代的马斯克将继续担任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

作为特斯拉和spaceX的首席执行官,在2018年的表现确实有些过于离经叛道。一系列古怪推文、嘲讽和在媒体前表现出的夸张情绪,即使是在怪人频出的硅谷也如聚光灯一般突出。

与之对应的是特斯拉股价的巨大变动,濒临破产的流言不绝于耳。确实如此,特斯拉今年快破产了,但是年底的业绩和飙升的股价显示,触底反弹的奇迹已是马斯克创业的常态。

私有化推文与“失控”的马斯克

灾难始于一条只有九个单词的推文。2018年8月7日,埃隆·马斯克和他的女友在家里醒来,做完晨练后,乘上一辆特斯拉S型车,自己开车去了机场。随后,马斯克在其个人推特上发文称“Am considering taking Tesla privite at $420.Funding secured.(我计划以每股420美元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到位)。”

这条引起巨大震荡的消息,在发布前没有任何人看过或讨论,更毋论审核过。推文发布1小时20分钟后,特斯拉的股价上涨7%,公司股票在纳斯达克一度暂停交易。恢复交易后,特斯拉以379.57美元收市,涨幅达11%。

“资金到位”逐渐成为推特上流行的“黑话”,然而特斯拉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私有化声明的第二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要求特斯拉提供私有化相关文件以了解私有化虚实。420美元的预期股价下,这笔交易价值将超过100亿美元,长期亏损的特斯拉如何“已经获得资金”引起广泛的讨论和质疑。

8月17日,《纽约时报》发布对马斯克的独家专访,他坦言过去的一年是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年,每周工作120小时接近崩溃。在提到睡在办公室、独自度过47岁生日时,马斯克情绪失控,几度哽咽落泪。

马斯克的眼泪没有感动市场。专访发布当天,特斯拉收盘时股价再度下跌至305.5美元。8月20日,摩根大通认为马斯克没有足够资金完成私有化计划,把特斯拉目标股价由308美元下调至195美元,降幅36.7%。这离420美元的目标越来越远。

只用了17天,特斯拉私有化就从开始到放弃。

马斯克在8月25日的公告中称决定终止私有化,但他依然声称有足够的资金推动计划。是否“资金到位”无人知晓,但私有化声明造成的巨大震荡显而易见。在8月7日后一个月的时间里,特斯拉股价下跌了30%,市值蒸发了近200亿美元。

11月8日,在和SEC博弈后,马斯克还是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长的头衔。当晚,特斯拉宣布任命罗宾·德霍姆(Robyn Denholm)为董事长,被取代的马斯克将继续担任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

早在2018年7月,马斯克在泰国山洞少年被困事件中提出微型潜水艇设想,并制作了潜水艇模型。被英国洞穴潜水员嘲讽为“公关噱头”后,马斯克立刻在推特中炮轰为“恋童癖”,舆论一片哗然,作为两家上市公司的CEO,他在社交网络上的言论难道无人监督?

毫不意外地,这位随性的CEO没有就此止步,8月7日的私有化推文让特斯拉付出了巨大代价:被SEC调查、股价剧跌。

面对一摊烂局,没有人知道马斯克在想什么。私有化风波还未平息,9月6日马斯克在一档网络直播节目中吸食大麻的行为,违背了特斯拉公司的道德准则,更引起观众和消费者们的强烈不满。特斯拉股价在次日迅速回应,收盘时大跌6.3%,为近两年来单日最大跌幅。

灾难并未结束,9月27日,SEC起诉了马斯克私有化推文的欺诈行为和误导投资行为。第二日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盘中一度跌超15%。截至收盘,特斯拉跌至264.77美元,大跌13.9%。

被弹劾、侮辱推文、私有化失败、吸毒事件,被情绪左右的马斯克似乎已经自暴自弃。特斯拉则面临着股价剧跌、资金不足、濒临破产的危局。马斯克和特斯拉走到了2018的年末,似乎走到了尽头。

做空者与产能地狱

濒临破产边缘几乎是特斯拉的常态。

3月底,投资公司Vilas Capital Management的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预计特斯拉将会全面崩溃,并将在未来4个月内破产。马斯克4月1日在推特上给出的回应是一张照片:在自己的脖子上挂着一张写着破产的硬纸板,歪倒在特斯拉汽车门上,眼角带有泪痕。

当然,这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但从现实情况来看,公司面临来自外部和内部的双重危机。

在外部市场看来,特斯拉的表现,一直以来都像即将破灭的泡沫:长期投资烧钱使得现金流不足,交付车辆的承诺跳票,马斯克的负面新闻更是让公司雪上加霜。

去年年报显示,截止2017年底特斯拉共有230亿美元,其中长期债务94亿美元,分析师和媒体都开始猜测,自由现金的飞速流失将使其在2018年耗尽现金。

与做空者的斗争从特斯拉成立起就从未停止。与通过股价上涨赚钱的大多数人不同,做空者通过高价时借入股票并假设卖出、股价下跌时买入来归还股票赚取差价,因此倾向于攻击长期负债、没有盈利、且对于资本市场依存度高的公司。

同时,Model 3虽然评价反馈好、市场充分,但量产进度缓慢。车辆交付延期导致国际知名评级机构穆迪投资下调了特斯拉的信用评级,从B2下调至B3,较“投资级”低6个级别,自3月12日起,特斯拉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近四分之一的价值,空头凶猛。

3月27日,因为Model 3产能问题,穆迪再次对特斯拉下手,下调其债券评级,媒体大肆宣扬特斯拉即将破产,特斯拉股价一周内下跌了60美元。

私有化推文后纽约时报的专访中,马斯克情绪崩溃,并表示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压力导致的健康问题让股东担心其领导能力,次日股价大跌30美元。9月“吸大麻”事件曝出,这个“钢铁侠”被各大媒体渲染为吸毒者,股价再次下跌。

特斯拉的私有化的推文被视为对做空者的反击,短暂的股价上涨使得做空者们当月损失超过25.9亿美元,但之后股价迅速下跌,将特斯拉再次拖入险境。

在内部,特斯拉面临着连年亏损的巨大压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特斯拉提高产能、按照预期交付车辆,向资本证明有盈利的能力。而这正是陷入产能地狱的特斯拉最大的难题。

2017年初,特斯拉预计当年年底Model 3的量产可以达到每周5000辆,但公司在内华达州超级电池工厂遭遇了挫败。马斯克力图使生产线实现自动化,然而机器人常常出现故障,周产5000辆的目标迟迟不能实现。

Model 3的3.5万美元最低价的版本预计要到2019年四月左右才能交货,比2017年7月第一批Model 3交付时间推迟了将近两年。马斯克在“生产期限”问题上的摇摆不定、量产目标的反复跳票,让他被攻击为贩卖梦想的骗子。

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从未盈利的特斯拉需要巨额研发成本,据彭博社统计,在2018年的每一分钟要花掉6500美元——现金流极速消耗,公司快没钱了。

“由于Model 3增产困难,特斯拉确实面临着严重的死亡威胁”,11月底马斯克在一次访谈中亲口承认,公司甚至只差“数周时间”就要破产。

人工组装与“帐篷生产线”

马斯克和他的特斯拉压力有多大?

为了实现产能目标,马斯克每日工作22小时,睡在公司的地板上。更艰难的是他做出用人工替代机器的决定:软件缺陷导致机器人频频出现故障,不得不替换为人工组装数千电池单元。

人工组装与让机器最大程度完成简单生产组装工作的梦想背道而驰。但这次妥协释放了Model 3的产能,拯救了特斯拉。

6月的最后一周,特斯拉Model 3奇迹般地达成了周产5000量的预设目标,共计生产5031辆。

一个月前Model 3的周产能还不足4000台,特斯拉在濒死关头用充满创造力的方式实现产能大跃进。产能报告中显示,为了达到产能目标,马斯克在加利福尼亚工厂外搭建了帐篷,里面是一条Model 3新的总装生产线GA4。

人工替代机器、在帐篷里搭生产线,正如他在给员工的邮件中写的,“不论是靠意志力,或者凭创造力,我们找到原本以为不可能办到的全新解决办法”,马斯克的疯狂将特斯拉从悬崖上拉了回来。

7月的美国小、中型豪华车销量数据显示,特斯拉已经超过宝马(2、3、4、5系),奔驰(C、CLA.CLSE级)以及奥迪(A3、A4、A5、A6、A7)等传统豪华车企,位列销量第一。

去年10月,特斯拉盈利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营收为68.24亿美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9.85亿美元;净利润为2.55亿美元。第三季度特斯拉共向客户交付了56065辆Model 3,虽然平均每周平均交付量仍不到马斯克之前对外宣称的5000辆目标,但在感恩节前马斯克发给员工的内部邮件显示,马斯克的目标已经不止5000台了,他希望2018年底前,每周能生产7000台Model 3。

目前特斯拉还未公布2018年的销售数据,但据汽车报刊出版商凯利蓝皮书(Kelley Blue Book)统计,截至今年11月底,该公司已售出约16万辆汽车(包括Model S和Model X)。跨过产能危机,特斯拉汽车今年的销售量是去年5万辆的三倍多。凯利蓝皮书分析师蒂姆•弗莱明(Tim Fleming)称,这将是2018年最畅销的一款豪华车。

就数据而言,马斯克这一年的疯狂似乎对特斯拉的业绩没有产生巨大的损害。他的争议性和话题度使特斯拉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

马斯克在2019年也不会停止“折腾”。洛杉矶的“地下交通隧道”上月底刚刚挖通并开放体验,马斯克预言未来将在世界各地城市的地下运行电动车;更近的计划是特斯拉中国工厂。

抢夺中国这块蛋糕

2018年的最后一天,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他会为工厂动工访华。

“美国钢铁侠”最近一次被公众知晓的中国行还是去年7月。2018年7月10日,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特斯拉超级工厂(Gigafactory 3),该项目规划年生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

去年6月的股东大会上,特斯拉全球销售主管任宇翔表示该工厂将落户上海,而马斯克则给了它一个充满科幻感的名字——“无畏战舰”(Dreadnought)。

目前看来,在华有合资公司的外国车企对于独资建厂并没有那么迫切的需求,毕竟从经济性上考虑,国内合作的车企有更多的政府、市场等优势,传统外资车企走独资建厂所耗费的成本大概率更高。

特斯拉则是一个“异类”,从有计划在中国建厂开始,就一直谋求独资。

2014年4月,马斯克在极客公园举办的创新者峰会上透露,特斯拉在3-4年内可能在中国建厂生产。在第二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他又表露了类似的想法。不过这些都未见实质性进展,只停留在计划中。

上海浦东是最早进入特斯拉视野的合适区域。2014年马斯克就想过在上海浦东建厂,但不想和当地车企合资。当时和政府没谈拢。

随后特斯拉开始了全国“征婚”。北京、深圳、广州等各地政府都和特斯拉有过接触,马斯克希望拿到一个最优的方案,但独资建厂这个条件始终没有变化。

中国的政策逐步开放,特斯拉在中国兜兜转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上海。

2014年,特斯拉开始和上海有关方面接触。2017年6月22日上午,一张带有上海市政府和特斯拉两方名牌的疑似现场签约照片流出。当天,特斯拉确认和上海市政府讨论在沪建厂的可能性,但那时双方在独资建厂等问题上的博弈尚未结束,拉锯仍在继续。

2018年5月10日,正式在上海临港设立了独资企业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同月的财报分析会议上,马斯克和任宇翔正式表态,继内华达州之后,第二个超级工厂将落户中国。6月股东大会宣布“无畏战舰”锚定上海。

此后,“美国电动车鲶鱼”入华的脚步越来越快。

7月10日下午,马斯克来到上海临港签署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当日收盘时,特斯拉股价微涨1.24%。马斯克被拍到在上海街头见缝插针地吃包脚布,7月13日又在推文上称在北京访问期间在中南海紫光阁与国家领导人“进行了关于历史和哲学的有趣讨论”。

10月24日,上海环境热线公布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项目(一期)环境影响评价公示,公示称一期项目目标年产量为25万辆纯电动车,生产车型包括Model 3和Model Y。马斯克还表示:“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Model 3和Model Y将供应大中华地区。”

中国的新能源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2018年11月,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称,1至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05.35万辆和102.98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63.63%和68%,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保持稳步增长态势。

11月13日,来自第三方的“2018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分国家/地区销量统计表”曝光,前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国内地市场销量为6710辆,位列其全球销量的第二名,占比4.4%,但远远不够。扩大特斯拉车型在中国市场的份额,抢夺中国这块蛋糕,对马斯克来说是巨大的诱惑。

开工仪式前三天的1月4日,特斯拉宣布正式向中国客户开放 Model 3 电动车选配,新订单的交付预计将从今年3月开始,早期订单的交付最早将从2月开始。

1月6日,马斯克如约飞抵上海。随后他就在推特上表示:“期待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破土动工!”马斯克预计,上海工厂将在2019年夏天完成初期建设,年底生产Model 3,并在明年实现大批量生产。

投资项目敲定,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资金来源受到广泛关注。去年8月2日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称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建造成本预计为20亿美元,而据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当季营收 68 亿美元,净利润达3.12亿美元,目前拥有自由现金流8.81亿美元,现金流和现金等价物约 30 亿美元,比第二季度增加了 7.31 亿美元。

因为腾讯控股(00700.HK)已经收购特斯拉5%的股权,市场一度猜测,中国企业很可能财务投资特斯拉或者参与中国工厂建设。

在8月的电话会议中,马斯克透露称上海建厂的资金将来自中国本土融资,包括银行贷款和“地方债务”,无需靠变卖股票筹资,“计划利用中国本地银行提供的一笔贷款,为上海的超级工厂提供资金。”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上海部分银行已为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了低息贷款,并与特斯拉签署贷款协议。

短暂的奇迹?

马斯克常常被评价为天才与疯子的结合,但这样的描述可能也无法表现其性格和命运的复杂性。

过去的2018年,距离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已有十个年头。

十年前,马斯克也度过了难熬的一年:SpaceX完成了火箭制造,但仅有的三次发射都以爆炸结束;特斯拉发行的第一款车特斯拉跑车(the Tesla Roadster)市场前景一片灰暗。而全球经济的突然崩溃,投资机构退缩,马斯克的钱也快花光了,两家公司都濒临破产。

最危急的时刻,SpaceX送入太空的第四颗火箭将他拖出困境。火箭发射成功的影响下,SpaceX拿到了美国航天局16亿美金的太空物流合同,特斯拉也在2008年圣诞节后获得了老股东的贷款。

涅槃重生,依靠政府和投资的加持,SpaceX的火箭在最初三次失败后的20次发射都成功,而由于其回收技术降低发射成本,NASA成为了它的忠实客户。特斯拉的Model S也获得了市场的青睐。

纵观马斯克的创业之路,从白手起家到亿万富翁,从2008年的危机中脱离走向新生,深埋其中的是他热爱冒险、甚至“不安分”的性格。

而2018年,这样的“不安分”给特斯拉带来了巨大危机。虽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黯淡的双眼、走样的身材与失控的情绪都显示出马斯克受到的巨大折磨,但最终他再次成功扭转局面,爬出产能地狱,让特斯拉在第三季度获得了亮眼的业绩。

2019年,特斯拉能否延续这样的“奇迹”?

在Cowen分析师Jeffrey Osborne看来,去年惊人的销售数据,只是电动汽车需求被压抑、电动汽车税收优惠即将到期等市场优势下的结果,2019年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特斯拉的危险局面已经到来。

由于产能问题,市场对Model 3的需求长期受到压制,不过据估计目前已有11.5万人购买了他们所需要的版本,用户购买欲望逐渐降低,特斯拉需要更低的价格或更优的性能来提高吸引力。

不巧的是,根据美国联邦法律,单一汽车厂商可享受税收优惠的电动车总数为20万台,达到销售上限后其享受的税收抵免政策将逐步取消。特斯拉是第一家销售20万辆电动汽车的制造商,在美国的主要客户群体将失去7500美元联邦税收抵免优惠。

面对税收优惠到期的危机,12月22日,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应,如果本应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的交车承诺无法实现,延迟交付导致消费者错过税收抵免,那么特斯拉将承担这部分费用。

另一种方式是开拓其他市场。特斯拉官网显示,近期部分Model 3在中国的售价将下调7.6%。过去两个月,这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曾两次调整其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价格。特斯拉表示,在将Model X和Model S的价格下调时,特斯拉“承担了很大一部分关税”。

此外,特斯拉持续开拓更为偏爱清洁能源汽车的欧洲市场,计划在1月份为欧洲制造一大批Model 3,预计在2月和3月交付。

从2018年看来,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也是特斯拉的一个潜在危机。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2018年重做某事,他不会在推特上发布一些内容,“可能是不明智的”。

没有人知道马斯克和特斯拉将走向何方,将他视为偶像的人和期待他破产的人都认为自己持有的观点是真理,而且都能找到充分的理由来支撑论断。

天才都是不被人理解的,2018年的马斯克直面众多苦难与质疑,他有过妥协,但从未逃避。

正如丘吉尔所言,“一个人绝对不可在遇到危险的威胁时,背过身去试图逃避,这样做只会使危险加倍,但是如果立即面对它毫不退缩,危险便会减半。”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