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十大策略师看2019:美股还能涨10%|《巴伦》独家

作者:Vito J.racanelli 翻译:费名 编审:康娟   编辑:赵杰

2019年01月11日 18:40  

如果经济周期保持不变,股市将重新走高。策略师更青睐科技股、公用事业类股等。非必需消费品类股最不受欢迎。

投资者们终于摆脱了2018年了——这是压力重重的一年:两次股市调整,不断攀升的利率,让人生厌的贸易战以及日益增长对熊市即将到来的恐惧。

美国股市以2015年以来的首次年度下跌收尾,2019年看上去相当乐观。2018年12月,《巴伦》咨询了10位市场策略师,他们均表示已为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设定了2019年的目标,即高于该指数近期2600点的价格水平(编者注:数据截至2018年12月14日)。根据这些策略师的平均预测,标准普尔500指数2019年将收于2975点,涨幅超过14%。

这些策略师大多来自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他们各自为该指数设定的目标从2750点到3100点不等。以标准普尔500指数衡量,2018年股市下跌了近3%,这在任何一年都算是令人失望的表现,尤其是在2017年上涨近20%的情况下。

在某种程度上,2017年的股市飙升消解了2018年全年预计超过20%强劲的利润增长。那2018年的股市下滑是否意味着2019年的盈利放缓?策略师们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在2019年的每股盈利将仅增长5%-6%,至每股172美元,部分原因是这些公司将不再享有2018年美国联邦减税措施的提振。

行业分析师通常比这些“由面及点”作出分析的策略师预测得要高,他们预计2019年每股盈利增长9%。策略师们谨慎乐观地认为,中美两国将在2019年初达成某种贸易协议,结束近一年来拖累股市的贸易摩擦。公司和股价也可以从健康的消费者需求和良好的资本投资中受益。

2018年的市场动荡导致股票交易价格为未来一年预期收益的15倍左右,与长期平均水平相当。这远远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2018年9月20日超过18倍的市盈率,当时该指数达到2930.75点的历史高点。

中美贸易争端将在一季度解决

不断攀升的利率是股市缩水的部分原因。2018年,美联储四次上调联邦基金利率,即隔夜银行间贷款利率,最近一次是在当年12月份,利率上调至2.25%-2.5%的目标区间。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暗示目前利率“略低于”不影响经济活动的中性利率,人们对此后还有多次加息的担忧已经消退。

2019年,随着中国和美国重新就关税问题展开角力,市场可能会出现更大的波动。鉴于当前美国经济扩张和牛市已经延续了十年之久,投资者对潜在的衰退和熊市也越来越焦虑。

“股票无可替代”的看法在2018年不再成立;债券、大宗商品和黄金这些资产在2018年也表现不佳。在美国短期国债收益率约为2.4%、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收益率为2%的情况下,现金近期似乎首次成为了一个可持有的资产。如果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会进一步上升。

2018年在许多方面都是不寻常的。亚德尼研究(Yardeni Research)总裁埃德·亚德尼(Ed Yardeni)表示:“市盈率处于熊市,但收益率处于牛市。”亚德尼是四位预测标普500指数在2019年将达到3100点的策略师之一。他指出,美国经济增长态势良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4.2%,第三季度增长3.5%。

策略师们在一年前的“2018展望”预测中曾算对了2018年的一个重要市场信息——联邦基金利率在2018年底将达到2.25%左右。他们也预测错了一些事。例如,他们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2018年将上涨7%。策略师也没有预见到新一轮的波动或指数的任何一次从高点下跌10%的修正。总体而言,他们预计金融股在2018年将表现良好,公用事业板块将跑输大盘,但事实恰恰相反。

2018年,美国国债收益率一直保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这很令人惊讶——债券收益率与价格负相关。2017年底,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4%。它现在的收益率为2.65%(编者注:数据截至2019年1月7日),尽管2018年11月份曾超过3.2%。此后的下降反映了人们对经济放缓和令人惊讶的软通胀数据的担忧。《巴伦》采访的策略师预计,十年期美国国债2019年的收益率将达到3.1%。

策略师们预计,2019年美国GDP增长率为2.5%。虽然这低于最近几个季度的水平,但仍高于2016年和2017年的水平。

联邦投资者公司(Federal Investors)股票首席投资官Stephen Auth预测,美国经济将实现年化2.5%的增长。他说:“就当它是新泽西州立公园大道的减速带,而不是衰退。”

Auth多年来一直看好股市,并为2019年标准普尔500指数设定了3100点的目标值。他认为,一些利空因素将在2019年消散,中国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将在第一季度得到解决。他还坚持认为,油价落到每桶50美元左右可能已经触底。美联储温和的利率路线也应该变得更为明朗。他补充道,所有这些新动向都将使美国经济的潜在实力在下半年显现出来,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的盈利将从2018年的估计162.32美元增至170美元。

花旗集团花旗投资研究部门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Tobias Levkovich认为还有几点会支持股市反弹。他说,由于低失业率和工资上涨,产业活动将更活跃,而消费者普遍更有消费力。Levkovich也为标普500指数设定了3100点的目标值。他表示,情绪数据和美国国债收益率也有利于股市反弹。

一些策略师,包括普信集团(T. Row Price)投资主管Rob Sharp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keWilson,对市场前景和经济都不那么乐观。

2019年会有一两次加息

Sharps为2019年设定的目标值是2850点,并称在美国经济增长放缓之际,股市面临着“一个具有实质性挑战的差强人意的环境”。他表示,高于近期水平的可持续经济增长取决于生产率的提高。世界各国政府都有大量债务,而中国和欧洲的人口结构可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困难。

Wilson为标准普尔500指数设定的基准目标值为2750点,在《巴伦》咨询的策略师中是最低的。他预测2019年公司利润仅增长3%-4%,“盈利全面衰退的风险升高”,即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的利润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他指出,2018年利润增长的一半以上归功于减税和股票回购,这减少了股票数量,提高了每股收益。

2019年,经济可能会经历温和的周期性调整,但他的疑虑是,“如果企业做出反应,开始解雇员工,该怎么办?”换句话说,投资者可能低估了经济减速的潜在严重性。

图/视觉中国

美联储推高了影响其他利率的联邦基金利率,在2018年的股市大剧中扮演了主角。金融危机后,随着美联储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联邦基金利率已接近于零。但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一直在逐步扭转这一趋势,最初预计美联储2019年将最多加息4次。

然而,《巴伦》的许多专家和其他人士现在认为,2019年只会有一两次加息——这就意味着承认经济增长可能正在放缓,而通货膨胀并不构成多大威胁。如果联邦基金利率进一步上升,可能达到3%左右,这将提高短期国债收益率,使现金成为更具吸引力的投资选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利率正趋于中性,这预示着加息即将结束。这一言论导致股价在2018年秋季连续几周大幅上涨,但自那以来,市场已经回吐了大部分涨幅。

TIAA旗下投资部门Nuveen的全球股票主管Saira Malik认为,关税和利率上升将抑制经济增长。她表示,“美联储可能会走得太远”,过度收紧货币政策,超过了中性利率。Malik给2019年标普500指数设定的目标值是2840点。

她警告称,通过提高利率的过度紧缩将挤压企业利润率和经济。如果投资者感觉到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市盈率可能会降至15倍以下。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David Kostin预测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基准目标值是3000点。他估计有30%的概率掉到2500点。他说,如果投资者对2020年的经济衰退越来越担忧,那么这种下行风险就会成真。在这种情况下,收益预期可能大幅下调,市盈率可能会收缩到14倍。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股票与定量策略主管Savita Subramanian为标普500设定了2900点的目标,她敦促投资者不要忽视现金的潜在吸引力,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现金几乎毫无收益。

如今,现金收益率高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约60%的公司的股息收益率。同样看好现金投资的David Kostin说:“某些时候,现金投资能获得近3%的收益,且波动性为零。”

近期最大风险是中美贸易谈判

对于牛市和市场预测者来说,可能遇到什么问题?也许近期最大的风险是中美贸易谈判可能破裂。如果两国不能达成贸易协议,可能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将继续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从10%提高到25%。

保诚金融(Prudential Financial)资产管理业务PGIM的投资组合经理John Praveen表示,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对于市场来说,可能是个巨大的挑战,也是个棘手的问题”。Praveen的标准普尔500指数目标为3000点。

摩根大通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Dubracko Lakos-Bujas设定的2019年标普500目标值是3100点。他指出,由于市场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的负面反应,谈论贸易战“对特朗普政府来说风险越来越大”,最近对贸易和利率的担忧有所“缓和”。

Lakos-Bujas认为,如果经济周期保持不变,股市将重新走高。他估计,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2019年的每股盈利将达到178美元。应用17.4倍的市盈率,他得出了3100点的目标值。

与许多其他策略师一样,摩根大通的策略师其更青睐科技股。该板块上半年表现强劲,之后出现进行了调整,现在市场空间不再“拥挤”。科技企业的预期市盈率中值约为16.7倍。

在技术股中,联邦投资者公司的Auth看好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AMAT),其股票价格已从高点下跌了近50%。他说,这只股票的价格似乎将衰退因素计算在内。

Auth也看好卡特彼勒公司(CAT)的前景,该公司股价2018年下跌了约20%。他指出,卡特彼勒拥有稳健的资产负债表,而且订单仍在增加,尽管其股价定价已经反映了由于贸易问题而出现订单“断崖式下跌”的可能。

公用事业类股的预期市盈率为19倍。尽管该行业的增长远低于科技股,但仍受到多位策略师的青睐,包括普信集团的Sharps和摩根士丹利的Wilson。他们都喜欢NextEra公司(NEE),该公司在佛罗里达州有良好的价格基数,同时也是一家迅速发展的全国性可再生能源企业。

最不受策略师欢迎的行业

非必需消费品类股最不受策略师欢迎。Nuveen的Malik注意到,由于对关税和房地产市场放缓的担心,消费者可能会缩减支出。在这一领域内,以实体为导向的零售商面临着持续的挑战,为了和电商竞争,他们将不得不继续大量支出。

Malik喜欢那些用“自己的杠杆”来推动增长、不严重依赖整体经济的股票。她说,PayPal公司(PYP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是一个全球性支付公司,就像Visa(V)和万事达(MA)一样。

她说,电子商务在美国每年增长10%,在世界其他地区年增长20%,这对于PayPal来说是结构性的利好因素。

2018年有许多高点和低点。但无论如何时钟在2019年1月1日重新开始。如果有些事情进展顺利,那2019年可能会是向好的一年。

版权声明:本文首发于12月17日《巴伦》杂志。《财经》获道琼斯旗下《巴伦》(Barron's)在中国大陆独家授权,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