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智库发布】王延春:民企突围之要

《财经》杂志宏观学术部主管编辑、《财经》智库研究员 王延春/文     

2019年01月12日 00:11  

本文节选自《财经》智库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佛山攻略》。这是《财经》智库继2018年1月首次发布《中国制造2025-佛山样本》报告并取得巨大社会影响后,再次成立专项课题组,通过走访69家企业和8个行业协会,深入挖掘佛山乃至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瓶颈,并针对瓶颈找到切实可行的发展路径,给出政策建议和企业发展建议。该报告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朱森第,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主持发布,是一份呈现城市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全攻略”,为中国从世界制造业的第三方阵上升至第二方阵、乃至第一方阵探路,亦必将为中国其他城市的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有力借鉴和参考。

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进入关键时刻。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民营制造企业迎来内外交困的挑战,而佛山民营制造企业更是面对叠加困境。佛山制造业如何通过技术、制度和企业文化的创新,诞生新鲜活泼的生命,不仅为国人瞩目,也将对全球产业格局产生影响

文/王延春

作为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佛山诠释了民营经济“根”与“魂”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壮大过程。在“佛山制造”向智能化、高端化、品牌化和绿色化跃迁的过程中,民营企业是中坚力量,并树立了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标杆。

随着新一轮全球产业转移浪潮,中国制造面临着高端回归和低端迁移的夹击态势,转型升级进入关键时刻。尤其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更使民营制造企业迎来内外交困的挑战:出口订单持续下滑,制造业的各类成本红利即将耗尽,经济“脱实向虚”导致制造业投资回报率、劳动生产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均出现下滑趋势。

佛山民营制造企业面对叠加困境,如何像传说中的不死之鸟在火葬的柴堆上焚烧自己,通过技术、制度和企业文化的创新,诞生新鲜活泼的生命,不仅为国人瞩目,也将对全球产业格局产生影响。

第一节    民营经济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先行者

佛山是中国唯一的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城市,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对中国两个采取重点观测、一月一报的城市之一。40年来,佛山坚持发展实体经济,基于“草根经济”“本土经济”“实体经济”三大特点,率先在全国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民营经济作为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中坚力量,成为观察中国民营制造转型升级的“晴雨表”。

一、佛山民营制造企业的发展现状

佛山制造的创新发展和转型活力主要在民企。据统计,佛山市民营企业27万户,佛山民营经济发展可概括为“六七八九”的特征,即贡献了63.6%的国内生产总值, 73.2%的税收,82.7%的工业增长率,90%以上的企业数。2018年前三季度,佛山规模以上民营工业增加值占到广东省20.3%。

上世纪80年代初,凭借紧邻广州、香港的区位优势,佛山依靠廉价劳动力与土地,采取“三来一补”的方式,使从桑基鱼塘洗脚上田的草根企业不断壮大,逐渐发展成为佛山的实体民营企业。经过40年积累,佛山成为中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佛山的民营经济具有了很强的产业聚合能力:工业门类齐全,配套完善,主要行业在本地的产业配套率高达90%以上。

佛山民营企业不断繁衍,从“一镇一品”的32个专业镇裂变出中国最大的空调、电冰箱、热水器生产基地,全球最大的风扇、电饭煲和微波炉的供应地,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家具原材料集散中心、全球最大的家具采购集散地……民营经济成为佛山制造业的“根”,民营经济成为佛山经济的中流砥柱。

佛山民营经济底力深厚,孕育出一大批具有全国甚至全球影响力的民族企业和知名品牌。不仅先后涌现出美的、碧桂园、志高、东鹏、蒙娜丽莎、坚美铝材、联塑、海天、新明珠、格兰仕、东方精工等一大批优秀的佛山民企,也涌现出何享健、杨国强、方洪波、梁庆德、叶德林、边程等一批扎根本土、务实低调,追求内生发展的民营企业家。广东省工商联对外发布“2018广东省百强民营企业”榜单,佛山有14家企业上榜,名列广东省第三,其中营收超百亿元的企业达12家。佛山18家主营业务收入超100亿元的企业(2家千亿级企业)均为民营企业(含外资)。2017年,佛山民营经济增加值6067.02亿元,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63.6%。民间投资2984.4亿元,占佛山固定资产投资的69.96%。不断壮大的民营经济也赋予了佛山务实、低调、稳健而又敢于创新的精神气质。

二、民营企业成为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力军

近年来佛山推动“佛山制造”向智能化、高端化、品牌化和绿色化的方向跃迁,一批民营企业已经成为佛山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标杆。

中国制造已进入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中国制造业必须加快转型升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的效益,向全球价值链的高端攀升。如何实现从依赖模仿到自主创新的转变,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对于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并维持长期经济增长的中国而言,这一转型的成功至关重要(吴敬琏2013)。

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 “制造业回归”已初见效果;以越南、印度、墨西哥等国家为代表,以低廉的劳工、资源和土地成本、日臻完备的基础设施和工业链,正在吸引制造企业从中国迁移。中国制造处于夹击态势。尤其2018年,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国制造企业的内外环境空前复杂,市场辗转腾挪和技术升级的路径日益狭窄,中国制造转型升级面临严峻的挑战。

三年来,佛山抓住国家制造业转型升级综合改革试点机遇,实施“以质取胜、技术标准、品牌带动”三大战略,坚持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在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中出现诸多亮点,成为国务院点名表扬的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样本”城市。

早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佛山即已绸缪产业转型升级。和全国制造业情况一样,佛山制造业也面临劳动力红利消减、土地成本上升、低端制造过剩等问题,佛山对优势产业进行了就地转型升级,推动产业链条向高端环节延伸,已经逐渐看到经济的内生动力的新芽。目前电饭锅、家具、瓷砖等日用消费品已今非昔比,其背后的工艺、设计、品质、智能化等附加值已经使佛山制造撕去“模仿、廉价、低端”的标签,重新诠释“中国制造”的高品质定义。

第二节 民营制造业探索转型升级的佛山路径

近年来通过不断创新升级,佛山机械装备、家电家具、陶瓷建材、食品饮料等传统优势产业不断优化,同时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等先进制造业、新兴产业也通过补链、强链保持了快速增长势头,佛山正在加快推动制造业向高端跃升。从过去凭借要素成本优势切入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高端,佛山转换增长动力进入关键的攻关期。2017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5.8%,先进制造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9.2%。民营企业基于灵活的机制、大胆创新的企业家精神,已经初步探寻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佛山路径。

一、佛山民营企业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路径选择

1.转型升级逐渐成为民营企业的共识。佛山一些民营企业规模小、实力不足,又处于制造业的低端、依赖不到3%的加工出口利润勉强生存。抗风险能力低,使民营经济对创新技术、智能改造产生恐惧和畏难心理,很多民企不想转、不会转、不敢转,陷入了“不转型升级等死、转型升级找死”的怪圈。众多中小企业认为智能制造、信息化改造犹如隔着“玻璃墙”,看得见,摸不着,并因此错过了2008年一波转型升级的浪潮。但是近两年,佛山很多民营制造企业逐渐认识到只有通过转型升级才能“向死而生”,看清了转型升级的路径,在民企中间形成了互相观摩、争先恐后转型升级的局面。

2.对标国际行业标准,掀起品质革命。品牌引领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佛山制造多是面对消费者的产品,品质是在市场竞争中安身立命的关键。佛山一批民营企业家联合发出倡议,要在佛山掀起一场“品质革命”。企业在组织上更具柔性,服务上注重融合,管理上注重品牌价值提升。在打造企业品牌、产品品牌和区域品牌的体系上,佛山探索出以品牌引领转型升级的路径。例如,美的集团建立了可容纳万人规模、具有世界级水平的全球创新中心。为煮好一碗米饭,研发团队用上千种大米试验,绘制烹饪曲线,用先进仪器设备替代人工米饭品鉴师。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将祖辈传承的依赖师傅舌头的工艺通过标准化数据,生产出经过494个质量关的酱油。佛山企业正在抱团建立中国制造的“佛山标准”,寄望建成中国制造的品质高地。

3.主攻智能制造,转型升级已初见成效。智能制造是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的主攻方向,是适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必然要求。随着佛山产业结构的优化,民营企业也逐步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占优势比重,向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占优势比重演进。智能制造成为佛山最强劲的一股经济新动能,不少原先做家电、瓷砖、灯具、不锈钢的传统企业,也跨界从事智能制造装备与解决方案的研发与销售。比如,碧桂园投入巨资在深圳和顺德打造机器人产业园,志高等民营企业按照最先进的自动化流程设计再造整个生产系统的智能制造。欧神诺、溢达等民营企业成为广东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华数机器人、隆深机器人、新鹏机器人、泰格威机器人、华南智能机器人等成为广东智能制造公共技术服务平台。

4.提升产业集群,存量优化、增量优质。产业集群(Industrial Cluster)源于迈克尔·波特对国家竞争优势的研究,是产业价值链地理空间的紧密结合,在产业集群中,有交互关联的企业、专业化供应商、服务供应商、金融机构等相互协同促进。上世纪90年代以来,佛山民营企业以镇街为平台的产业集群发展迅猛,大量同类和相关民企聚集融合,32镇以此为基础推进产业集群整体升级,用先进制造赋能传统制造。近年来在转型升级中,企业相互抱团,协同创新,依托区域品牌的效应形成产业联盟,并与国家部门、院校、研究机构对接科研资源,实现技术创新。佛山产业集群多是生产陶瓷、服装、塑料等日常消费品的民营中小企业,龙头企业驱动、中小企业模仿创新,民营企业“抱团取暖”,分散研发风险,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