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吴秀波:投资浮亏逾千万 不二文化深陷困局

国际金融报   朱灯花      

2019年01月22日 15:42  

本文3081字,约4分钟

1月18日,演员吴秀波的代理律师发布声明,陈梦琳(微博名“陈昱霖木木”,微信名“木木”)因在微信上发布不实言论涉嫌敲诈勒索吴秀波,已经公安部门刑事拘留,并经检察院批准逮捕。

一时间,舆论滔天,伴随大量“吃瓜”“扒皮”的文章,将吴秀波卷入舆论的“暴风眼”。

吴秀波此番举动被许多人认为是对“陈昱霖”下了“狠手”。但实际上,吴秀波也同时对自己下了“狠手”——不仅使自己星途堪忧,“钱途”也将受重创。

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其主演的本打算大年初一上映的电影《情圣2》,今日突然宣布退出春节档,提档于1月24日上映。此外,作为明星投资人,吴秀波投资的公司也命途多舛,一地鸡毛。

一地鸡毛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吴秀波至少对外投资了11家企业,涉足酒店、餐饮、影视等领域。喜天影视就是其中一家。

▲信息来源:天眼查

资料显示,喜天影视是吴秀波的经纪公司,旗下还拥有海清、张歆艺、张天爱、李光洁、黄海波等艺人。而吴秀波不仅是公司下属艺人,还是其明星股东。2013年8月,吴秀波以40万元入股喜天影视,持股比例为2%,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光线传媒、华策影视并列股东名单。

作为喜天影视的主要收入来源,吴秀波“一举一动”必然影响到喜天影视的利益。 “人设崩塌”危机将对吴秀波参演的电影、广告代言产生多大损失?

电影方面,吴秀波主演的《情圣2》,在之前的宣传中一直称大年初一上映,而1月21日,《情圣2》突然宣布退出春节档,提档于1月24日上映。

至于广告代言方面,公开资料显示,包括神州租车、英菲尼迪、悦达起亚、小米手机、安居客等,都曾与其合作。而从1月19日,陈昱霖的微博中发布的短信内容来看,吴秀波似乎已经面临广告赔偿问题。


据喜天影视的律师称,陈昱霖的行为(吴秀波指控其涉嫌敲诈勒索)给吴秀波和喜天影视造成至少10亿元的损失,也可能直接终结吴秀波今后的演艺生涯。

而此前,喜天影视曾折戟新三板,明星股东吴秀波股权投资变现之路也前途未卜。2016年12月,喜天影视发布新三板招股说明书,但因种种原因,最终未能顺利挂牌新三板。根据当时的招股说明书,2015年、2016年1-7月喜天影视净利润分别为1700万元、2200万元,同期毛利率分别高达84.5%、53.5%。

长线投资浮亏逾千万元

随着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明星股东+影视类上市公司”的搭配模式得到广泛复制,越来越多的明星出现在上市公司股东名单中。

吴秀波曾于2011年对幸福蓝海进行股权投资,当时以9.67元/股的价格,共出资4503.84万元,认购465.75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2%,成为公司第六大股东。

当初幸福蓝海引入的13个股东中,11家都是PE(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包括创投或风投。另外2个投资者分别是演员吴秀波和编剧邹静之。

幸福蓝海于2016年8月8日在深交所上市。2017年6月,幸福蓝海实施10转2股派1元(含税)的分红,吴秀波持股数量增至558.9万股,持股比例为1.5%,成为公司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2018年9月24日中秋节,吴秀波“出轨”事件曝光。受此影响,幸福蓝海次日股价下跌1.51%,收盘价为9.8元/股,给本就低迷的股价当头一棒。

▲信息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9年1月21日,幸福蓝海股价微跌0.11%,报收8.92元/股。此前一个交易日,因参与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的联合发行,幸福蓝海涨2.41%。

吴秀波在投资幸福蓝海的过程中,颇为激进。在最初4503.84万元股权认购中,有3000万元为股权质押借款,按照最低7%的股权质押年利率计算,吴秀波股权质押产生的利息共为1680万元。加上股权质押利息投入,再去除之后分红所得102.49万元,吴秀波入股幸福蓝海实际成本达6081.35万元。

幸福蓝海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吴秀波持股数量为558.9万股,占比1.5%,为公司第七大股东。由于这部分股票有3年锁定期,到2019年8月才解禁。

▲ 信息来源:幸福蓝海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

长线投资7年多,吴秀波经历了犹如过山车般起伏的账面投资收益。2016年8月8日,幸福蓝海登陆A股市场,连续拉出16个涨停板,调整后继续上行,于2016年9月2日盘中创下历史新高42.98元/股,吴秀波的持股市值达到2亿元;随后,幸福蓝海股价掉头直下,2017年惨遭“腰斩”;2018年,股价延续下行走势。截至2019月1月21日,以收盘价8.92元/股计算,吴秀波投资幸福蓝海账面浮亏约1095万元。

无独有偶,吴秀波还入坑A股上市公司“当代东方”。2015年,吴秀波通过南方资本-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1500万元认购当代东方138万股股份,认购价约为10.8元/股,限售期为3年,这部分股票于2018年6月12日上市流通。解禁前的2018年5月23日,当代东方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停牌。2018年8月2日复牌后,当代东方连续9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股价从21.55元跌至9.93元,市值缩水92亿元。截至2019年1月21日,收盘价为4.85元/股。

有媒体计算,直到2018年8月15日,当代东方才打开跌停板,如果吴秀波当日成功清空手中股份,以盘中最高价7.41元/股计算,可套现1022万元,相较持股成本亏损约477万元;如果吴秀波未清理手中的当代东方股票,那么,其账面浮亏将更大。

不二文化深陷困局

除了投资上述公司,吴秀波还于2015年9月出资5000万元,成立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持股100%。由于可享受税收优惠政策,霍尔果斯成为一些影视公司“避税的天堂”。

不二文化投资的电影有《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电视剧有《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以下简称《军师联盟》)等。其中,2017年6月播出的《军师联盟》火爆荧屏,播放量突破30亿,赚得近10亿元收益。

但高收益引来一连串纠纷。2018年9月27日,据媒体报道,因超过10亿元收益分配不清,各投资方围绕《军师联盟》引发的刑事、民事案件多达5个。之后,不二文化发表声明称,公司原法人张坚不但涉嫌私刻公章,在担任《军师联盟》总制片人期间涉嫌职务侵占、伙同投资方诈骗。

有报道称,吴秀波实际控制的不二文化,原本准备凭借此剧完成资本上的成功一跃,收购方为印纪传媒(3.270, -0.15, -4.39%),而业内盛传收购价格高达60亿-80亿元,后来也不了了之。

另外,不二文化还投资了范冰冰、高云翔主演的电视剧《巴清传》(原名《赢天下》)。由于男女主角先后卷入丑闻,《巴清传》陷入难以播出的困境。

近日,《巴清传》的出品方唐德影视,申请冻结了高云翔公司的6000万元资产,来弥补他给出品方带来的损失。

财报披露,截至2018年6月30日,唐德影视共确认《巴清传》收入6.88亿元,尚有4174.83万元存货余额未结转完毕,一旦《巴清传》停播解约,唐德影视已经确认的6.88亿元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坏账。这也就意味着唐德影视、华谊兄弟等投资人损失惨重,而不二文化也是该剧的联合出品方之一。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7个月前
    JB破演员,贡献有多大,比科学家赚钱多,奇怪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