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白马股康得新被ST:市值蒸发391亿 天弘等机构踩雷

《财经》记者 张建锋 韩笑/文   陆玲/编辑

2019年01月22日 19:50  

本文3960字,约6分钟

康得新违约事件升级,公司股票被实施风险警示。复牌后,公司市值蒸发391.17亿元,曾参与公司定增的天弘基金等五家机构利益受损。

《财经》记者 张建锋  韩笑/文  陆玲/编辑

2017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4.74亿元的康得新(002450.SZ),曾是被市场看好的白马股之一,然而该公司近日却利空不断。

2019年1月份,在2018年第三季度账上仍有150亿元现金的情况下,公司却因无法足额偿付两支超短融券15.62亿元本息而违约。随后又因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实施风险警示,让投资者始料未及。

此前公司股东被调查叠加上述不利消息,让康得新股价自2018年11月份复牌后连续受创。截止2019年1月21日,公司市值蒸发391.17亿元,曾参与公司定增的天弘基金等五家机构利益亦受拖累。

公司控股股东亦麻烦不断。因未披露一致行动人关系,康得集团此前被证监会立案,而其股票质押率在公布纾困资金消息后再度上升。同时,康得新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手握150亿现金却违约

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触发其他风险警示情形,康得新股票交易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简称变更为“ST康得新”,2019年1月22日停牌一天,1月23日复牌。诱发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导火线,是公司超短融券违约。

1月21日,康得新公告称,公司两期超短融券已实质违约,出现部分债权人冻结公司银行账户情况。经银行通知有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其中5个属于主要账号,包括康得新股份、康得菲尔和康得新光电在北京银行开设的三个账号,以及康得新光电在厦门国际银行开设的两个账号。

此前1月15日,康得新公告显示,因流动性困难,18康得新SCP001不能偿付到期本息10.41亿元,构成实质性违约。1月21日公司再发公告,18康得新SCP002亦不能兑付5.21亿元到期本息,亦构成实质性违约。至此,康得新的两支超短融券全部违约。

目前市场上对康得新的最大疑问在于其手握150亿现金,但为何因无法偿还15.62亿元的债券本息而违约。有业内人士质疑其涉嫌财务造假。

某券商固收分析师对《财经》记者表示,之前市场已经对康得新“存贷双高”有所质疑,“一家公司账上趴着那么多现金,还去借大额高息的债务,那其货币资金科目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

康得新公司的三季报显示,账上货币资金150.14亿元,另有银行理财17.34亿元,而带息负债却有107.06亿元。

1月16日深交所已向康得新发去问询函,要求其说明账面货币资金是否受限,以及货币资金等财务报表项目是否真实准确、是否存在财务造假。

此前上海新世纪评级公司接连下调了康得新的评级,1月2日从AA+下降至AA,1月10日又大幅下调至BBB级,在违约日下调至CC级。后在16日进一步降至C级,并提示康得新境外全资子公司智得卓越企业有限公司发行的的3亿美元高级无抵押票据将触发交叉违约条款。

目前康得新在境内市场还有两支存量债券,分别是17康得新MTN001和17康得新MTN002,待偿余额总规模20亿元,到期日均在3年后。由于不存在交叉违约条款,这两支债券尚未违约。

在康得新债券违约前一天,一份其核心子公司康得新光电与张家港保税区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的告知函流出。文件提到,目前已制定出确保生产经营与金融市场严格区隔开的生产运营方案,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指定张家港保税区援顺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代收代付康得新光电相应款项。有业内人士质疑,这是当地政府部门帮助企业逃废债。

康得新公司尚未发布公告对此告知函的内容进行说明,但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问询时证实了该告知函的存在,表示是公司采购销售部门发给供应商和客户的函件。

公司同时表示,由于大环境原因,康得新遭部分银行抽贷、压贷给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为此苏州政府组织各银行成立联合授信委员会,要求恢复授信至2018年9月30日前的规模。为避免各行抽贷压贷的不利影响,政府成立资金平台公司,银行、公司参与,保障康得新的资金流动性和正常生产经营,并称“公司的资产、管理、财务和经营均具有独立性,不涉及托管运营问题,该平台公司仅为资金支持性平台公司”。

深交所的问询函也要求康得新说明,康得新光电自2019年1月11日起,由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制定张家港保税区援顺企业服务公司代收代付相应账款的原因和具体运作情况。

去年底,康得新流动性紧张的消息在市场上流传。根据一份2018年12月7日的民事裁定书显示,TCL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仲裁前财产保全,对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钟玉价值7500多万元的财产进行查封、扣押或冻结。

2018年12月,国际评级公司惠誉和穆迪分别将康得新的评级降至B+和B3。惠誉在评级公告中警示了康得新的流动性问题,预计其因大量的资本支出计划,2018-2019年自由现金流为负。

多家参与定增机构利益受损

连续不断的利空,诱发康得新股价大跌,此前多家参与公司定增的机构亦受牵连。

2017年营业收入为117.89亿元的康得新,主营产品为光学膜、印刷包装类产品,其2018年内业绩表现亦可圈可点。

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08.35亿元,同比增14.65%(调整后,下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01亿元,同比增17.14%。

但受收购资产停牌期间公司股东被立案调查事件影响,停止交易4个多月的康得新,其股价于2018年11月6日复牌后连续大跌。2019年1月11日,公司每股价格收盘于7.58元,相对于停牌前2018年6月1日17.08元收盘价,跌幅高达55.62%。

随后公司股价受债务违约影响持续下跌,截止2019年1月21日,公司每股价格收盘于6.03元。复牌后,康得新市值蒸发合计391.17亿元。

股价持续低迷,此前参与公司定增的机构也深陷其中。

2018年第三季度,康得新普通股股东总数为11.33万。前十大股东中,机构占据主要席位。其中,深圳前海丰实云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丰实云兰”)、华富基金、深圳前海安鹏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安鹏资本”)、天弘基金,分别持有康得新限售股1.14亿股、7962.48万股、5687.49万股、5687.49万股。

2015年12月,丰实云兰、华富基金、天弘基金、安鹏资本、新疆赢盛通典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17.57元/股价格,分别认购康得新定增5691.52万股、3984.06万股、2845.76万股、2845.76万股、1707.46万股(解禁日持股数增至3412.49万股),可上市流通时间为2018年12月17日。2016年,康得新实施每10股派现0.89元、送转股9.99股,上述机构持股数量随之增加。

简单按照送转股及2016年-2017年康得新合计每10股派现1.46元计算,天弘基金等5家机构持有康得新每股成本价目前约为8.64元。如上述机构尚未减持,按照1月21日收盘价计算,参与公司定增的机构合计亏损金额约为8.87亿元。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8年第三季度,丰实云兰、安鹏资本所持公司股份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连续利空,引发资金出逃。

wind数据显示,2018年11月6日至2019年1月21日,二级市场康得新资金流出额合计449.14亿元,其中机构和大户流出金额分别为100.13亿元、143.34亿元,占比分别为22.29%、31.91%。

控股股东麻烦不断

与康得新陷入困境类似的是,公司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近期也因未披露与其他股东一致行动关系而被证监会调查。同时,康得新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而在公布纾困资金利好后,康得集团股票质押率仍在上升。

因未披露股东间一致行动关系,康得新及康得集团、实际控制人钟玉、持股5%以上股东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中泰创赢”)及其股东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泰创展"),在2018年10月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康得集团、中泰创赢在2018年第三季度,分别持有康得新8.51亿股股份、2.74亿股股份,持股比例分别为24.05%、7.75%。在当期季报中,公司表示未知上述股东相互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也未知是否属于一致行动人。

工商资料显示,中泰创展注册资本为5.84亿元,股东为吴湘宁、解茹桐、山东华勤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6年中泰创赢举牌康得新期间,由于康得集团要求中泰创赢长期持有,双方签署了带有保底条款的《战略合作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以下统称“原协议”)。因原协议导致康得集团及中泰创赢涉嫌构成一致行动关系,2018年12月月份原协议解除。

截止1月20日,被调查各方均尚未收到就上述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而在证券监管部门调查过程中,康得新自查发现,公司存在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

目前尚不知公司被大股东占用资金的详情,但康得集团资金仍较为短缺。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1月5日,康得集团持有公司8.51亿股,质押股份为7.89亿股,股票质押率为92.63%。11月7日,公司公告称,为纾解大股东高质押率困境,张家港城投及东吴证券作为战略投资者,拟出资27亿通过承接债权的方式或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帮助康得集团。

但2019年1月2日,康得集团所持公司股票再次质押,股票质押率上升至99.45%。

截止2019年1月9日,中泰创赢持有公司股票质押率为98.27%,该数据在2018年1月份曾一度高达99.93%。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