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一度假村部分游客确认诺如病毒感染,复星旅文业绩前景或再蒙阴影

《财经》新媒体 王小贝/文     

2019年02月11日 19:33  

《财经》新媒体 王小贝/文

告别春节假期,不少人已坐回办公桌前,但对于Club Med亚布力度假村的多名游客来说,却不得不前往医院接受治疗。2月10日,网友@转念一想也罢 在微博发文称,Club Med黑龙江亚布力度假村疑似爆发大面积食物中毒事件,导致百余名游客患病,旋即引发舆论关注。

据该网友描述,Club Med度假村为“一价全含”式服务,因此,所有客人的一日三餐、饮品及茶点均只在酒店内进行,无外部餐饮污染的因素。但自2019年2月4日(除夕)开始,住在亚布力Club Med 度假村的游客在度假村用餐后陆续出现腹泻、腹痛、呕吐、发烧等食物中毒症状。部分严重的患者前往当地医院治疗。有人医院化验结果显示为诺如病毒感染及急性肠胃炎。截至2月10日,已有百余人患病。

2月11日下午,《财经》新媒体记者查看多款旅行APP注意到,本周Club Med度假村房间均显示已售完,均价约为2600元/晚。

上述网友在接受《北京日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一家四口的住店日期为2月7日-10日。2月8日早,四人均出现上吐下泻症状,并被医务室诊断为肠胃炎。9日晚,度假村内三十四个家庭均反映出现了疑似食物中毒现象,随后建立了内部沟通微信群。

该微信群聊天截图显示,亚布力Club Med 度假村的多位游客表示,自己及亲友出现发烧、腹泻、呕吐等症状,并对度假村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

据《北京商报》报道,有游客透露,“因为有其他消费者病情相对严重,而酒店却表示要等待疾控中心的检查结果,所以部分人只能自行先离店就医。”

2月10日晚,Club Med在其中文官方微博上进行回应,称Club Med亚布力度假村客人称怀疑在自助餐厅用餐后身体不适等现象,公告中并未明确指出疑似食物中毒游客的数量,但表示有六位客人曾在不适期间去过度假村医护室。

声明同时指出,事故发生后,度假村已在第一时间报告当地食药监部门,并同步启动自查检测机制。Club Med还表示,自身严格遵守当地法律与食品的卫生标准,每两个月会对度假村内的食品质量和水质进行深入的自检,第三方卫生安全审计公司Cristal Check也会对员工的卫生安全培训进行定期考核。

今日(2月11日)午间,《哈尔滨日报》官方微信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调查显示,共有42名自述有症状游客进行了登记,有8人分别到亚布力镇中心卫生院和亚布力林区人民医院就诊,2人诊断为急性胃肠炎,无住院患者。根据患者临床表现和哈尔滨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连夜检测结果,认定患者为诺如病毒感染。经医护人员及时治疗,患者病情得到有效控制。

资料显示,诺如病毒感染与食物中毒症状相似,都有可能出现呕吐、腹泻、腹痛等症状,但与食物中毒不同的的是,诺如病毒感染具有传染性,且感染方式多样,例如食用被病毒污染的食物及水、触摸被病毒污染的物体后不洗净双手就餐、接触病毒感染患者等,均或导致感染。此外,诺如病毒治疗没有特效药和疫苗,接受治疗后,大多数人一周内可以康复。

至于本次事件中的诺如病毒来自何处、是否与Club Med亚布力度假村卫生条件不合格有关,目前官方尚未给出结论。

不过,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月11日上午,Club Med大中华区公关部人士表示,诺如病毒的爆发与食物无关,但尚未明确诺如病毒的来源。Club Med在北京的一位度假顾问则称,诺如病毒“很难说是客人带来的,还是度假村内部的。”

新浪财经在报道中指出,目前专家和医生仍在讨论引发诺如病毒感染的原因。2月11日中午前后,Club Med亚布力度假村接到政府通知,包括Club Med在内的尚志市全部度假村停止接待外宾,“原因是整个区域都可能有此病毒传染。”

靠Club Med支撑业绩
复星旅文能否扭转多年亏损?

被卷入舆论漩涡的Club Med黑龙江亚布力度假村究竟有何来头?公开资料显示,法国度假品牌Club Med成立于1950年,中文名为“地中海俱乐部”,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

2010年,中国的第一家Club Med落地于黑龙江亚布力度假村。同年,港股上市公司复星国际有限公司将Club Med 7.1%的股权收入囊中,并最终在2015年耗资9亿多欧元获得Club Med 98%左右的股权,后者从此进入复星时代。

2018年3月,复星国际旗下的旅游文化集团品牌——复星旅游文化集团(下称“复星旅文”)正式成立,并于当年12月14日在港交所挂牌,发行价为15.60港元/股。招股书显示,其业务涵盖三大范畴:Club Med及Club Med Joyview度假村;旅游目的地开发、运营及管理及基于度假场景的服务及解决方案。

需要指出的是,以Club Med为核心的度假村业务已成为复星旅文的营收支柱。在2015年、2016年、2017年,该业务共带来营收分别共计89.02亿元、107.79亿元、117.58亿元,2018年上半年约为63.7亿元,分别约占同期复星旅文营收的100%、100%、99.7%、95.5%,Club Med对复星旅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数据来自复星旅文招股书)

除了营收来源相对单一,复星旅文面临的更大难题在于如何扭转多年亏损。据招股书,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为-9.54亿元、-4.73亿元、-2.95亿元。2018年上半年,约产生亏损1.35亿元。对于连续亏损的原因,复星旅文称,自身实现盈利的能力受多种因素影响,其中很多因素并非公司所能控制。例如,国际旅游市场状况、国家、区域或地方政治、经济及旅游市场状况下滑,影响度假村及旅游目的地的房价及入住,进而影响核心收入。“我们过往产生亏损净额,且日后可能无法实现盈利。”招股书指出。

与此同时,复星旅文的资产负债率也始终居高不下。2015年,由于大手笔收购Club Med的资金多是通过外部融资及内部关联公司拆借而来,因此当年的资产负债率高达104.14%。此后,在2016 年、2017 年全年及2018 年上半年,其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4.06%、84.5%、81.11%,仍处于较高水平。

对复星旅文而言,究竟何时才能扭亏为盈,已成为其投资者关注的焦点。或许是感受到了这一市场压力,今年1月21日,复星旅文发布正面盈利预告称,预期2018年实现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3.5亿元。

如今,随着Club Med亚布力度假村风波持续发酵,无疑又为其2019年业绩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截至2月11日收盘,复星旅文报15.14港元/股,比上一交易日下跌1.56%,并低于发行价15.60港元/股。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