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下行方显英雄本色!那些穿越15年风险考验的基金 | 巴伦独家

雷什玛·卡帕迪亚/文   赵杰/编辑

2019年02月13日 20:06  

本文2541字,约4分钟

过去10年牛市期间,市场不知恐慌为何物,他们无所作为,但如果市场变得更加混乱,他们反而可能会脱颖而出。

图/《巴伦》Claire Satera

文|雷什玛·卡帕迪亚(Reshma Kapadia)

对国际市场来说,保持低波动性并且与中央银行协同行动的日子可能一去不复返了。这可能给那些承担了大量风险的投资者带来麻烦,他们在如今的投资者中占大多数。

在过去的十年里,投资者在风险更大的市场里变得越来越放心。尤其对于固定收益投资者来说,为了寻求高收益,他们更激进的投资于高收益债券和新兴市场债务。对国际股票感兴趣的投资者也是如此。但随着全球局势变得更加动荡,这些投资者可能会遭受重创。

那么该怎么办?一些被忽视的基金可能会提供答案。这些基金更关注市场风险。过去10年牛市期间,市场不知恐慌为何物,他们无所作为,但如果市场变得更加混乱,他们反而可能会脱颖而出。

晨星公司(Morningstar)帮我们挑出了那些在经济下行期表现优于同类的基金。我们以15年为观察期,可以衡量那些基金在危机前和整个危机期间的表现,而不仅仅是走出危机时的表现。

晨星分析师莎拉•布什(Sarah Bush)表示,若仅考察10年的时间段,可能会使那些在市场异常平静期以及央行政策宽松期愿意承担风险进行投资的基金表现得额外突出,尤其是在债券市场上。但是在利率上行和全球经济增长下行时,这可能不是投资者想要的基金风险类型。

而且,那些经常用来衡量对冲基金风险的指标可能会传达错误信息。例如,持有相对低流动性债券的基金经常有较高的夏普比率(Sharpe ratio),也就意味着该基金获得了更好的风险调整回报率。但是布什认为,由于他们持有的债券不经常交易,这个比率实际上低估了基金承担的风险。流动性匮乏风险正是风险投资者现在担心的风险之一。

同样,下行捕获率(downside capture ratio)显示了一个基金相对于同行或者整个市场的下跌幅度。但是这个指标也会导致债券投资者被误导:当它被用于彭博巴克莱资本综合债券指数(Bloomberg Barclays Capital Aggregate Bond index)时,它关注的是利率风险,而不是信贷风险。结果会导致,信贷风险比重高的基金表现良好。

例如,普特南收入基金(Putnam Income)有一个低的下行捕获期比率,意味着它比同类型基金损失更少。但是,布什指出,它在2008年遭受了20%的巨大损失。布什表示,一个更好的衡量指标是用最大回撤率,即该基金遭受的最严重损失。

根据布什的说法,更好的驾驭了利率风险和信贷风险的两只基金分别是大都会西部总回报债券基金(Metropolitan West Total Return Bond,MWTRX)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回报基金(PTTAX)。有着700亿美元规模的大都会西部总回报债券基金在过去的15年里打败了96%的同行。

在经过几年保守的定位后,这只基金开始增加风险性投资,在市场抛售其间买入优质的公司债,包括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ing Group,LLOY.英国)和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SAN)等的优先债(senior debt),这些银行曾因英国退欧而遭受打击。

这只基金仍有一半资产是现金及有政府担保的流动性证券,另外一半主要是高质量企业债。该基金的经理们谨慎投资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随着利率上行和经济增长放缓,一些企业也很难还清债务,这些基于企业债资产负债表的债务会遭受更大的波动。“我们处于一个市场心态巨大转变期的开端,之前量化宽松阶段下,对于投资者来说可以认为是最好的市场或信贷环境,但是目前则可能在向最差的方向转变。” 该基金联合经理布赖恩•惠伦(Bryan Whalen)说。“在情况好转之前很可能会变得更差。”

一个潜在的风险点是杠杆融资,因为最近几年破产条款对于贷款人的保护被削弱了,这可能会使得债券持有人面临的损失超出预期。

投资级债券也暴露了惊人的风险。市场上BBB评级的债券规模已飙升至3万亿美元。惠伦表示,从历史上看,BBB评级的债券在经济动荡期会有20%到45%的比例会被下调评级,这意味着会有1万亿的投资级债券会变成高收益债,这个数量足以波及到整个债券市场。

全球市场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更为坎坷的变化,这提供了一个观察基金表现如何的窗口期。过去的15年中,两个风险调整回报率很高且定位保守的全球基金在最糟糕的年份损失低于同类基金,其中包括第一老鹰全球基金(First Eagle Global Fund,SGENX)。当有吸引力的机会稀少时,该基金倾向于配置大盘股,持有现金或黄金,保持约8%的资产配置。

美国新世界基金(American Funds New World,NEWFX)也要比新兴市场的同类基金波动更少,因为它持有的是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开展业务的公司的股票。截至其上一份季报公布时,这类股票占其总资产的一半以上。

奥本海默发展中国家基金(Oppenheimer Developing Markets,ODmax)在15年风险调整回报率和其他风险指标方面排名最佳。尽管基金经理贾斯廷·莱弗伦兹(Justin Leverenz)并不是典型意义上的保守派,但他关注的是具有竞争优势和长期增长前景的公司,其中包括拥有大量新兴市场业务的全球公司,如开云集团(Kering,Ker.法国)、Gucci等法国本土品牌公司。莱弗伦兹也回避了像土耳其银行这样有问题的公司。

尽管莱弗伦兹持有的中国股票比重仍低于基准指数,但他一直在买入股价受挫的中国股票,重点关注那些面向中国国内市场、且所属领域在经济放缓和中美之间持续冲突的情况下仍将继续增长的企业。

编译:张东红

编辑:赵杰

编审:李茸、康娟

版权声明:《巴伦》2019年1月11日报道“The Best Bond and International Funds for Risky Markets”。《财经》获道琼斯旗下《巴伦》(Barron's)在中国大陆独家授权,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