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网易考拉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或采取换股方式

《财经》记者 管艺雯 房宫一柳/文   宋玮/编辑

2019年02月19日 13:35  

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2018年年底签约,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网易(NASDAQ: NTES)和亚马逊(NASDAQ:AMZN)正在推进一项有关中国电商业务的重大重组。网易考拉将合并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该谈判历时数月,由网易考拉主动发起并推进,双方或采取换股方式。

《财经》记者了解到,该交易于2018年年底签约,但进展并不顺利。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双方谈判期间都提了一些条件,经历了商业谈判中能出现的所有困难。”这缘于亚马逊是一家强势的大公司,而非一个纯买方或者纯卖方的直接买卖。

网易考拉诞生于2015年初,主打跨境电商,去年6月6日,考拉海购更名为网易考拉,正式进军综合电商市场,商品将不局限于进口商品,而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高品质商品;亚马逊于2004年通过收购卓越网进入中国,目前亚马逊在中国布局的核心战略业务涵盖四个方面,包括以亚马逊海外购和全球开店为中心的跨境电子商务,涵盖纸书、Kindle和电子书的阅读业务,物流运营业务和云计算服务(AWS)。

一位电商投资人向《财经》记者分析,“主打‘中国卖全球’的全球开店业务应该还在亚马逊体系,亚马逊海淘进口业务(包括海外购和‘中国卖中国’)和网易考拉合并,然后很可能以考拉为主体拆分出来,亚马逊对其持股,独立上市。”

《财经》记者就此向网易考拉和亚马逊中国方面求证,双方均回复“不予置评”。

一位投行人士曾向《财经》记者预计,2019年对于并购将是重要的一年,市场上愿意做交易的资产明显在增加,从战投方的角度,“毫无疑问性价比会比2016、2017年高得多。此外,未来一段时间,市场上的并购交易,也会有更加多样化的可能性,而不是大家印象中的紧密围绕阿里和腾讯来进行。”

截至记者发稿,亚马逊股价为1607.95美元,公司市值7898亿美元;网易股价227.62美元,公司市值298.9亿美元。

网易为何主动想买?

2018年以来,由于游戏增长遭遇政策门槛,电商增速放缓,网易股价持续承压,2018年一年市值跌去三分之一。去年底,网易先后出售网易漫画给B站、下线网易有钱所有产品、关闭薄荷直播业务。据《财经》记者了解,网易2019年在游戏上将采取保守策略,立项难度变大,资源倾向于大IP大产品。

但网易创始人丁磊在电商领域始终充满野心,早在2010年网易就曾试水电商平台网易商城,又在2015年、2016年先后推出网易考拉和网易严选。如今,电商业务已经成为网易营收除游戏之外的重要增长业务。

2018年第三季度,网易最新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已近三成,丁磊曾多次表达对电商业务的厚望,“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然而,网易电商业务的增速已经开始放缓。网易自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单独公布电商业务的财务数据,到2018年第三季度整整一年,其营收同比增速已经从175%逐步下滑到67%,网易的电商需要新的增长点。

一直以来网易在电商领域的动作都采取内部孵化的方式,几乎不对外投资的网易,此次与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的合并交易颇为少见。

洋码头联合创始人章飞鹏向《财经》记者分析,“如果亚马逊供应链深度参与进来的话,对考拉标品领域还是有非常大的促进的,非标领域短期应该影响不大。”

2014年亚马逊中国正式上线其海外购业务,这是亚马逊在全球范围内的第一个本地化、多站点全球商店,消费者用中文即可直接购买来自亚马逊美国、英国、日本、德国网站的30大品类、近2000万件海外正品。商品由亚马逊全球物流体系从海外运营中心直接配送给中国消费者。2016年10月亚马逊Prime会员服务在中国上线,是亚马逊全球首个提供跨境订单全年无限次免费配送(单笔跨境订单金额超过200元)的会员服务。 

亚马逊的全球供应商资源和跨境物流体系正是网易考拉最看重的地方,一位电商投资人向《财经》记者表示,此前的加拿大鹅事件反映了网易考拉在正品货源上存在隐患。

此外,网易电商业务需要长期资源投入。2018年第三季度网易电商业务毛利率10.0%,去年同期为11.5%,同比出现下滑;同时网易净利润持续下滑,第三季度整体净利润3.29亿美元,同比下滑25.3%,此前二季财报其净利润3.18亿美元,同比下降29%。

网易CFO杨昭烜曾在电话会议中表示,“目前公司还是专注于提高电商业务的规模,拓展市场总量,提升品牌知名度和用户美誉度,目前这个阶段的目标不是提高毛利率。”

网易电商业务仍处于需要大力投入、不断烧钱的阶段,与亚马逊中国海外购业务的合作,无论是从扩充品类、降低获客成本、打造供应链体系等多个方面,都可以降低成本。

亚马逊中国为何肯卖?

亚马逊中国已经低调太久了。《财经》记者查阅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发现中国市场已经整整10年没有出现在贝佐斯的信中了。

而早在2009年,彼时贝佐斯还对中国市场充满期待,他在信中声称把中国市场与云计算和包括Kindle在内的数字媒体列为亚马逊未来三大重点投入方向。

贝佐斯曾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中谈及自己如何避免其他国外互联网企业在中国遇到的问题,他解释说,这些公司之所以处境艰难,“是因为他们的中国管理团队忙于取悦自己的美国老板,而不是来自中国的顾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会犯错。”

很难说亚马逊在中国市场到底有没有犯这样的错。

据《时代周报》报道,亚马逊中国区首任总裁王汉华,曾任摩托罗拉手机部门负责人,他曾拍板在电影《手机》中置入MOTO广告,这一创举开业界风气之先;但在2009年底,王汉华面对手下人递来的置入电影广告的创意,只说了一句:“如果这是我的企业,我能拍板我一定会做,但在亚马逊,我做不了。”亚马逊对任何一个活动都要求事先预测出结果,但这样一个广告置入会有怎样的结果,亚马逊中国区无人可以预测。王汉华只负责亚马逊中国的销售,不负责运营和物流,即使想改变一个产品包装也做不到。

面对阿里京东等强大的竞争对手,亚马逊西化的管理流程显得与世无争又极其不灵活,亚马逊中国错失了一个又一个机会,中国市场逐渐沦为亚马逊在全球的“鸡肋”市场,数据分析机构Statista显示,2016年亚马逊在中国的电商市场份额已经跌至0.8%,而阿里和京东占据了高达81.3%的市场份额。

据《财经》记者了解,亚马逊最早在中国拥有15个运营中心,目前只剩下SHA2(上海运营中心)和宁波、香港等几个保税仓,去年底,亚马逊中国刚刚关闭了它的CAN4(广州运营中心);自2018年8月30日起,亚马逊中国也不再为第三方国内卖家提供FBA服务(即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

一位基金合伙人向《财经》记者表示,“亚马逊确实需要一个中国本地比较强的运营伙伴,网易拥有电商基因,和亚马逊的理念也一致。靠它自己的话,水土不服,亚马逊不是没钱,也不会没有技术,更不缺商业模式,还是缺本地化的运营。”

那为什么亚马逊中国到今天才终于下定决心?

亚马逊2月1日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国际业务同比增长已放缓至15%,印度市场同日出台实施的电商新规,意味着亚马逊平台的商家将无法卖东西给印度人,原本被寄予厚望的印度市场,其不确定性将使得亚马逊增长空间进一步被挤压。

上述基金合伙人认为是由于资本市场和全球经济下行的宏观因素影响。“大部分公司都在裁员,要么你这个业务有高增长,能够拉动财报;要么你能把盈利模式展现出来,如果两者都没有的话,不如把这块亏损甩出来。”

根据艾媒咨询2018年8月14日发布的《2018上半年中国跨境电商行业监测报告》,2018年上半年,网易考拉以26.2%的市场份额居于首位,其次是占22.4%的天猫国际,但亚马逊中国的市场份额则未标明。

网易与亚马逊中国的合作,是会产生“1+1>2”的效果,还是会像他们的谈判过程一样充满挑战?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相关新闻
最新评论
  • 之乎者也
    2周前
    怪不得现在亚马逊上都是海外购,不怎么看到国内商品
  • 财经网友
    1个月前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反垄断 对消费者的影响
  • 曹炽均
    1个月前
    一位基金合伙人向《财经》记者表示,“亚马逊确实需要一个中国本地比较强的运营伙伴,网易拥有电商基因,和亚马逊的理念也一致。靠它自己的话,水土不服,亚马逊不是没钱,也不会没有技术,更不缺商业模式,还是缺本地化的运营。”
更多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