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海外投资如何顺势而为

2019年03月13日 18:24  

本文3508字,约5分钟

随着美国经济降速和其他国家呈现复苏,各种类型和不同区域的资产预期表现和2018年相比可能呈现较大变化。相对固定收益类资产而言,刘磊更看好权益和另类资产;相对美国资产而言,他更看好欧洲和新兴市场资产。

2018,对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一方面,资管新规的出台让市场遭遇严厉监管,财富管理市场增长疲软。另一方面,数据显示中国家庭的财富管理非常不健康,财富管理的市场需求非常大,对专业性财富管理机构的需求也愈发明显。

如何看待资管新规对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影响?2019年资产配置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领域和哪些可能的机会?在海外投资和国际化的资产配置需求中,如何识别风险,险中求胜?就这些高净值人群颇为关注的话题,本刊专访了鑫茂荣信财富投资策略部总监刘磊。

监管趋严,财富管理市场现拐点

2018年4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下称“资管新规”)的出台,意味着资管行业正式迈入统一监管时代。资管新规主要从打破刚兑、规范非标、抑制通道业务、控制杠杆水平,消除层层嵌套等五个方面对资管行业做出了约束和规范。

自资管新规的出台以来,陆续有各种不同的分析和声音。在刘磊看来,资管新规的最大意义是把财富管理纳入特许经营,在强监管下让投资更透明,更安全。未来随着资管新规的深入执行,财富管理行业将越来越合规,让投资者可以更清晰地了解产品本身的风险和收益,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更多的是道德风险的判断。

资管新规的推出,使整个财富管理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剧烈变革,正由于遭遇严厉监管,财富管理市场逐渐走向分化,增长乏力。数据显示,2018年财富管理市场总规模由2017年的130万亿上升到132万亿,增幅大幅低于往年,市场出现明显的拐点。银行理财自4月份开始,连续负增长,理财收益率也持续下跌态势。

对于这一现象,刘磊分析,财富管理行业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后,进入了第一个调整期,监管部门开始对财富行业进行合规化管理。“这是好事,相信经过2-3年的政策性调整,行业将迎来新的井喷期。”

国内投资市场疲软,

突显资产配置多元化、国际化价值

由于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去杠杆和房地产市场调控收紧,2018年国内投资市场,尤其是房地产市场和股市都比极疲软。

中央对于房地产市场“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 的定位,使得房地产开始回归居住属性,投资属性越来越小。往年异常火爆的一线城市,房价稳中趋降,出现了小幅下跌态势。

2018年的国内股市更是不尽如人意。具体而言,A股主要股票指数除年初小幅走高、全年其余时间基本呈现震荡走低。相对而言,代表大盘蓝筹的上证50指数表现最好,代表大盘的沪深300指数次之,而代表中小盘和成长板块的中小板指数和创业板指数表现较差,这两者年内最大跌幅均超过20%,跌入技术性熊市。许多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爆雷,股票大跌。投资者被套牢的不计其数。

此外,由于货币政策由稳健转向中性偏宽松,流动性相对宽裕,银行间市场利率下行,国内现金类资产的投资收益随之下降。2018年全部货币基金产品平均收益率从年初接近5.0%一路下行,年底降至2.7%左右,明星产品天弘基金余额宝的收益同样全年下行。

在资管行业强监管的压力之下,2018年下半年私募股权行业也面临暂时困境。对新进入者的资质审核更加严格,对新产品备案穿透审查力度加大,再加上IPO速度持续放缓,导致私募股权投资规模和案例数量均出现较大幅度回落。

相比于在国内人民币投资市场整体不景气的情况,美元和美元类理财产品的收益较为可观。由于美联储的持续加息,2018年年底,美联储利率已经达到2.5%,美元的收益率达到近10年来的新高。国内美元理财产品的收益同样水涨船高,一度高达3%,个别外资银行更是达到4-6%。

刘磊总结,这个收益对比告诉我们的高净值客户,家庭资产配置必须更多元化及国际化。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可以帮助客户在锁定可观收益的同时,又能帮助客户最大程度的对冲风险,规避不必要的税务影响。

2019资产配置有哪些机会?

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城市家庭的户均资产规模约为97万元,2017年已经增长到150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在7.6%左右。据此推算,2018年我国城市家庭的户均总资产规模在161.7万左右。

然而,《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2018)》显示,房产净值占中国家庭财富达近七成。

这一数据刻画出了中国家庭投资的尴尬。一方面,房价畸高,占用了中国家庭的大多数财富,由于房价暴涨的预期使投资大量涌向房地产,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除了房地产之外,中国市场的投资渠道仍然较为匮乏。

房地产投资在家庭财富中占比畸高的投资格局在2019年会发生变化吗?刘磊分析,2019年是我国税务改革实际执行的第一年,合理避税将是高净值客户必须考虑的问题。另外,随着房产税未来的开征,房产作为我国家庭财富的主要配置的格局肯定会发生改变。

如果要对投资格局做出调整,高净值客户来更关切的是,该往哪里投资?刘磊建议,2019年,一方面可以关注人工智能、消费升级、大健康等股权投资领域。人工智能作为中长期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必然得到国内各级政府的大力推动。在国家新一代信息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相关规划和行动计划的支持下,国内外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条。另一方面,由于中美关系的长久性和复杂性,可以继续关注国际化市场,适当配置美元资产,比如香港保险和东南亚优质房产。

“展望2019年,随着美国经济降速和其他国家呈现复苏,各种类型和不同区域的资产预期表现和2018年相比可能呈现较大变化。一方面,相对固定收益类资产而言,我们更看好权益和另类资产;另一方面,相对美国资产而言,我们更看好欧洲和新兴市场资产。”刘磊说。

回顾海外房地产市场,随着过去十年间海外房地产市场从金融危机后稳健复苏,以及国内家庭财富积累和投资观念转变,越来越多高净值人群考虑在海外购置房地产;置业范围从传统发达国家扩展至重点新兴市场,而置业目的则覆盖了投资、教育、养老等。

刘磊分析,根据全球宏观环境和热门国家房地产基本面,2019年全球房地产市场整体向好,海外置业仍有望获得国内投资者青睐。相对于传统的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而言,以地中海为代表的南部欧洲市场和以东南亚为代表的新兴亚洲市场,可能更具综合投资价值和更大升值空间。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高净值人群开始关注海外市场。不过作为专业投资咨询机构,刘磊认为,当下更需要考虑的是客户个性化的投资需求。比如海外置业,客户的需求是丰富投资类别,关注投资回报,还是有子女教育、父母养老的需求。不同的客户需求必然对应的是不同的资产。这更考验咨询服务顾问的专业水平。只有通过更深入的了解客户需求,才能为客户提供更定制化、个性化的资产配置方案。

海外投资如何避坑,险中求胜?

说到海外投资和资产配置,颇具吸引力的是可观的收益和稳定性,但也往往伴随着一些难以预料的风险。由于时间和专业性等因素限制,多数的高净值人群很难自己亲自去一一甄别风险。

面对错综复杂的海外投资市场,对于缺乏投资经验的家庭和高净值人士来说,与其靠自己单打独斗,不如主动借力专业的财富管理机构,让其帮助打理家庭财富,提升风险应对能力。

刘磊认为,海外投资的最大风险是客户对当地的文化、法律、市场的不了解。这时候更需要专业的咨询服务顾问,及完善的海外项目风险测评委员会。比如,机构是不是具有国际会计师、律师、税务专家团队等等。专业的服务团队可以为客户选择更好、更安全的投资策略及对冲工具,及时规避风险,帮助客户进行更全方位、更多元、更平衡的投资组合。

在海外配置资产,对于不同风险偏好或者不同资金规模的投资者,如何制定投资策略和选择不同的资产类型:哪些投资者更适合固收资产、权益资产或者另类资产?

刘磊介绍,鑫茂荣信财富依靠大数据分析,通过专业数据模型,可以帮助客户准确的了解自己的投资偏好,比如是保守型、平衡型、激进型等等。也可以通过模型,了解客户更偏好的投资类别和国别,帮助客户实现收益和投资成就感的双满足。

在对最新的全球宏观环境和金融市场详尽梳理分析之后,鑫茂荣信财富与金融界智能金融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资产配置白皮书》系统性地提出了包括情景分析、特征画像和主题投资在内的体系化资产配置策略建议。将宏观情景和客户特征这两个层面的信息和金融资产有机结合,做到无论外部宏观环境如何呈现、内部客户需求如何定位,都能基于上述信息构建与之对应、有理有据、丰富实用和千变万化的资产配置策略和财富管理解决方案。

刘磊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客户属于保守型投资者,而且自身因为经营传统行业(玻璃品制造),有一定的政策环境风险,会建议他在配置类固定收益资产外,加大海外保险的比重,规避经营风险,确保家族的资产传承。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